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睡意登时全无,沈明月紧紧的攥着手机,眼眸在黑暗中闪着不可置信,下意识确认道,“李医生,你是说……颜文淇醒了?”

    该死的,昏迷了2个月,怎么说醒就醒了呢!

    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等孩子出生,就可以让颜育良把股份转给自己了!

    “是的,颜太太,刚刚护士查房,发现颜小姐已经醒来了,睁着眼睛,只是无论跟她说什么,都没有回应。”

    李医生如实相告,也算是拿人钱财,忠人之事。

    “不回应?会不会是傻了?”

    打开床头灯,小心翼翼的坐起,沈明月靠着床背,眼瞳中升起一抹希冀。

    若是傻了就好了,那样,她就不会记得发生过什么,也不会把事情告诉颜育良了。

    女人的语气,像是盼着小姑子傻掉一样,李医生浅浅的抿唇,“暂时不知道,不过颜小姐曾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过,脑部肯定受到了伤害,至于伤到什么程度,就不清楚了。”

    “好,我知道了,现在我过去一趟,李医生你等着我。”

    掀起被子下了床,沈明月走到衣柜前,随意拿了一套衣服。不管颜文淇现在是什么样子,总要亲自过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颜太太,您现在要过来?”李医生看了一眼办公室墙壁上的表,已经快12点了,要知道,她可是一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

    “对,现在。”沈明月斩钉截铁的说道,顿了一秒,随即道,“李医生,现在时间很晚了,颜文淇醒来的事,还是明天再告诉我公婆吧。”

    言下之意,先拖一段时间,等自己看过情况再说。

    “好的,颜太太,那我在医院等您,路上小心。”李医生了然的勾唇,豪门这点事啊,自己早就看透了,没有亲情爱情,只有利益纷争。

    别说是姑嫂关系,就算是亲兄弟姐妹,在家产面前,也不会顾念亲情,毕竟他们面对的财产不是几万几十万,而是几亿甚至上百亿。

    挂上电话,沈明月把衣服往床上一扔,又拨通了司机小赵的电话,假装自己身体不舒服,让他立刻来家里接自己去贵族医院检查一下。

    挂上电话,她平复了一下心情,自己已经怀孕七个月了,不能情绪太过激动,会对孩子不利。

    这件事必须妥善处理,不能让颜文淇在自己生孩子之前说出这件事,必要时刻,哪怕使用非常手段,也一定要多占一些颜氏的股份。

    手抚在小腹上,沈明月的眸里满是母爱的光辉,可表情却十分狰狞,与屋内暖黄色温馨的灯光格格不入。

    换好衣服,连包都没拎,沈明月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小心翼翼的走出别墅大门,司机小赵已经开着车在院内等候了。

    上了车,沈明月嘱咐小赵,“我不舒服的事,不要告诉老爷和夫人,我怕……他们会担心。”

    胡乱扯了一个理由,若他们知道自己深夜去医院,再探听到颜文淇是夜里醒过来的,只怕对自己见死不救的事会有所察觉。

    怪只怪上天不帮着自己,偏偏让王妈发现了颜文淇自杀的事,否则,遗书也被自己拿走了,颜文淇也死了,颜家又少一个继承人,对自己和孩子才是最有利的。

    夜色很深,沈明月靠在椅背上,目光扫向窗外的夜景。

    冬日里,树叶都掉光了,一棵棵树在夜幕下散发出骇人的气息,仿佛鬼魅一般。

    放在膝盖上的手紧紧攥成拳头,眼眸里透着一抹狠毒,沈明月斜勾唇角,笑容诡异而渗人。

    无论如何,不能让颜家知道lynn的存在,那么就必须封紧颜文淇的嘴。

    到了医院,沈明月拒绝了司机小赵陪她进去的请求,自己一人缓缓向着颜文淇的病房走去。

    深夜十二点多,走廊里没有一个人,值夜班的护士也被李医生找理由支走了,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扶着墙,沈明月特意穿了一双旅游鞋,几乎没有脚步声。

    在病房门前站定,沈明月深吸一口气,推开门,李医生听见动静回过头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女人眼里未来得及藏好的狠毒,着实让李医生一惊。

