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 第355章 瞒着你是为了你好
    阿通自知失了言,也不敢再多说,头微微一垂,“少奶奶,您的父亲的确找过少爷,如果您想问这件事的经过,还是去问少爷吧,之前少爷嘱咐过不让您知道,刚刚是我一时口快。”

    洛然怔了2秒,了然的点点头,既然是贺天翊不让他说的,他自然不敢告诉自己。

    “阿通,你别担心,这件事,我会告诉天翊不要责怪你。麻烦你尽快找到林军,还有就是…你带来的保镖,能不能先留两个下来保护我妈妈?”

    “谢谢少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到您的父亲,老夫人这边,我也会照顾好她的安全。”阿通保证道。

    少奶奶永远都是这样善解人意,即便是自己失言,她也愿意在少爷面前帮自己说话。

    洛然回了屋,阿通是何等聪明的人,知道她们母女有话要说,于是带着小周和保镖们出了门,留下两个保镖和小周在劳斯莱斯上等待,自己则带着另外两个保镖回了贺氏,准备调出监控,开始地毯式搜查。

    母女两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倒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客厅里十分安静,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

    洛然知道,妈妈不告诉她,就是怕伤害到她。

    小时候,林军带着小三私奔并卷走家里全部钱财的时候,自己就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在那之后的四五年,一直默默不语,现在想来,当时大概得了自闭症吧。

    总觉得自己没有爸爸,不能像别的小朋友一样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觉得自己是异类,又或是是爸爸讨厌自己,才会扔下自己和妈妈。

    那时,自己走路总是低着头,不敢看别人,怕别人会在背后议论自己,每次去上学,也都是硬着头皮去的,只要坐在位置上,就觉得背后的同学都在看自己,或是指指点点,或是小声议论。

    她不知道这些来自小时候的回忆是否准确,但那些年,她的确生活的既痛苦又小心翼翼,噩梦更是会经常前来侵袭。

    可自己即便在痛苦,能痛苦过妈妈吗?

    她一个女人,忍受着别人的风言风语,打着两三份工把自己拉扯大,还攒钱买了房子,给了自己一个家。

    现在,自己长大了,该是自己保护她的时候了。

    张丽娟不时看看女儿,目光很是小心翼翼。

    她不知道女儿在想些什么,气林军这个人渣,还是怪自己瞒着她。

    可她宁愿自己着急生气,宁愿省吃俭用把钱都给那个混蛋,也不想让女儿知道真相,知道她有这样一个人渣父亲。

    是她没本事,最终这件事还是暴露了,还是让女儿受到了伤害。

    不仅如此,还在这么多司机、保镖面前,让她丢了脸。

    可她不知道,洛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所谓的脸面,她只心疼妈妈受到的伤害。

    心疼她什么事都一个人扛在肩上,不肯让自己帮她分担。

    上次自己来找她,见她在屋里带这个帽子,一定是那次,她的额头被林军那个人渣弄伤了,怕自己担心,所以借口说头疼,怕冲了风。

    自己真是粗心大意啊,如果当时坚持查看一下她的头,让她把帽子摘下来,一切就一目了然了。

    也不会再有这次林军跟她要钱的事。

    她真是恨自己,现在明明有能力保护妈妈了,却还是让她提心吊胆的生活。

    “妈,你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你受的伤,你受的委屈,我会一一帮你讨回。”

    洛然的声音有着不自知的颤抖,别人的家庭都很幸福,可她偏偏摊上了这么个父亲,恬不知耻。

    “洛然,你想怎样?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张丽娟急忙开口,她当然恨林军,可在她的观念里,父亲就是父亲,哪怕做事再不对,子女也不可以做出过分的事。

    “在他小时候狠心带着所有钱离去,不顾咱们母女死活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美眸里闪过一丝寒意,洛然的手攥得紧紧的,这个人渣,竟然还跑到婚礼上对自己说了一句祝福的话。

    当时自己以为,他是真心实意的,知道女儿要结婚了,所以特意来祝福一声,弥补他之前的过错。

    现在看来,自己把这一切想的太美好了,很有可能,他是拿了贺天翊的钱,才会如此。

    如果说,曾经自己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那么,这次他推伤妈妈,屡次要钱,自己跟他的父女情份就一点不剩了。

    中国有什么老话,天下没不是的父母,呵,那说的都是些普通的父母,疼爱孩子的父母,绝对不包括林军这种人渣。

    “洛然,你能告诉妈妈,你想怎么做吗?”

