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330章 第一次相会
    蜀国王宫里此时弥漫着一种痛苦绝望的情绪。

    因为蜀国对南部鱼原部落的自卫反击战已经连续三次失利,而且蜀王和身为蜀军大将军的大王子都身负箭伤。

    按理说蜀国的巫医完全有能力很快治愈一般的箭伤,但是这回蜀王和王子中的箭都有剧毒,虽然受伤的身体部位只是腿部,但是因为毒性很快发作而让中箭者丧失战斗指挥力,随后他们都被护卫从前线紧急送回都城救治。

    鱼原部落活动的区域原本在蜀国势力范围之外偏远的西南山岭之中,几代蜀王对他们都不放在心上。

    但是在最近二十年,鱼原部落出现了一位有勇有谋的首领,他不动声色地同周边的几个小部落达成了紧密联盟,而且他四下网罗云游天下的奇功异能者为他服务,使得鱼原部落渐渐形成可以同蜀国对抗的实力。

    为了应对鱼原人的威胁,现任蜀王在几年前在蜀国的南部要塞温岭建造了一座边关城堡,并常驻二千兵马守护蜀国都城的南面门户。

    随着鱼原部落的日益强大,鱼氏首领在身边的异能者鼓动下开始了吞并蜀国的行动。在最近两年,鱼原部落军时常侵入蜀国南部境内村庄抢掠财物强占土地。一开始,每当蜀国温岭边关军出动反击,鱼原部落军往往是望风而逃。但是最近一年的情形发生了变化,鱼原部落军不仅更加频繁入侵蜀国南部,而且敢于同温岭边关军正面交战。

    眼看鱼原部落的威胁越来越大,蜀王委任他年仅二十一岁的大王子为蜀国大将军带领五千人马驻守温岭边关,并伺机剿灭鱼原部落入侵蜀国的军队。

    但就在前不久的一场战斗中,王子遭到毒箭攻击不得不退回都城。

    蜀王大怒,亲率一万蜀国军队前往南部同鱼原部落首领率领的大军展开一场生死决战,蜀国军虽然人数占优势但是长途行军战斗力大减,结果又因为蜀王中了毒箭败退而归。

    鱼原部落军乘机攻占了蜀国温岭边关城堡,从此,蜀国都城的南面门户完全打开,加上温岭城堡离蜀国都城只有几十里之遥,鱼原部落的大军随时都有可能前来攻打都城。

    在蜀国老祭司和一帮巫医的全力救治下,虽然蜀王和大王子都保住了性命,但是两人至今仍旧躺在病床上神智不清。面对鱼原部落的巨大威胁,指挥蜀人保家卫国的重任就落在老祭司道真和公主阳两人的身上。

    道真从小在巫山修炼巫术,他不仅懂得占卜术和医术,而且声称他修炼的巫术可以上通天神下接地灵。在巫山修炼了二十多年后云游到了蜀国,被被前任蜀王看中并被委任为蜀国祭司,负责蜀国各种大小祭祀活动并为蜀王治国提供建议,他在蜀国的地位仅次于蜀王和王子大将军。

    令他近来伤心不已的不仅是蜀王和王子的箭伤,而且他的几位大徒儿在跟随王子和蜀王作战时都死于非命。虽然祭司的这些徒儿都有点超常的本事,但是在同鱼原部落首领身边的异能术士对阵却无法取胜。

    如今老祭司身边只有二名女徒孙跟随,等自己归天之后蜀国将只有女祭司了。不过,看眼下的情形,老祭司心中暗自担心恐怕未等自己归天之日,蜀国就已经灭亡了。

    蜀国公主阳今年只有十七岁,虽然身为女儿身但是性格刚强,而且她从小习武身怀绝技。蜀王原本为了同中原夏王结交要将她远嫁中原王室,公主一直以年龄尚小为由推脱至今。

    如今父王和哥哥都躺在病床上失去了领导力,而鱼原部落军随时会进攻都城,公主阳决心担负起父王和哥哥的职责。

    她向老祭司提出:一旦鱼原军进攻都城,她自己将装扮成王子大将军指挥蜀军抗敌。老祭司开始犹豫不决,蜀王尚在,未经国王同意让公主带兵打仗,一旦战事失利或公主遭到不测,自己将只能以死谢罪。