    一般怀孕的女人,眼神都会变得很纯净很善良,可没想到,这个颜太太真是与众不同。

    沈明月往病床上望去,果然,颜文淇睁着眼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眼瞳没有一丝神采,像个活死人一样。

    走到床边,微微俯身,试探性的唤道,“文淇,是我,明月,我来看你了,你觉得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目光死死的定在颜文淇脸上,如果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哪怕有一丁点的反应,自己都能察觉到。

    可是,她却一动不动,眼珠连细微的转动都没有,就那样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与世隔绝了一样。

    抿了抿唇,沈明月继续说道,“文淇,你放心,爸妈已经去找过陆程博了,陆家答应等你醒来,就会娶你进门。”

    眸里透着一股阴狠,这件事也是压倒她自杀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果她是装傻,那么听闻此事,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

    颜文淇还是没有反应,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只是在听见这话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呼吸很均匀,仿佛睡着了一般。

    沈明月疑惑的回头看向李医生,不明白这算是应激反应,还是单纯的睡着了。

    李医生招了招手,示意她跟自己出去,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病房,去了李医生的办公室。

    沈明月进去之后,反手把门带上了,紧张兮兮的走到李医生面前,“李医生,你看颜文淇那个样子,是真的傻了吗?”

    李医生无奈的耸肩,“这个说不准,大脑是很复杂的,颜小姐又是因为受到刺激才自杀的,所以无法判断她是脑子出了问题,还是心理出了问题,而且她这种状态,并不能确定能持续多久,也许会一辈子如此,也有可能明天就好了,一切都有变数。”

    变数两个字引得沈明月心头一抖,不能有变数,起码在自己生下孩子之前,不能有。

    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支票,暗暗的递向李医生。

    李医生接过支票一看,上面一连串的零晃得人眼睛疼,数清之后,惊诧的看向沈明月,三百万可不是小数目,所以,她想让自己做的事,一定不简单。

    “李医生,麻烦你帮我在颜文淇输的营养液里加一些安眠药品。”

    只要她一直昏睡,就没有机会把事情告诉颜育良,只要拖到自己生下孩子转过股份之后,就可以不用管她了。

    “这……”李医生为难的摇摇头,虽然三百万很吸引人,可不能拿自己的职业生涯做赌注。

    如果此事被查出来,自己会失去医生资格,甚至会坐牢,太不划算了。

    见李医生不肯,沈明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空白的支票,坐在桌前,拿起桌上的笔,看向他,“李医生,给你多少钱,你才愿意帮我做这件事?”

    “颜太太,您给我多少钱,这件事我也不能做。”李医生抿着唇,知道她不会善罢甘休,继续道,“不过,我可以开一些安眠药给你,趁机加在颜小姐的食物或者水中,效果是一样的,而且,安眠药如果加在药品里,太难操作了,毕竟负责输液的是护士,被别人发现的话,颜太太,您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而且,如此真的出了事,不会连累到自己。这句话,李医生藏着心里,没有说。

    心里明白的很,她之所以这么做,铁定是为了财产了,颜家总有百亿资产,为了这么大的数额,她值得铤而走险,而自己为了区区几百万赔上下半辈子,真心不值得。

    沈明月认真的想了想,写了一张20万的支票,起身递向李医生,“好,那就麻烦你了。”

    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每天换班的护士那么多,自己不能个个都收买吧,动静大不说,还容易被别人威胁勒索,不如自己动手来的隐蔽。

    李医生笑着收下支票,开些安眠药就可以收入这些钱,可比给人在液体中加安眠药容易多了,也没有风险,自己还是愿意赚这些不费功夫的小钱。

    “那李医生,我先走了,如果颜文淇有任何异常,一定要立刻通知我。”

    看着她深深的目光,李医生恭敬的点了头,“放心,颜太太。”

    沈明月点点头,转身离去,李医生走到办公室门口,依着门框,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豪门太太们几乎心机都很沉重,为争夺家产不计手段,可像颜太太这样,怀着孕还深思竭虑的,真的少见。

    回到颜家,沈明月担心的一整晚没有睡,总要想出来一个万全之策,以应对随时可能变化的情况。

    最难熬的就是生产前的这两个多月,可是只要熬过去,自己和宝宝就会一生衣食无忧。

    第二天天一亮,她又去了医院,拿着李医生开的安眠药,收买了颜文淇的护工宋姨。

    宋姨是乡下人,有两个孩子放在老家让老人照看,她和老公都来t市打工赚钱,老公是工地工人,而她本来是做保姆的,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考了个护工证,开始做护工。