    张丽娟满脸担心,生怕她做出过分的事,林军受伤也就算了,外一传出去,对女儿的名声不好。

    别人不会提及林军对她们母女做了什么,只会说她这个当女儿的如何狠心对待父亲。

    “妈,您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他,只是他欠咱们母女的必须还上,一分都不能少。”

    洛然站起身来,“您好好休息吧,我会再买个新手机给您,桌上的东西自己收拾下,海鲜什么趁新鲜吃,我会留下两个保镖来保护你,如果林军再来,他们也好把他抓起来。”

    张丽娟看着女儿决绝的眼神,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只是,结婚这半年来,女儿似乎悄悄的变化了许多。

    张浩去世后这五年多来,她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工作清闲,工资也只有四五千。

    可突然间,她就去了贺氏,还隐瞒了身份从基层做起。

    自己还担心她会无法适应,谁知她竟然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赚了这么多钱。

    还有这次,宋雯说话难听,侮辱了自己,她上去就是两个耳光,毫不留情面,解决起事情来也是干脆利落,没让自己吃一点亏。

    女儿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她凭借自己的能力可以处理好任何事情。

    也许吧,这些都是女婿带给她的,毕竟作为t市的第一富少,又是商业奇才,他身上一定有很多过人之处,而这些优点,在不知不觉中传到了女儿身上。

    洛然出了门,吩咐了保镖和小周几句,自己走着回了瑞景花园。

    她知道男人在公司加班,虽然是周末,但因为CND的合作案,最近他一直很忙。

    没想立刻打电话问他林军的事,她可以等到他下班回家再问清楚。

    虽然心里满是疑虑,但她不想打扰男人的工作。

    快走到楼门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唤她,抬眸,昊宇站在她前方两米处的地方,冲她招招手。

    “洛然,碰到你太好了,我想去吃午饭,但一个人去觉得有些孤单。”

    男人逆光而站,身材高大,金发在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

    洛然本想拒绝,因为她今天心情实在不好。

    可是突然想到,上次他帮自己撑伞,承诺要请他吃饭,却一直没有实现。

    如果再错过这次的机会,一来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不信守承诺的人,二来,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陪他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好,走吧,我请客,我还欠你一顿饭,想吃什么,你自己挑。”洛然挤出一个笑意。

    怀揣着这样的心事,实在无法由衷的笑出来。

    昊宇看出她的笑容颇为勉强,知道她不是因为自己,刚刚她走来的时候,已是满脸愁容了。

    洛然的确在发愁,她决心为妈妈出气,可她必须掌握好度,无论如何,林军毕竟对她的出生有所贡献,自己身上也流着他的血液。

    可无论如何,也要先找到他再说。

    两人去了门口一家拉面馆,洛然觉得在这里请客实在太寒酸,想去旁边那家三层楼的粤菜馆,可昊宇坚持要吃拉面,因为他从来没吃过。

    要了两碗拉面两碟小菜,面上来后,洛然在碗里倒了一些醋,又舀了两勺辣椒,昊宇学着她的样子去做。

    见他拿起勺子也要舀辣椒,洛然连忙出声阻拦,“那个是辣椒,昊宇,你能吃辣吗?”

    在她的印象中,美国人是不太能吃辣的。

    “可以。”昊宇舀了一勺放在碗中,笑道,“我妈妈是中国人,她爱吃辣,平时也会做些川菜给我吃。”

    “这样啊……”洛然暗暗嘲讽自己的记性,明明第一次见面,他就说过了自己是中美混血。

    只不过,他金发蓝眼,美国人的特征十分明显,所以自己就忽略了这一点。

    昊宇挑起一柱面,放入口中,眉心一松,赞不绝口,这样的美食在美国是没有的,妈妈虽然是中国人,但她可不会做拉面。

    不过,总是听她怀念拉面的味道,这次回国,她也是第一时间就拉着梦岚去吃拉面了,之后,梦岚还发微信特意告诉自己,拉面特别好吃,让自己一定要来尝尝。

    洛然看着昊宇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淡淡的笑了,请他吃贵的东西,不如请他吃爱吃的东西,看样子,拉面真的很对他胃口呢。

    两人吃到一半,昊宇突然问道,“我听说,贺氏宣传部有个员工,在半个月内完成了6个宣传案子,每个案子的效果都很好,这个人是不是来自你上次跟我说的宣传C组?”

    “呃……是啊……”洛然有些尴尬的握着筷子。

    要不要跟他说自己就是他口中的那个人?唔……可是上次就瞒着他了,这次突然说也不太好吧。

    也许他就是随口问问呢,如果特意告诉他那个人就是自己,反倒像是在炫耀一样。

    洛然一抿唇,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他了,反正宣传部只为贺氏旗下的品牌宣传,根本不会接外活,昊宇他应该也知道这点,估计就是好奇才问下的。

    昊宇闻言,眯了眯好看的蓝眸,等CND和贺氏正式合作之后,所有的案子都要交给这个人去做。

    半个月内完成6个案子,更有4个案子是同时完成的,每个方案都充分发挥了产品的特点,这个人简直是个天才。

    他相信,这个人一定能够帮CND在国内打响头炮,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攒够资本,回美国和jerry争个高下。

    吃过饭后,两人就各自分开了,昊宇去了公司,而洛然则是回了家。

    她走到门前,打开门,把包放在鞋柜上,换好鞋,随意的散开头发,刚想走去卧室换衣服,就看到沙发上男人的身影。

    吓了一跳,她脱口而出,“天翊!你怎么在家?”

    早晨走的时候明明说晚上才能回来。

    贺天翊的面色有些沉重,阿通告诉自己他说错话之后,自己就赶了回来,生怕女人会胡思乱想。

    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洛然,你爸爸来找我这件事,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洛然知道,他如果有事瞒自己,一定是觉得这件事对自己会有所伤害,点了点头,她开口,“他为什么去找你,你说吧,我做好准备了。”

    ------题外话------

    感谢604624712给米白投的月票,谢谢小仙女的支持,比心比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