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 第160章 贺少体力好
    洛然整个人都是懵的,脑子突然间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给用。

    她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先穿上衣服再说,否则等旁边的男人醒过来,就太丢人了!

    将被子围着身子裹了一圈,她小心翼翼的下地,一手扶着被子,一边半蹲着笨拙的去捡地上散落的内衣裤和裙子。

    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贺天翊醒了过来,看着地上包裹着像个粽子的女人,手指着角落里的衣柜,“洛然,那里面有新的衣服。”

    被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手里一个没扶住,被子滑落至胸前,男人的目光定在她白皙的肩头和漂亮的锁骨上。

    虽然平时她的穿着很保守,但实则身材大大的有料,昨晚自己可是感受得真切。

    看见男人直直的盯着自己,洛然的小脸瞬间就红了,连忙扔下手里的衣服,把被子往上拉,重新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不用拉了,昨晚,该看到的早就都看到了。”男人磁性的声音飘来,直引得她娇躯一震。

    什么叫该看到的早就都看到了?昨晚他不止那个什么自己,还把自己都看光了?!可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啊?!

    气呼呼的看着他,“你……你不是gay吗?!”

    坐起,倚靠在床背上,胸肌和腹肌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更加的健壮,他邪魅一笑,“除了你,在其他女人面前我都是gay!”

    洛然的目光不自觉的停留在他健硕的上身,几秒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脸顿时更红了,低喃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就是gay啊!”

    狭长的黑眸直直望入她的眼底,灼热的目光令人心慌。男人拉起被子,站了起来。

    洛然惊呼一声,连忙用一只手捂住眼睛,“你,你干嘛……”

    贺天翊无奈的抽了下嘴角,“我穿着裤子了。”

    手指分开,洛然将信将疑的从缝隙看过去,果然,男人穿着及膝的睡裤。

    真是该死,他穿着衣服,自己却一丝不挂,简直是被他占尽了便宜。

    她放下捂着眼睛的手,嘴不自知的撅了起来,“好,那你说,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

    贺天翊走近她,拉住她的手,“洛然,我从来都不是gay,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对你一见钟情,但我知道你有情伤,怕你不接受我。”

    看着女人惊诧的小脸,他继续说道:“那次见面,是你误会我是gay,我只是将错就错没有解释而已。也只有这样,我向你提出假结婚,你才不会拒绝。”

    他将女人的心放在自己胸口,声音磁性而低沉,“我只想和你结婚后能照顾你疼爱你,朝夕相处间,让你慢慢爱上我。”

    洛然惊诧的张了张唇,脑筋飞速运转着。

    所以,他的意思是,从头到尾,他都不是gay,他承认自己是gay,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放心的和他假结婚而已?!

    真是细思极恐啊……

    原来,从一开始,自己就掉入了他的“圈套”,自己以为两个人是同病相怜,没想到他竟然藏了这么多心思。

    可不得不承认,他成功了,自己真的放下了张浩,真的喜欢上了他。

    正是因为这点,知道了真相的自己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庆幸。

    幸亏他设下“圈套”,否则他正常的来追求自己,自己肯定不会给他机会,甚至会躲他远远的,也就不可能有两人的现在。

    他太了解自己的性格,他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两个人就不会有未来。

    她收回手,抬眸看他,“那你现在觉得你成功了?就因为我们……”她咬了下唇,声音顿时小了,“上了床?”

    男人的笑容有些坏坏的,“你这是准备赖账吗?”,将她怀在怀中,“我可是第一次,你要负责。”

    这不是耍无赖嘛?!哪有男人让女人负责的,何况自己也是第一次啊。

    哎~不对,自己是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知道,他可以有预谋的,怎么还倒打一耙,让自己负责呢?

    “我不负责,你能拿我怎样?”扭着身体,想从他怀中挣脱开来。

    可她哪里是贺少的对手,只见对方的胳膊越收越紧,低头覆上她粉嫩的唇,霸道的汲取着她的甜美。

    “唔……”

    洛然瞪着眼睛愣在原地,下一秒,被他连人带被抱起,放在床上,掀开被子,整个人覆了上去,唇角斜扬着,“昨晚,不够尽兴,来,咱们再来几次。”

    再……再来几次?!