    她只做贵族医院的护工,收入比做保姆时多了一倍,没办法,家里有两个男孩,以后都要娶妻生子的,房子要赚够两套,彩礼也要备两份,压力实在是大。

    所以当沈明月找上她,并且给了20万的时候,她就点头答应了。

    20万啊,虽然工资不低,可刨除吃喝房租还有给乡下的老人孩子寄去的钱,夫妻两工作六七年才能攒下这么多钱,这些钱足够在家乡交个首付,先买上一套房子了。

    沈明月只是把小药片交给她,让她放在颜文淇的水里或者饮食里,告诉她不许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宋姨接过药瓶,看了看,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沈明月早已把安眠药的药瓶换成了一个透明的药瓶。

    “颜太太,这个药是管什么用的?”一般往口袋里放药瓶,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没想到,沈明月登时变了脸,脸拉得老长,眸子里的光很是阴狠,“这你不用管,记得,不该你知道的事,别乱打听,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别人说了半个字,我会把你跟你老公一起赶回到乡下,永远不许你们进入t市。”

    宋姨吓得一激灵,沈明月的话,她信,这些豪门中人有权有势,想摆弄自己,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是,是,颜太太,我再不问了,您放心,我一定不会对任何人说一个字,连我老公也不说。”低头打着保证,宋姨可怕极了会失去t市的工作。

    “嗯,你回病房吧。”

    恢复了如常的神色,仿佛刚刚一闪而过的狰狞只是宋姨的错觉,沈明月懒懒的扶了一下脑后的盘发,一手扶着肚子,稳稳的向着妇产科走去。

    给她检查的是贵族医院最有名的妇产主任崔主任,四十多岁,短发,个子不高。

    崔主任只给VIP产妇检查,也就是说,只有t市的富商,才有资格在她这里检查、生孩子。

    而她也是前些天给张希希剖腹产的医生。

    例行检查之后,崔主任一边写病历一边道,“预产期在3月15日,还有两个半月,最后两个月,注意饮食和散步,不要让孩子长的太大,这样有助于顺产。”

    一般的豪门太太都希望顺产,这样恢复快,过个一两年就可以生二胎,肚子上也没有难看的疤痕。

    沈明月开始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现在情况十分紧急,所以必须提前剖腹。

    从包里取出一张50万的支票,放在桌上,推向崔主任。

    产科一把手,平时接到支票也是很正常的事,崔主任随手接下,目光随意一瞥,看到支票上的金额,拿着支票的手一顿。

    平时那些富商给个五六万七八万都是正常的,给50万的,自己还没见过。

    “颜太太,您这是?”崔主任不明所以的看向她,“您的情况,一向很好……”

    言下之意,即便给钱,也用不着给这么多。凭她的直觉,这50万不只是辛苦费,只怕,还有些别的名堂。

    果然,沈明月开口问道,“崔主任,若是过段时间,在预产期之前,我想剖腹产,可以吗?”

    目光闪了闪,崔主任点点头,“可以,37周以后都可以剖腹产了。”

    对于这样的要求,崔主任也是见怪不怪了,毕竟老年人还是将就所谓的好日子好时辰。

    见她没明白自己的意思,沈明月压低了声音,“如果我一个月内想剖腹呢?”

    总觉得拖下去太危险了,早点把孩子剖出来,早点转移股份才安全。

    “一个月内?太早了,对孩子不好,孩子在母体内长够37周,才不会先天不足。”崔医生扶了一下眼睛,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家有些特殊情况,所以……”沈明月瞟了一眼崔主任手上的支票。

    崔主任立刻明白了,这就是她给自己五十万的原因。

    “一个月内剖腹,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有些妈妈遇到特殊情况,为了保住孩子,也有提前剖腹的,不知道颜太太你想哪天剖腹?”

    将支票放在口袋里,崔主任淡淡的看向她,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的技术,肯定能保证她提前剖腹也不会出任何问题。

    没想到,沈明月说出的话让她大吃一惊。

    “这个,我现在还不知道,我随时都可能来医院剖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