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涵月陷入在自己的回忆里,无法自拔,她推耸着他,泪水混着着雨水不断地滑落,她哭喊着:“我不会再给你任何伤害我的机会,绝不会。”

    面对忽然变了一个人的萧涵月,南宫宸傲薄唇挑起残忍的笑,双手扣着她的肩膀,摇晃着她薄弱的身子,声音冷漠无情:“萧涵月,别给寡人装疯卖傻。”

    “放开她。”元凯怒了,自刚才,他就被几个人挡在外,他也发觉到了她的不对劲,事关到萧涵月,他才会一直的隐忍,可现在看到南宫宸傲对她的伤害,他无法再继续的坐视不理。

    听到元凯的声音,南宫宸傲蹙眉:“让他滚远点。”

    南宫宸傲所带来的所有护卫,一起朝元凯攻击。

    纵使元凯的武功再高强,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

    “萧涵月,你给寡人说清楚,你刚才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南宫宸傲看着浑身发抖的她,双手捧着她的脸,强迫的让她看向他。

    他的眼里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就算她此刻脸色苍白,浑身发抖,他自私的只想搞清楚真相。

    萧涵月对上他冷峻高傲的脸,薄情的唇绯红,此刻因为她的态度,紧抿着薄唇,前世她就是被他的样子所迷惑。

    而他也是真的很美。

    他眯着眼,她眼底清明一片,明明很正常,为何刚才会说出那样不正常的话来?南宫宸傲看着她的眼眸深了几分。

    “孩子……”眼前的雨水混成了腥红的血水,如孩子流失时染红的荷花池池水一样,腥红,刺目,用尽全身力气,喊:“南!宫!宸!傲!”

    南宫宸傲深不见底的眼神,像是要直直的看进她的心里,摇晃着她薄弱的身子:“什么孩子?萧涵月,什么孩子?”

    他的第一反应‘臣女以非清白之身,唯恐玷污皇上,还请皇上收回成命。’难道是……她怀孕了?琉璃眼眸看向一直被她抚着的腹部,脸色暗沉。

    南宫宸傲还想问些什么,萧涵月忽然像是失去了支柱一般,身子软软的倒了下去。

    是他眼疾手快的将人抱在怀里,对着那边打的不可开交的几人,怒喝道:“全部都给寡人住手。”

    ……

    元凯第一个收手,因为他看到了南宫宸傲抱着萧涵月,因为收手的太快,硬生生的受了张方的一掌。

    “噗……”元凯喉咙腥甜,吐了一口血水。

    张方看了看他,再看了看自己未收起的手掌:“我……”

    元凯没在意,快步的朝南宫宸傲走去,伸手冷声:“将她还给我。”

    “你若想她死,大可继续与他们打斗,寡人身边最不缺的便是源源不断的高手。”给了元凯警告,他抱着萧涵月上了马车,一边对外面吩咐道:“张方你等快些将帐篷支好,还有寡人记得冷夜带了随行特需药物,立刻熬制,送过来。”

    “是。”

    “是。”

    门外是一声又一声整齐领命的声音。

    元凯浑身湿透,就这么站在马车外,雨水顺着他金色的面具滑下,再从下巴滴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