    “不,我……”

    根本反抗不了,话还没说出来,就被男人吞入口中,吻着她的唇,鼻尖,额头,脖颈,继而向下,一股异样的燥热感传遍全身,洛然放弃了挣扎,任由男人索取她的美好。

    两个小时之后……

    洛然瘫在床上,浑身像散架了一样,下面有些痛,整个人没有力气,肚子也饿得不行。

    贺天翊却像平时一样,生龙活虎的。

    “我抱你去洗澡吧。”他站起,走到她面前。

    此刻的他可是果体!虽然两人已经那个好几次了,但自己一直没敢看,她立刻将头移到另一侧。

    “不……不用,你先去洗吧。”她把自己藏在被子下面,手紧紧的攥着被套。

    起码能趁他洗澡的功夫,穿上衣服。虽然两人成了既定事实,她还是不习惯被他看到自己的身体。

    男人走进浴室,水声响了起来,洛然闭上眼睛,想休息五分钟再去穿衣服,实在是被他折腾的不轻,又困又累又饿的,身体仿佛都不听话了。

    几分钟后,贺天翊从浴室出来,走到床边,直接把她从被子里抱了出来。

    本来已经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这一抱,直接把她吓清醒了,下意识的搂住他的脖子,“你抱我去哪里?”

    凑到她白嫩的耳边,暧昧的气息扑洒而来,“去洗鸳鸯浴。”

    洛然咽了口口水,以前觉得他对女人没兴趣,没想到,他xing欲如此强烈,真不知道,这三个月来他是如何辛苦的忍过来的。

    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个男人足足忍了五年多……

    水温刚才试过了,刚刚好,贺天翊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入浴盆中,拿来天然海绵,轻轻的擦拭着她光洁白皙的背。

    洛然将身体蜷缩在水中,弯腰抱着弓起的腿,将身体重要的部位藏在了起来,低垂着头,声音极小,“我自己洗就可以了,你出去吧。”

    “不行。”男人在海绵上挤上沐浴液,揉搓出泡沫,小心翼翼的擦洗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位。

    “真的,我自己能洗。”洛然牢牢的护住敏感部位,从来没有让男人给自己洗过澡,哪怕是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妈妈都说了,林军他极其不负责任,吃喝玩乐,从没给自己洗过澡。

    “刚刚体力消耗太大,你现在没有力气,还是让我来吧。”

    男人暧昧且宠溺的眼神令她心慌,她抿了下唇,“没力气也是你害得。”

    “是是,老婆,我错了,下次我悠着点。”男人陪着笑脸。

    他现在也暗暗后悔自己太过心急,但压制了太久的欲望一旦放开就收不住了,谁让她这么迷人这么诱惑呢,自己根本控制不住。

    什么叫悠着点啊?

    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下一秒,突然想到一个非常要紧的问题,她直愣愣的抬起头,“你是不是没做避孕措施?!”

    男人扬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避什么孕?我们可是合法夫妻。”

    狭长的黑眸里闪着点点期待,“如果真的怀孕了,就生下来,我会对你们好的,一辈子都宠着你们。”

    听到这句话,洛然突然觉得无比的踏实。

    男人继续向往着,“最好呢,咱们能生两个孩子,生太多的话我怕你辛苦,生一个又怕孩子没有手足陪伴,最好能生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像你一样纯真漂亮,儿子像我一样会照顾你们母女。”

    看着他唇边自然扬起的笑意,她深受感染,跟着他也微笑了起来,他描绘的未来太过美好,就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美好画面。

    突然觉得,经过这一晚之后,两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张爱玲在《色戒》里写道:“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yin道”。

    自己也分不清了,是因为喜欢上了他,才允许他和自己有肌肤之亲,还是经过了昨晚,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属于他的……

    也许吧,爱情从来都是迷糊的,她不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从哪个时刻点开始真正喜欢上他的。

    她只知道,从现在起,自己想要和他一生一世都在一起。

    洗漱完毕之后,两人来到甲板上,今天天气很好,天蓝蓝的没有云彩,风也轻轻的,迎面扑来带着阳光的温度和海洋的气息。

    两人坐在露天的餐桌前,佣人端来了滋补的粥品和一些广式茶点。

    贺天翊亲手盛了一碗粥,舀起一勺,吹了吹,才递到洛然唇边,“快喝点,累坏了吧。”

    洛然抬眸看了一眼旁边伺候的佣人,尴尬的挤出一个笑意,脚在餐桌下踢了他一下,虽然两人是合法夫妻,可在外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未免太丢人了。

    “你看你,昨晚玩游戏玩到凌晨三点,还那么激动,肯定饿坏了,来,喝一口。”他自然的转了个弯。

    洛然郁闷的抽抽唇角,呵呵~他这是故意逗自己的吗?

