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凝视着他,索性摊开了说:“南宫宸傲,虽然不知道江南一行你为何会带上我,若是为了血煞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血煞门不会危及到你的江山。若是其他……我想一切并非我范畴内,我帮不了你。”

    这话有些耳熟,南宫宸傲狭长的凤眸微眯,醇厚的嗓音悠悠然的溢出,暧·昧的凑近,说:“若我说为了你呢?”

    “那更是不可能。”想也不想,萧涵月好笑的反驳。

    前世他的确宠爱过她,但那只是碍于丞相府,对她一切的好,就像是例行公事般。

    看着眼前的男子,她忽然发觉到了一件事,她感觉自她重生归来后,他对她好像也跟着改变了。

    此刻,她心慌了。

    萧涵月不断地催眠着自己,就算是他变好了,今生她也绝对不会再爱上他。

    绝对,绝对不会再给他伤害自己的机会。

    她眼里的厌恶、冷漠,还有惊慌,全部都被坐在她对面南宫宸傲尽收眼底。

    他不喜欢猜测,像是失去了耐性般,大手捏着她的下巴,惑人琉璃眼眸望进她的眼底,冷声问:“萧涵月,告诉我,你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他很不喜欢她此刻看他的眼神,像仇人,血海深仇大恨的仇人。

    ……

    萧涵月回过神来,看着他的眼,慌张的拂去了他的大手,掀开马车帘,跳下马车。

    “萧涵月……”南宫宸傲紧跟其后追了出去。

    马车外,正搭着帐篷的几个人,见到忽然跑出来的两个人,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计,过来。

    元凯第一时间将身上的斗笠脱下,给萧涵月穿上,他冷冷的看向追出来的紫衣男子,咬牙切齿,霸道宣誓:“只要你一句话,属下此生愿为杀他而存在。”

    不死不休。

    ‘哗啦啦’倾盆大雨还在不断的下,豆大的水珠,砸在头顶,砸在脸上,人往这里一站,不出片刻,便里里外外湿了个透。

    萧涵月面色如白雪般苍白,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听到不到外界的话,脑海里,全都是前世被南宫宸傲抛入荷花池时,沉下水,窒息的感觉。

    她抚着腹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死亡前的感觉再一次的涌上心头,那种窒息的感觉,像铁印烙在她的心口,痛入骨髓,痛的她全身发颤。

    “姑娘……”

    “萧涵月,你怎么了?”南宫宸傲发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大步上前,抓着她芊细的手腕,将她往面前一带,大声的喊着。

    前世的记忆与现在重叠,萧涵月恐慌的摇头,挥舞着手,怒吼着:“南宫宸傲,你还想害死我,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恨你,我恨你。”

    ‘还想?’

    “萧涵月,什么叫做还想害死你,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害死你了。”南宫宸傲愤怒,她无端给他带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他的手紧捏着她的肩头,掌心下传出骇人的力气:“说话啊。”

    南宫宸傲冰冷的声音,如前世为了别的女子置她于死地一般,冷漠,无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