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332章 再见是公主
    就在城头上的公主阳和蜀国守军望着城南外的战场迷惑不解之时,黑沉沉的夜空响起雷鸣般的声音:“我是神派来的使者,保卫蜀国都城,异能者已经被我全部消灭,命令攻城者立即撤退,不然将会被消灭!”

    空中不仅发出响彻地的呐喊完全掩盖了城内外所有的其他声响,而且一道道红色的闪电自空中射向地面已经乱作一团的攻城军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鱼原部落军先是被突然冒出来的两位飞人打得惊恐万状乱了阵脚,随后,指挥战斗的首领和异能者遭到空中打击非死即伤,拉格震动地的恐吓最终让攻城士兵们彻底丧失了斗志。

    鱼原部落兵像决堤的江河水势不可挡向回逃跑。

    贝司因为手中枪能量耗尽,在遭到骑兵追击后骑着飞车钻进了树林很快消失在密林深处。

    追击的骑兵在林中四下搜寻不见仇家人影,随后听见只有雷神才能发出的狂吼,他们急忙掉头往回跑,眼看大势已去主力溃逃,骑兵们也一哄而散往南面奔去。

    等拉格飞回树林时,贝司也折返回来。

    两人会合后相互问安检查自身状况,贝司虽然是**凡身外衣并无挡箭之能,但是他刚才是突然出击并且一路快速飞行打完就逃,因而奇迹般未中一箭毫发无损。

    拉格虽然外衣都被箭穿透无数空洞,但是他的外体是超级合金打造岂能被不发达人类的弓箭所伤。唯一令他们不安的是,两人的战斗力已经降至最低点,拉格的备用能量块也耗尽能量,如果攻城者返回他们将无能为力自身难保。

    拉格将战况向拉可做了汇报,拉可听后道:“你们两个已经完成了交易的前提条件,而且,我判断攻城者损伤惨重军心动摇不会很快返回来继续战斗。即使攻城者返回继续攻城,蜀**队应该有能力保卫城堡。你们留在那里不仅毫无作用而且自身安全难以保证,最佳方案是先回到飞船休整,等补充了能量再返回都城完成同蜀国人达成的交易。”

    贝司和拉格同意拉可的建议,随后开飞车返回飞船。

    公主阳看到敌人被吓破了胆败退而逃并没有立即下令出城追击,因为她自己感觉到毒烟造成的无力感仍然没有完全消失,守护在她身边的道容也认为此时不能追击逃兵,因为蜀**即使能追上敌人也不会有战斗力,反而会让诱使敌人回身反击。

    等敌兵消失在黑夜的尽头,阳带着众位护卫和一群士兵将领下了城头,祭司带着一群巫医与公主会合,他们商量片刻后下令守城将士出城门打扫战场。

    祭司带着巫医和一群士兵在战场上寻找鱼原部落军中的异能者尸体,而公主阳和道容带着护卫和一群士兵寻找两位救了全城军民性命的恩人。

    阳和道容刚才在城头已经看到一大群鱼原部落骑兵在城外西面的树林搜寻,她们由此断定有一位恩人打击敌人后躲进了树林里。而且,她们随后发现,等地面的敌军撤离后,那空中喊话的神人也向树林飞去。

    公主确信敌人的骑兵在树林里寻找的人是那位年轻的徒儿,他的神功肯定远远比不上战神一般的师父,在面临大批敌人围攻的情形下被迫逃进树林躲藏。而那位自称为神使者的师父为了徒儿的安全最后也飞进了树林。

    但是,令公主阳大惑不解的是,众多士兵手拿火把在树林里大范围地寻找了许久都未见一个人影,他们也没有看见林中地面有任何血迹。

    因为事关重大,阳岂会轻易放弃,她下令士兵们继续扩大寻找范围。

    老祭司和他的人却很快有了重大发现,他们在一杆鱼原部落军大旗周围寻获几具祭司确信是异能者的尸体,他命人将杀害自己徒儿的异能者尸体全部送往祭祀台,祭司要用这些尸体作为祭品烧掉,为死去的徒儿和蜀国将士报仇。

