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豪门闪婚:贺少宠妻上瘾 > 第402章 你是颜育良的儿子
    三个睡得迷迷糊糊的人,因为慕容馨的话和她的举动,都彻底的醒了过来。

    尤其是lynn,此刻心情十分复杂、紧张、忐忑,被她甩开的手掌在半空中握了下,还是无力的放下了。

    “馨馨,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只是说不出口,怕……”

    怕你嫌弃我,这句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是啊,她是慕容千金,长得漂亮可爱,性格好,聪明有能力,自己就是个普通人,拿什么配她?

    若再加上一段不光彩的身世,就更加配不上她了。

    “怕我会嫌弃你?还是怕我跟你分手?”慕容馨挑了眉,气势汹汹的看着他,“lynn,我对你的感情如何,你不知道吗?难道你不相信,无论你是什么人,无论你家世背景如何,无论你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如何,我都会一样爱你,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吗?lynn你对我,对我们的感情就这样没有信心吗?”

    说到最后,她的眼中隐隐析出晶亮的液体,声音有些哽咽,神色很是受伤。

    贺天翊和洛然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知道,慕容馨是真的伤心了。

    这事,两人谁都没有告诉她,是觉得应该让lynn亲自告诉她,可lynn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说,两人并不清楚。

    也许吧,真的像慕容馨所说,lynn还是对他们的感情没有信心,他怕会失去慕容馨。

    “不是的馨馨……”lynn一直望着她晶亮且失望的眸子,声音温柔,带着点点愧疚,“我只是害怕失去你,真的很害怕,你知道,我的父母都去世了,所以我特别珍惜你,特别想好好的跟你在一起,我的身世很复杂,很烦扰,我也不想用这些事来给你添烦恼。”

    说完,他试探性的伸出手去,再次拉住了慕容馨的小手,这次,她没有甩开,任他拉着,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都从双方眼中看到了无限的爱意和依恋。

    慕容馨吸了吸鼻子,看来,他真的不是故意隐瞒自己的,自己也失去了父母,知道失去有多痛,他应该真的是很怕失去自己,不是不相信自己。

    反握住他的大掌,慕容馨定定的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你的父亲没有去世,你的亲生父亲就是颜育良。”

    “馨馨!”

    贺天翊阻拦的喊声同时响起,与颜育良三个字折叠在一起,可lynn还是无比清晰的听到了那三个字。

    看看慕容馨,再看看贺天翊,如果说慕容馨的话让他有所怀疑,但贺天翊异常的反应反而证明馨馨说的都是真的。

    Lynn怔怔的看着墙壁,脑中乱的很,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洛然伸手握住贺天翊的大掌,稍稍用力的握住,想给他以支撑,这个隐瞒了很久的秘密,没想到,突然被慕容馨说了出来。

    贺天翊的眸光很深,黑眸里隐藏着无法言说的情绪,本以为lynn的身世永远都会是秘密,没想到,就这样暴露在阳光之下了。

    母亲临死之前的嘱托,自己到底没有完成。

    慕容馨下意识看向贺天翊,眸里映上他五味杂陈的脸孔,幽幽的问了一句,“天翊哥,这事,你早就知道了?”

    沉沉的点了下头,贺天翊的眉头皱得紧紧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什么都控制不了了。

    Lynn会怎么做?会认祖归宗?还是继续过现在的生活?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决定权都在他,自己没有任何权利干涉。

    三个人同时看向lynn,见他像傻了一般,呆呆站在原地,目光痴痴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大概,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吓到了吧。

    “馨馨,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黑眸里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贺天翊直直看向她,这事除了自己、洛然和外公,没有其他人知道。

    而洛然和外公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

    “是颜文淇告诉我的,本来只是我的一句话玩笑话,只为了让她对lynn死心,没想到她真的去做了亲子鉴定,发现lynn竟然真的是颜育良的儿子。”

    慕容馨说着,目光扫向lynn,他还是怔怔的站在那,似乎无法接受。

    是啊,如何能接受呢?一直以为父亲早就去世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而且就生活在自己身边,就是刚刚开除了他的颜总。

    任谁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

    眸色暗了暗,贺天翊走上前去拍了拍lynn的肩膀,声音低沉,“妈妈不让说这件事,所以我一直隐瞒你,本想一直隐瞒下去,没想到,还是被你知道了,既然知道了,就做出你的决定吧,无论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

    Lynn回过神来,目光一一扫过三人的面庞,点了点头,“好,我会好好想想。”

    面色恢复如常,只是心里却如火山爆发一样,真是讽刺,自己竟然在亲生父亲的公司工作了这么久。

    真是荒唐,十几个小时前才被他开除,赶出颜氏。

    呵呵……要怎么接受这样的现实?忘记今天的一切,还是勇敢的去找他,问问他当年和母亲是怎么一回事?