    旁边的佣人不动声色的瞥向一边,刚刚还以为少爷跟少奶奶在游艇上大战呢,没想到,竟然玩游戏到凌晨,未免也太没情趣了……

    贺天翊扬了下手,佣人领会的退了下去,他又舀起一勺粥,放入她口中,“洛然,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洛然连忙咽下口中的粥,“什么事?”

    “我想跟lynn商量下,还是让他搬到对面去。”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啊?为什么?”水眸迟疑的看着他。

    两个人不可能闹别扭啊,从lynn来t市之后,贺天翊是如何的照顾他,想办法安排他的未来,自己看的清清楚楚,lynn也知道,所以才会改口喊他哥。

    “因为我们已经真正的在一起了,”黑瞳里闪着狡黠,“我想最近的重心应该放在造人活动上,lynn在的话,不太方便。”

    造……造人活动?

    洛然红着脸,“其实,这件事不着急的。”

    “当然着急。”握上她的手,“洛然,你已经28岁了,现在身体素质还可以,如果再推迟一两年,我怕你怀孕会太过辛苦。”

    这是全心全意替自己着想,其实,自己也前也想过,如果最后自己找不到心动的人,就干脆去精子库选一颗来受孕。平时在路边或者商场看到小朋友玩耍的时候,都会觉得他们好可爱。

    而且,妈妈和贺伯父都希望两人能快些生个宝宝,自己怀孕的话,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

    “可是,也要lynn同意才行。如果他不愿意,我们不可以勉强他,毕竟这是他来t市时提出的要求。”

    “你放心。”贺天翊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来做他的思想工作,相信他也很想快些看到他的侄子侄女。而且,他也很快就会找到自己的幸福,到时候也会组建自己的家庭。”

    “好吧。”洛然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两人即将迎来的二人世界很是期待。

    沈清寒在城郊的别墅居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来,她经常打电话给贺文柏,但是他都不接,去公司找他,也都被秘书拦了下来。

    她心里充满了愤恨,失去了女儿,失去了老公,她就是一个废人,而所有的一切,都是贺天翊造成的!

    突然,铃声响了起来,电话号码很是陌生。

    “喂,哪位?”

    “喂,阿姨吗?我是钱品妍,明珠的闺蜜,您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你和明珠是最好的朋友,还经常来我家玩。”

    “是啊,阿姨,这些年我家移民到国外去了,所以一直没能跟您联系,这次我回国探亲,想去看看您。”

    沈清寒眼眶一红,难得,还有人记得自己。

    她同意了,并告知了对方自己的地址,不过一小时,钱品妍就提着大包小包找了过来。

    进入别墅之后,钱品妍颇为意外,怎么说她现在也是贺太太啊,怎么住在如此偏僻又破旧的别墅里呢。何苦,贺氏一直都是t市第一企业,贺家又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她把手里的袋子都放在桌子上,扶上沈清寒的胳膊,“阿姨,您一个人住在这里?”

    沈清寒点了点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贺家新添了一位少奶奶,容不下我啊。”

    什么?就自己上次看见那个女的?看不出来她如此厉害啊,竟然能把老牌的贺太太挤对成这样?!

    好歹,她也是自己闺蜜的妈妈,何况,当年钱氏公司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她看在明珠的面子上出手相助的话,公司早就破产了,还会欠下一大笔债,又怎么会有现在自己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呢?

    钱品妍实在是不忍心,她拉着沈清寒坐到沙发上,“阿姨,您给我说说,那个女人都做了什么?贺伯父也同意让您住在这里?”

    沈清寒冷笑一声,“她啊,可厉害了,表面看着柔柔弱弱的,其实心机沉重,她哄了儿子的心,又来哄公公,哄得他们爷俩全都听她的,丝毫不顾及我在贺家辛劳了十几年,把我赶了出来。”

    “真是太过分了!”钱品妍紧紧皱眉,“就那丫头,看着也不像千金啊,应该没啥背景,怎么胆子这么大,心也够狠的。”

    “可不是,”沈清寒低头苦笑,“就因为她是贫民窟出来的,才十分看重钱财,恨不得把贺氏所有的财产握在手中,生怕我抢走一分一毫。”

    “阿姨,前些天我在希腊度假的时候看见天翊哥和她了,她看起来除了漂亮,其他也没什么特别啊,而且,她似乎不知道天翊哥曾经的未婚妻是您的女儿?”

    沈清寒一愣,“她不知道?这件事不是众人皆知的吗?”

    钱品妍笑了,“我的阿姨啊,豪门圈自然是无人不晓,但t市普通人哪里知道内情啊。”

    沈清寒冷了神色,呵,原来她什么都不知道。

    好啊,把自己赶出贺宅,让自己住这总鬼地方,她,也别想过得顺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