    随后祭司下令将战场上蜀国将士的尸体连夜掩埋,而将敌兵的尸体堆起来点火焚烧。

    祭司眼看公主等人在树林那边迟迟未归有点担心,打扫战场的事安排妥当后,他带着几个人也赶来树林。

    公主阳此想到另一种可能:年轻的大耳神人被鱼原部落骑兵抓走了,他的师父进入树林后找不到徒儿,随后飞去找鱼原部落军要人。

    当看见老祭司赶来,公主急忙将心中的担心了出来。

    祭司安慰道:“公主,经过今夜一战,我们完全可以确定两位恩人不是普通的异能者,而真的是太阳神派来救我们蜀国的使者。既然是神的使者必然会受到神的保护,他们应该是上去向神报告今夜的攻城之战了,我们回城吧。

    况且,我们同两位神的使者还有交易没有完成,他们明亮后肯定会返回。我们要做的是准备亮之后迎接他们的到来,随后满足他们的全部要求。”

    第二亮不久,贝司和拉格就离开飞船前往城堡。两人仍旧是昨的装扮,只不过,拉格的衣服全部更换成新的。

    昨夜临睡前,贝司叮嘱拉可将飞船的观察系统一直盯着山外的城堡,一旦发现战争迹象要立即将他唤醒,然后他要同拉格前去救援。虽然他们两个已经完成同蜀国人谈好的交易前提条件,但是如果敌人返回攻占了蜀国都城,将不仅导致他们俩的一场苦战白干了,而且他们的飞船修复计划也要落空。

    拉可明白保护城堡的重要性,他整个夜晚一直通过观察系统密切注视城堡以及周边的动静,好在鱼原部落军并没有再次发动攻击行动,贝司美美地睡了一觉,拉格也得到很好的休整。

    这一次,当他们精神抖擞出现在树林之外时,立即引起城头上千百名士兵的齐声欢呼,不一会,南门守军头目驾着马车带着十几位骑兵飞奔而来。

    这一次,前来迎接的是一部装饰华美的敞篷马车,当载着两位神人的马车进入城内,城内乐声齐鸣欢呼声一浪接一浪。

    从南大门通向王宫的大道两旁整齐有序地挺立着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向来客有节奏地呼喊着某种宗教口号。

    此时气晴朗阳光洒满大地,这是崇拜太阳神的蜀国人最欢喜的好日子。

    当马车驶近王宫时,贝司一眼就看到在王宫大院气派宏伟的大门口站着一位女孩,她虽然是身穿一套普通的军服,但是军服非常得体,充分体现出她巧但是极其优美的身体曲线,而她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色和一头飘洒的秀发更是令年轻的贝司为之心跳。

    在女孩的身后站着身穿便服的老祭司和另一位身穿便装的女孩,她同祭祀一样腰间插着一支青铜剑。

    等两位客人下了马车,门口的三人走上前笑脸相迎。

    祭司走上前两步手指身穿军服的女孩道:“两位尊贵的使者,请容许我介绍一下,她是我蜀国长公主阳,因为我蜀王和王子大将军身体有所不便,特地派公主在此迎候两位尊贵的客人。”

    公主阳只是满脸微笑却没有言语,当贝司与她四目相对时,公主灿然一笑,贝司回报以亲切的微笑,就在这一霎那,他突然感觉到公主的眼神似曾相识。

    拉格对蜀国公主的突然出现毫不在意,问祭司:“你的意思是这一次你们蜀国国王要会见我们了?”

    “正是!两位尊贵的客人请移步,蜀王和王子已经在会客厅等待多时。”祭司万分客气地。

    昨夜是蜀人否极泰来的时刻,不仅有神的使者帮他们打跑了攻城的敌军,而且蜀王和大王子也似乎得到神助恢复了神智。

    当他们从公主和祭司口中得知了攻城之战的经过后,软弱无力的身体立即被注入了几分活力。父子俩当即决定,只要两位神人返回,他们必须要以病体之身亲自向救命恩人致谢。

    当贝司和拉格随同祭司和公主走进会客大厅,早已经穿戴整齐的蜀王和大王子在侍女的搀扶下努力站起身满面笑容迎接客人。

    等祭司介绍完毕,蜀王和大王子与两位客人相对而坐。公主和祭司以及徒孙分别站在国王和大王子的两旁。

    蜀王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龄,因为箭伤话显得中气不足。他首先以无比感激的语言向两位客人表示谢意,并因为自己和王子有箭伤在身,所以昨日没有同两位客人会见,今日也不能亲自在门外迎候。