    但是如果蜀国军民获悉蜀王和王子都重伤在身将会丧失斗志,却会让鱼原部落的军心受到极大的鼓舞,蜀国都城将肯定不保,自己同样将是死路一条。

    思量片刻,老祭司同意了公主的提议,他们决定对外严密封锁蜀王和大王子伤重的消息,由公主扮作大王子指挥蜀国军队抗敌。

    因为大王子带兵打仗时,他和身边的一群护卫不仅顶盔掼甲而且都喜欢戴着令对手恐怖的面具,所以给公主伪装成战时的大王子指挥打仗提供了机会。

    大王子的盔甲和面具都是用黄金打造,而他身边的护卫盔甲和面具都是用青铜制作。

    此时,就在公主和老祭司以及一群巫医在王宫里救治蜀王父子时,王宫护卫头目走进来向他们报告:“大祭司、公主,南门守军发现两位异能师徒,他们要求进城面见蜀王。”

    公主和老祭司都感到吃惊,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鱼原部落的异能者找上门来了。

    不过,等到他们两人在将军府将前来报信的南门士兵头目叫进来细细一问,才知道来者的意图。

    尽管来者有点蹊跷,但是如今蜀国国难当头,如果有异能者真的有抗敌之能,任何交易条件都可以谈。

    道真一向深谋远虑,他对公主说:“公主,虽然我今日占卜有一吉卦,但是蜀国近来运气极差,要严防这两位异能者借机混入都城刺探蜀王和王子的伤情,或者潜伏在城内准备同鱼原部落军里应外合破城。”

    公主点头称是。于是两人立即分头准备迎接门外的师徒异能者。

    道真派出他的一位名为道平的徒孙顶盔掼甲戴上面具率领十几名王宫护卫前去带人前来相见,指派另一位名为道容的徒孙为公主的贴身护卫。

    公主阳在将军府内外布下重兵,一旦发现异能者心怀歹意立即抓捕。

    贝司和拉格在门外耐心地等候,不过他们并不感到寂寞,因为门口的蜀国士兵对他们是有问必答客客气气。他们从他们的口中已经得知蜀国同鱼原部落的战事,而且打听到黄金在蜀国是极其罕见的宝物,士兵们只看见过蜀王和王子大将军领兵打仗时披挂一套黄金打造的金盔甲和面具,其他大将一律都是铜质盔甲,至于其他黄金制品蜀国人几乎没见过。

    眼看天色暗淡下来,两人终于看到一队人马向这边走来,在队伍的最前面是那位报信的士兵头目赶着一辆带蓬的马车,马车后是十几位骑兵,士兵们都身披盔甲戴着面具。

    驾马车的兵将很客气地请贝司和拉格上马车,说他们的蜀国王子大将军在将军府迎候客人。

    受到蜀王如此隆重的接待,贝司虽然有点意外,但是他没有多想,或许蜀国人对远道而来的客人都是如此相待,何况他们是异能者。

    拉格更没有将跟在身后骑着马戴着古怪面具的士兵放在眼里,就凭他们手中那种冷兵器,十几个人不能对自己和同伴的安全构成威胁。

    王宫位于城堡的中心位置,跨过一座桥梁,马车进入守卫森严的王宫区域。

    在一间房屋前,马车停下来,赶车的兵将跳下车客气地说:“这就是将军府,请你二位下车进屋吧。”

    贝司和拉格走进屋,在他们的身后紧跟着走进来一路陪同的众位士兵。

    贝司进屋后看见一个高台之上坐着一位身穿黄金盔甲带着黄金面具的人,心想此人无疑就是门口士兵们所称的王子大将军。

    在王子将军的一边站着一位身穿便衣的老者,老者手里拄着一只长剑。王子的另一边站着一位身穿铜盔甲戴着铜质面具的护卫。

    高台前面放着两把座椅,无疑就是给两位客人准备的。

    老者手指座椅对客人用威严的语气说:“来客请坐下同我们王子大将军说话!”

    拉格坐下后手指老者问:“如果他是王子大将军,你是什么官职?”

