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走向星空的少男少女 > 第336章 西域祭司 (上)
    三个生物人在睡梦中被智能人同伴唤醒。

    “天亮了,我们已经抵达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而且看到了一座大城堡,比蜀国的都城还要大,但无法查证是否是巴比伦城。我们的飞船已经停在城外的一片树林里,你们补充一点食物后就可以同拉格去城里做交易,如果这座城不是巴比伦城,你们就要向本地人询问一下巴比伦的方位和距离。”拉可对生物人同伴说。

    城堡的图像已经呈现在机舱的视窗之中,这次不是录像而是多幅图片,都是两位智能人分别在高空、低空以及飞船快要接近地面时拍摄的城堡。

    三位生物人一边吃早餐一边观看城堡的图片,只见城堡呈很规整的长方形,城内的街道、建筑房屋的布局与蜀国都城相差不大,唯一让五个观察者感到惊奇的是城内分布着十几座阶梯形的高层建筑。

    “我和拉格判断那些特殊建筑都是本地美索不达米亚人的神庙,拉斯星人的情报中说这个地区有上千座神庙。”拉可说。

    阳高兴地对贝司道:“神庙周边来往的人肯定是最多的,我们要卖丝绸最好就在神庙附近做交易。”

    道容附和道:“对,我们顺路可以进去参观一下神庙,如果正好遇到祭司可以同他交流一下。”

    贝司和拉格都赞同两位女同伴的提议,吃吧早餐,他们就收拾好行囊离开飞船踏上了第一次做买卖的征程。

    因为飞船的导航系统失灵无法进行光子传送,他们只能走下飞船然后按照空中观察好的方位出了树林,不久就走上一条通往城堡的道路。

    贝司和拉格每人背着一个大布袋子,里面分别装着五匹花色不同的丝绸,此时拉格外貌已经是一位年轻男子,他同贝司看上去就是一对长相有点特别的弟兄俩。

    阳和容儿都身穿便装,每人手里拿着一支青铜剑,她们两人的头上同贝司一样都戴着一顶特制的语言帽,只不过她们的帽子更加女性化一点。语言帽里已经被拉可输入了苏美尔人发明的楔形文字,昨天晚上,贝司已经教会了她们俩如何使用语言帽。

    走在大道上不久,贝司四人就遇上了进出城的本地人,他们的外貌特征同蜀国人有所不同,本地人的体型更加高大,皮肤黝黑,长脸鹰钩鼻子,成年男人的脸上留着黑色的胡须。

    贝司四人的相貌特征和服饰都显得很另类,令路上的本地人频频注目观望,在路人看来,这是两位东方富家女子带着两位衣着得体的男仆来西域办事或做生意。

    走上大道没多久,阳看到有不少本地人用牛车运载货物,对同伴们说:“我们卖了这几匹丝绸得到的黄金也在城里买一部牛车吧,这样下一次你们就不用背着丝绸进城了。等我们做完了买卖离开这座城时,就将牛车卖掉。”

    贝司以前很少干这种体力活,虽然背的丝绸不是很多而且刚走了几百米路,但是他已经感到背上的行李越来越沉重,每走一步都很费劲。

    听到阳的建议,他立即表示赞同:“好主意,说不定我们买卖牛车也可以挣到黄金。”

    拉格背着同样的多的丝绸,但是他感到很轻松,要不是担心背上的包裹体积太大,他原本可以多背一下丝绸。

    拉格笑道:“贝司,我认为你越来越有生意人的头脑了,由此可以推断,你在这个世界很快会成为富豪。”

    四人都笑起来。

    东边的太阳虽然刚刚升起,但是它光芒已经透出咄咄逼人的热气。拉格已经浑身冒汗气喘如牛,他此时此刻才深刻体会到不发达人类生存的艰难。

    两位女同伴尽管没有背着行李,但是她们都感觉到了这个西域的气候要比蜀国炎热很多。拉格是智能人,短暂的高温对他影响不大。

    走完大约两里路程,城堡已经近在眼前,脚下的路一直通向一道敞开的城门。

    城门口站着几位身材高大佩戴刀剑的士兵站岗,拉格率先走上前发问:“请问你们这里是巴比伦城吗?”

    士兵们看着拉格和他身后的三个同伴都面露诧异的神色,不过,显然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并没有大惊小怪向拉格发问也没有盘查他背上鼓鼓的行囊。

    一名士兵用礼貌的语气说:“我们这里是亚述城邦,巴比伦城在亚述城南面大约十比卢的路程。”

    拉格和拉可已经研究过苏美尔人发明的计量单位,十比卢的距离差不多是一百公里。另外,他们也计算过,他们背着的丝绸每一匹的面积相当于本地的面积计量单位一“萨”的一半,而本地黄金的计量单位一“明那”相当于大约零点四五公斤黄金。

    飞船里这次总共装载有五百匹丝绸,为了获得修复飞船外壳所需要的大约一百八十公斤黄金,加上旅途所需的活动费用,两位智能人建议每一匹丝绸的定价为一“明那”黄金。如果发现这个价位很好卖,就适当提高价格,反之,如果这个价卖不出去就适当降价销售。

    拉格对门卫也不罗嗦,道了一声谢就带着同伴走进城门。

    进了城门一看,城内的街道是用正方形的青色土砖铺就,路上行人和牛车熙熙攘攘挺热闹,一抬眼就能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十字街口耸立着一座神庙,这座神庙的外形也是阶梯型,从地面到顶部一共有四层,正方体的墙体由下而上渐次缩小。

    贝司此时对神庙本身没有任何兴趣,而是对神庙前面生长的一颗参天大树满怀渴望,因为他背着行囊不仅感到很沉重而且令他的背部热得难以忍受,神庙前的那棵树葱绿的的阴凉现在是他最向往的天堂。