    贝司立即明白昨日所见的所谓王子大将军其实就是眼前的公主,他用求证的眼神看看向公主,正好遇上公主看向自己的目光,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会心的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不过,贝司的心跳却因此立即加速,这是他生平第一次不用精神力而能同一位陌生的女孩如此心灵相通。

    公主阳的心里也是充满欢乐,眼前的这位年轻的神人并不是高不可攀,而是像一位相识已久的朋友那样随和亲切伸手可及,而且,他们彼此之间有一种妙不可言的默契。

    但是拉格却没有搞明白生物人类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对蜀王道:“尊敬的国王,谢谢你带伤会见我们,不过,王子昨能够身穿沉重的盔甲带着面具会见我们,表明他的身体状况良好,昨夜我也未见王子出城打仗,为什么今日伤得如此严重?”

    蜀王一时无言以对,他将目光看向祭司,祭司慌忙解释:“尊贵的客人,王子大将军在前几日同鱼原部落军打仗时就已经身负箭伤,而且是毒箭,所以一时难以治愈。为了不让外人获知我王和王子因伤都不能领兵打仗的消息,所以只好由公主出面装扮成王子指挥蜀**民,昨日身穿黄金盔甲戴面具的人其实是公主,多有得罪请见谅。”

    拉格看了一眼公主笑道:“原来如此,我和贝司原本有点疑惑,为何王子同我们谈交易会披戴盔甲。但不知我们昨达成的交易是否能进行下去?”

    蜀王一看客人毫无责备之意不禁大喜,连声道:“当然可以,听尊贵的客人立下不朽大功却只需要一点青铜作为回报,本王觉得太过意不去,本王愿意将我蜀国仅有的那一套黄金盔甲和面具一同送给两位神使者带回国。”

    拉格笑道:“一套金盔甲对我们毫无用场,如果你们蜀国有十套那样的黄金盔甲我们就全要了,即使再帮你们打一仗都行。”

    在场的人都笑起来,会客厅里的气氛由庄严变得轻松起来。

    一直沉默无语的王子看向两位客人微笑着问:“尊贵的神使者,本王子有一个疑问,你们要青铜有何用?难道国里还需要青铜制作刀剑吗?”

    拉格不语,将目光看向贝司。身为智能人,拉格比生物人无疑要理性得多,他认为在目前的情形下,他既不能陈述事实暴露真实身份,又不能对热情接待自己的国王谎话,所以只好将这一疑难问题交给生物人同伴处置。

    贝司也感到有点为难,他情不自禁抬眼看向公主,公主含笑看向他眼睛里充满期待。在这一刻,贝司的脑海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同这位蜀国公主的相识将是自己在这个世界长期存在的良好开端,或许命运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和这位公主不会只是擦肩而过。因而从现在起,他必须为自己的言行承担后果。

    想到这里,他看着蜀王父子语气平静地:“正如你们想象的那样,我和拉格来自外另一个世界,但是,那不是你们认为的那种虚无缥缈的神仙世界,而是同这个世界一样由普通人类主宰的世界。

    只不过,你们这里的人类现在还只能制造马车在很有限的范围内活动,而我们那里的人类却能够制造在空中飞行的飞行物。所以,我们可以在多个世界之间自由往来。”

    贝司到这里停下来,屋内一片寂静。虽然贝司通过语言帽出的本地语不是很流利但是用词准确,听众显然都听懂了他的话。

    蜀王和王子呆望着贝司无语,贝司抬眼看向公主,公主瞪大双眼看着他,她满脸惊奇的神色,贝司冲她轻松自如地微微一笑,表明自己的都是实话。

    拉格面露得意之色,他并不补充解释,而是若无其事打量着王宫会客厅内摆设的几个青铜艺术品。

    既然听众之中没人提出质疑,贝司继续用平静的语气:“因为我们乘坐的飞行物在空飞行时遭到他人攻击导致外壳破损。为了修复飞行物的外壳,我们来到你们这个世界寻找黄金,后来获悉你们蜀国黄金很少,所以我们只好用铜金属来代替。”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