    问问他,为什么抛下自己和母亲不管,让两人在国外过那样艰苦的生活,母亲生病之后,他也没有伸出过任何援手?

    这么多年来,他有没有找过母子二人?还是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或许,一切都是自己想得太好了,也许,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不想认自己,开除自己,也只是为了把自己从他的生活中驱走。

    “馨馨,你要进来吗?”

    看着他的棕眸里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神采,慕容馨摇摇头,这个时候,该让他自己安静的想清楚。

    “你去休息吧。”

    “好。”

    Lynn没有任何犹豫,进了屋关了门。

    三人看着那扇关上的门,神色各异。

    “馨馨,进来坐会吧。”

    贺天翊出声邀请,实际上,有些事想跟她好好谈谈。

    慕容馨点点头,随着两人进了屋,和洛然坐在餐桌两侧,贺天翊则去了厨房,冲了三杯咖啡,端到餐桌上,自己坐在了洛然身侧。

    拿起一块方糖放入杯中,慕容馨搅拌着咖啡,水面上形成了小小的旋涡,一圈一圈,一如她现在的心情,复杂至极。

    “你去看过颜文淇了?”

    贺天翊端起自己的黑咖啡,静静的喝了一口,苦而香醇的口感占据口中,一扫昏沉的睡意。

    “是,”慕容馨继续搅动着咖啡,“她的病房门口有保镖看守,我假扮成护士才溜进去的。”

    “颜文淇除了告诉你lynn的身世,有没有跟你说别的?”

    “有,她说有人拿走了她的遗书和亲子鉴定结果,还有人派护工在她水中放安眠药,为了阻止她说出实情。”

    闻言,贺天翊和洛然对视一眼,颜家还有四个人,听说颜文泽最近失踪不见了,颜育良和孟婉贞应该不会害亲生女儿,那么,就只剩下沈明月了。

    是啊,颜文淇不过是她的小姑,生死好坏与她都无关,她肯定更关心颜家的财产。

    颜文泽现在是颜家的独生子,可若让颜育良知道lynn的存在,就不一样了。

    慕容馨和洛然兴许还不知道内情,贺天翊听外公说过,当年,颜育良和爸爸同时追求妈妈,妈妈最后选择了爸爸,颜育良为此郁闷了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颜育良很喜欢妈妈,只是得不到而已,后来,发生了那件事,他还差点跟孟婉贞离婚,只为了娶妈妈进门。

    若不是妈妈拒绝之后远走异国,现在的颜太太就不是孟婉贞了。

    他这样珍爱妈妈,肯定会和lynn相认,而且会更重视他,这样一来,沈明月以及腹中孩子的地位就会极具下降。

    何况,颜文泽是个败家子,可lynn却是极为有能力的设计师,颜育良会更重视哪个儿子,一目了然。

    “天翊哥,你说,lynn会和颜育良相认吗?”慕容馨一手托着腮,秀美微蹙,极不确定的看向那双黑眸。

    “不确定,不过,这件事只有他自己能决定,别人说什么,劝什么都没有用。”

    看着他深深的眸光,慕容馨叹了一口气,咬着唇瓣,“其实,我不太希望他跟颜育良相认,沈明月现在就用尽各种手段,阻止颜育良知道lynn的存在,若他真的回了颜家,她肯定会想尽办法对付lynn。Lynn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圆圆的眼睛垂下,语气有些哽咽,“只是,一想到那是他的亲生父亲,就觉得或许他们还是应该相认,毕竟,lynn已经没有母亲了,他的亲人除了你,也只有颜育良了。”

    目光落在慕容馨纠结的小脸上,贺天翊知道,她是真的为lynn好,全心全意的替他考虑。

    只是,这件事,没有人可以替lynn决定,这是他的人生,每一步都要自己走。

    三人喝着咖啡,相对无言,静静的坐着,直到天边泛白。

    Lynn一直坐在沙发上,就那样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像一个木偶娃娃一样,失去了全部的生气。

    妈妈一直告诉自己,父亲早就死了,虽然曾经有过怀疑,但还是选择相信她的话。

    突然发现这个事实真相,真的很难接受。

    亲生父亲竟然是颜总,自己在颜氏工作了这么久,却不知道,父亲近在眼前。

    可是,他为什么突然开除自己,是不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想把自己赶走,再也不见?