    他心急火燎赶到了大树下,随即将背上的大包裹往地上一扔,而后急不可耐地将已经汗湿的外衣脱下来,他这才长舒一口热气,终于从痛苦的煎熬中解脱出来。

    他的两位女同伴看到他的狼狈样不禁捂着嘴偷笑。

    拉格不慌不忙走到树下放下背上的包裹,随后打开包裹将五颜六色的丝绸摊开展现出来,四位东方来的丝绸商人在西方世界的买卖就此拉开序幕。

    神庙进出的人还真不少,加上地处十字街口,贝司四人刚来到树下,立即引起了很多行人的注意。

    当拉格将闪着迷人的彩色光亮的丝绸暴露在外时,那些原本就驻足观望的本地人立即围拢上来观看。

    拉格不失时机地大声吆喝起来:“东方彩色丝绸!一萨两明那黄金!”

    拉格的喊声吸引了更多的路人围观,没过几分钟,贝司四人就被几十个本地人围得水泄不通。

    有几个狂热的围观者挤在最前面用手摸着丝绸同拉格讨价还价,但是拉格口中的广告词丝毫不改。

    贝司和两位女同伴都保持沉默,他们的目光打量着围观者的反应,警惕有人趁乱抢丝绸。虽然四个人都从未在街头摆摊做买卖,但是三个生物人都默认拉格是他们做交易的头领,拉格是智能人最为理性。

    买卖双方僵持了一会,终于有一个本地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块黄灿灿的金子要同拉格做第一笔生意,不过,在给钱之前,他要求先检查一下看中的一匹蓝色丝绸的大小尺寸。

    贝司拿起那匹蓝丝绸打开,买者用自己的胳膊为标准尺先度量了一下丝绸的宽度,随后一次接一次一丝不苟地度量长度。

    眼看第一笔生意成交在望,突然围观的人自发让开一条道,从神庙的方向走进来一位大胖子,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位腰间各插着一支剑的年轻本地人。

    胖子衣衫华丽,肥大的脸庞油光满面,嘴唇又大又厚,在嘴角两侧各有一撮修剪整齐的黑色胡须,看上去是有钱人。

    正在同贝司检验丝绸尺寸的男子看到来人,急忙扔下手中的丝绸恭敬地喊了声:“大祭司!”,随后闪在一旁。

    在场围观的人都默不作声注视着大胖子的一举一动。

    被人称大祭司的胖子看了看贝司四人又看看地上堆的丝绸,声音严厉道:“你们是哪里来的商贩?竟敢在本大祭司的神庙前做买卖,这是对众神的大不敬!按法律要没收货物作为进贡神的祭品,以此弥补你们的罪过。”

    祭司说完向身后的两位年轻人挥手示意拿走地上的货物。

    “等一等!”拉格大喊一声,惊得在场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或许是拉格的音量出人意外的高,也或许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大声对祭司喊叫。

    祭司身后的两位助手刚往前迈出一步就原地不动了。

    拉格对自己的第一笔生意刚要完成遭到破坏感到十分恼火,他手指祭司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当众抢我的丝绸,有什么法律规定不准我在此地做交易?”

    祭司沉下大脸厉声道:“本大祭司就是法律!我说你有罪就有罪,你敢顶撞本大祭司是罪上加罪,不仅要没收货物,而且你自己也要受到鞭打的惩罚。”

    拉格的三位同伴此时并不感到紧张,就凭祭司和他的两位助手,拉格一人就可以收拾他们。不过,他们心里原有的西方祭司的美好形象已经荡然无存。

    拉格的语气反而变得轻松起来,冷笑道:“如果你是法律,那么,我就是法律的最终裁判者,我宣布你的法律非法!”

    祭司手指拉格对着围观者道:“各位都听到了吧,这位不知从何而来的大耳商人居然说自己是法律的裁判者,这是对我们众神的蔑视,就凭这一条罪证,他的货物就必须没收,他自己将面临至少十年监禁。”

    围观的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可祭司的话。

    祭司再次向身后的两人挥手示意,这次,两位年轻助手毫不犹豫走上前。

    阳和容儿不约而同“当啷!”一声抽出各自的剑护住地上的丝绸,贝司的一只手已经插进衣袋握住了手枪。

    祭司的两位助手见状立即止步,他们伸手抽出各自腰间的剑。

    正当围观的人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即将开打的四位剑手身上时,拉格的一根手指悄悄伸出,就在两名男子挥动手中剑分别向阳和容儿发动进攻时,他们两人握剑的身体部位几乎在同时闪过一团火光,两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令围观者都吓了一跳,接着是两支剑同时丢落在地。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只见祭司的两个助手握剑的手和手腕上的表皮已经焦黑一片,空气中散发着一种烤肉的味,两人捂着被烧烤的手痛苦地向祭司喊叫:

    “师父,痛死了!”

    “师父,快救我!”

    但是这位祭司看来只会以神的名义贪财并没有什么神功,面对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他不知所措束手无策,心中更是极度惶恐,看来自己的言行招来了神的不满。

    就在祭司和围观的人惊恐万状之际,拉格的身体直立着升起来,随后悬浮在离地至少五米的树冠下方停住,他口中高喊:“我是神的使者,这位祭司当众抢夺他人财物必须受到严厉惩罚!”

    祭司呆望着空中的拉格片刻,随后“噗通!”跪倒在地,他的两位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徒儿跟着跪倒,围观的人见状也一齐向拉格跪倒。

    祭司肥胖的双手伸向拉格虔诚地喊道:“求神的使者饶恕!我等有眼无珠不知是使者从天降临在此地做买卖,本祭司愿意按使者的定价买下全部丝绸将功补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