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来。”冷声一喝,元凯停下脚步,背对着她,她问:“到底怎么一回事?”

    对于昨天的记忆,她迷迷糊糊,好像做了一场梦般。

    元凯转过身,看着她,说:“昨天姑娘冲出了马车,淋了雨后昏迷,是他将你抱进马车,又将你抱到这帐篷里来的。”

    那个‘他’字,元凯是咬着牙说的,可见他是多么讨厌这个人。

    “南宫宸傲?”

    “你醒了。”帐篷被掀开,南宫宸傲大步走了进来,看都没看浑身杀气的元凯,直接走到床榻边,将手中的清水递给她:“昨晚你有些发热,醒来喉咙肯定很干,喝些水润润嗓子。”

    她的确很渴,也没有矫情,接过杯子,咕噜咕噜的喝下,然后她将杯子递给元凯,对他说:“你先出去,我有些事情要跟皇上谈谈。”

    元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

    “放心吧,我已经好了,不会有问题的。”实在是有其他男子在这里,她不好意思询问南宫宸傲有关于换衣服的事情。

    元凯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我就在外面,有事喊我。”

    点头,等元凯走出去,萧涵月脸上的神情瞬间的转变成冷漠,凛然,她看向南宫宸傲,冷笑:“说吧,你这次又有什么目的?”

    这么相处两天,她自然知道,无论他对她做什么,都是带着目的的。

    南宫宸傲眼神幽暗不定:“既然你想摊开了说,索性,便一并说了吧!”

    萧涵月:“……”

    “昨天你在雨中所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南宫宸傲直接问出心中疑问,这样的疑问昨晚困惑了他一夜,导致美人在侧,他也没有动摇任何心思。

    “雨中?”她拧眉:“你是说我昨天下马车后?”

    眯着危险的凤眸,他冷若冰霜:“萧涵月,你又要跟我装疯卖傻了吗?”

    昨夜雨中的一切,萧涵月只以为是一场梦,可现在被南宫宸傲这么直白的敞开,前世的冤屈,让她心中如怒火熊烧,但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她强忍着怒火:“南宫宸傲,我把一千两黄金给你,你让我回去。”

    “你以为我会允许?”是不是全天下的人都以为,他少不了那一千万两黄金,南宫宸傲欺身上前,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气息。

    紧接着又说:“你昨天说,我还想害你一次,萧涵月,我何时害死过你吗?”

    他不喜欢被冤枉,更不喜欢被无缘无故的冤枉。

    放在被褥上的小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盈盈水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恨意,她冷厉:“你带着我在身边,不就是想害死我,昨天在马车里对我说出那样的话,不就是还想害死我。”

    逻辑是不通,可她死咬这话,谁又能拿她怎样。

    大手捏住了她的下颌,手指收紧:“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由你随便胡弄?”

    萧涵月不客气的拍去他的大手,下颌火辣辣的疼,面对着他,她不服软,嗤笑,强势着说:“南宫宸傲,你以为谁都该把你当回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