    “我是蜀国的大祭司!请问两位异能者尊姓大名来自何方?”

    “我叫拉格,他叫贝司,我们来自远方。”拉格简短回答。

    “本大祭司听闻你有上天入地的异能,能否当着王子大将军的面再表演一次?”

    拉格没有说话,但是坐着的身姿慢慢离座徐徐上升,上升一米左右缓缓降落在座椅上。

    在同伴表演异能之时,贝司用目光和精神力观察台上三人的反应,他感觉到坐着的人眼中透露着惊奇,内心的情绪起伏很大,但是站着的两人眼神严肃情绪稳定。

    等拉格重新坐回座椅,老祭司不动神色看着拉格问:“你刚才的异能在战场上并没有多少实际用途,请问你还有其他异能吗?”

    拉格想了想道:“有!”

    随后伸出两只眼珠注视王子的金面具片刻又缩回眼框内。

    贝司注意到坐着的王子眼中再次闪过惊奇的目光,但是老祭司的面部表情仍然平淡。

    “你这种异能有何用途?”祭司问拉格。

    “我的眼珠伸长可以看得更远,也可以看的更细微,比如,我刚才看到王子的面具上有一道微小的裂痕,表明此面具遭受过某种外力冲击。”拉格道。

    “你的徒儿有何异能?”老祭司突然将注意力转移到贝司身上。

    “他的异能你们普通生物人无法察觉,但是…”

    ‘咳咳!”贝司赶忙干咳两声打断拉格的话,再让这位智能人同伴说下去就要暴露自己的核心机密了。

    他转脸对拉格用蜀国语道:“师父,你不是说来这里的目的是要同蜀王谈一笔交易吗?时候不早了,该谈交易了。”

    智能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废话说多了,于是对祭司说:“大祭司,王子大将军,我们远道而来是希望同你们做一笔交易,我们帮助你们守卫这座城,你们给我们二百公斤黄金作为报酬,如果没有这么多黄金,也可以用二百公斤铜金属替代。”

    老祭司沉下脸问:“你所说的二百公斤是多少两?”

    拉格再次打量王子片刻道:“二百公斤黄金足够打造出十套王子身上这样的盔甲和面具。”

    “我们蜀国没有如此多的黄金,但是可以给你们这么多的青铜。不过,如果仅凭你刚才那两种异能根本无法战胜鱼原部落军中的那些异能者,所以我们谈论这笔交易并没有任何意义。”祭司毫不客气地说。

    “你错了!”拉格的语气有点恼火,音量也大大提高,“我们最大的异能就是消灭其他异能者,但是这种异能需要在真正的战场上才能表现出来。”

    贝司此时已经明白,王子身边的两人都受过某种精神控制力训练,而且他们对自己和拉格心怀敌意,但是这位王子大将军不仅地位更高而且有正常人的情绪起伏,表明他可以很容易用精神力进行干预,让他最终决定进行交易。

    于是,在祭司和拉格处于暂时的僵持状态时,贝司将目光聚焦在王子面具后的双眼。

    随后用不流利的蜀国语道:“王子大将军,我和师父听闻这座城随时会受到敌人的围攻,所以特地前来帮助你们保卫城堡。我们要求的回报是从你们这里获得能够打造十套盔甲的铜,并在你们的工厂里制造出所需要的铜制品。这样的交易对你们无疑是非常有利,除非你们认为你们自己有能力可以轻而易举打败敌人,不然,我认为你们没有任何理由拒接同我们做这笔交易。”

    贝司说话的同时暗中使用精神力影响对方的心理。

    果然非常有效,贝司刚说完,一直沉默不语的王子突然说话了,他的面具后发出声响:“很好,我们成交!”

    老祭司一惊,他俯下身在王子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王子点点头表示赞同。

    祭司挺直身子语气严肃地对两位来客说:“我们王子大将军同意你们的交易条件,但是,因为鱼原部落军今晚就有可能趁天黑风高围攻这座城,所以请两位异能者在城外等候。

    如果在鱼原部落军杀到城外后,你们能够消灭那些可恶的异能者助我蜀军击退敌人,我们将会用最隆重的欢迎仪式将你们接回城里,并满足你们提出的全部交易条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