    还有母亲,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真相?还嘱咐哥哥不许告诉自己亲生父亲是谁?

    一定是他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否则她不可能带着自己远走异国。

    把头埋在双臂之间,低吼了一声,为什么要让自己知道真相?如果一辈子不知道父亲是谁,就不会这样苦恼,也就不用做出选择。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面对这样苦难的人生?

    凌晨,沈明月从噩梦中醒来,额头沁出豆大的汗珠,猛地坐了起来,抚着肚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梦中,颜育良知道了真相,把颜氏全部的财产都给了lynn,把自己和孩子扫地出门,无论自己和孩子怎么哀求,他都不为所动,那个死lynn还在自己面前嚣张,从钱包里拿出一沓红票票,朝着自己的脸上扔了过来,真是可恶至极!

    伸手,擦去满额头的汗水,沈明月越想越难受,这个梦是不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看来,之前安排好的一切,该开始运作了。

    拿出手机拨通了崔主任的电话,让她准备好一切,等下就要进行剖腹产。

    沈明月拿起手机,拨通了孟婉贞的电话,假装肚子疼,要他们立刻把自己送到医院去。

    孟婉贞和颜育良连忙从床上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跑到沈明月的卧室,拿好待产包,扶着她下楼,开车直奔贵族医院。

    沈明月早已在脸上扑上了一层白粉,在车上更是哎呦哎呦的做足了戏,弄得颜育良和孟婉贞都信以为真,以为她这是发动了,要生孩子了。

    到了医院,就把她推到了手术室,孟婉贞和颜育良只能待在手术室外,焦急的走来走去。

    躺在手术床上,崔主任把护士支走,小声在她耳边道,“颜太太,孩子还不足8个月,你确定现在要剖腹产?”

    沈明月眸中的光十分笃定,重重的点了头,不能再拖下去了,越拖就越危险,早一点生下孩子,早一点把颜氏股份转到他名下,自己才能安心。

    “动手吧,崔主任,您放心,安全生下孩子后,我还会有重谢。”

    沈明月的话,让崔主任动了心,点点头,开始进行手术。

    两个小时后,沈明月回到病房,孩子是男孩,因为早产,所以只有5斤多,被放在了保温箱。

    孟婉贞和颜育良都不在病房,全部去看孙子了,她躺在病床上,刚躺了几分钟,父母就赶了过来,两人焦急的问她疼不疼,哪里不舒服。

    因为来得匆忙,薛桂茹根本来不及准备粥,所以支了沈辉去医院附近买点来。

    沈辉走后,薛桂茹一把拉住女儿的手,轻轻的抚去她额边碎发,“明月啊,你受苦了。”

    心里不满颜家把女儿一个人扔在病房,却又不敢说出来,怕女儿听了生气。

    “妈,没事,你和爸去看过孩子了吗?”

    沈明月脸色苍白,唇瓣没有一丝血色,神色焦急的望着病房门口,因为自己的关系,才强迫孩子这么早出声,不知道他怎么样,心里实在担心得很。

    “孩子哪有你重要。”薛桂茹捂着嘴巴,声音有些哽咽。

    生孩子就像闯过一道鬼门关,女儿遭了这么大罪,老公不在身边,公婆也不管,全去看孩子了。

    那孩子有什么好看的?有护士管着,女儿这边若不是自己来了,连个人都没有。

    越想就越替女儿委屈,豆大的泪一滴一滴滑落。

    “妈,你别哭,”沈明月毫不在意的笑笑,“我没事,再说,他们越亏欠我,以后,就会分给孩子更多财产,这个孩子就是我的护身符,就是颜氏以后的接班人。”

    “明月啊,财产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扬手抹去眼泪,薛桂茹本就是不在乎钱财的人。

    “妈,你去帮我把公公叫来,我有话跟他说。”手下紧紧的攥成床单,腹部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沈明月死死咬着牙,此刻,没有任何事比转移颜氏股份更重要!

    ------题外话------

    感谢Elaine默默和lsxj给米白投的月票,谢谢两位亲爱的小仙女,么么哒(づ ̄3 ̄)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