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孩子又怎么说?”一次一次的挑衅,早就磨光了南宫宸傲的耐性,他欺身上前,悬空在她的上方,逼着她不得已躺下,与他对视。

    听到孩子,萧涵月眼里闪过痛楚张,对上他无情的眼眸,她很快便恢复神情,他冷酷,她比他还要强势,傲然的抬起下巴,与他对视:“早就说了你有臆想症,江南之行不适合你,你该回宫让御医给你看看。”

    “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南宫宸傲嘴角勾起残酷的冷笑,大手对着她的小手,四手相握,他微微俯身,傲娇的笑了:“萧涵月,莫不是昨夜只是你对我的一种暗示,你想要孩子,而我可以成全你。”

    若不是重生后她看清一切,若不是对他的了解,她此刻真的要被他唬住了,呵呵笑,森冷道:“你大可试试看,我会让你如皇宫里那些奴才一样,一辈子做不了男人。”

    然而,南宫宸傲不怒反笑,他俯身,男性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他邪气勾唇:“我会让你对它欲罢不能,没有它你便会生不如死。”

    全身的力量压在她的身上,他用他的某处摩擦着她。

    萧涵月恍然,这才理解他说的它是何物,前世她经历过什么为女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虽然隔着被褥,萧涵月明显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并没有反应,他只是在试探她,暧·昧的笑出声,她的小手在他的脸上描绘,缓缓往下,落在他性感的喉结上,再往下……

    南宫宸傲眯着眼,他的呼吸急促,禁爱的他,今天竟然会因为她的一个动作,身体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

    小手隔着衣服,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就是不往下,不进入,南宫宸傲猩红着琉璃眼眸紧盯着她,咬牙:“萧涵月,你在玩火。”

    “玩火吗?那你玩得起吗?”萧涵月微微的仰起头,凑近他,对着他敏感的耳边吹气,故意说着撩拨他的情话。

    听着她的话,南宫宸傲只感觉某处又变大了许多,又硬了不少,他黯哑着声音:“我说了,我会让你欲罢不能的。”

    “可是……”伸手抵制住了他凑近的唇,手指放在他的薄唇上,妖娆一笑:“我以非清白之身,南宫宸傲,你确定你能下得了口吗?”

    南宫宸傲有洁癖,特别是以非清白之身的女子,他更是碰都不会碰。

    他紧撰着女子的肩膀,若不是她的这番话,他今天定要狠狠的要她,让她在床上痛苦求饶。

    ……

    肩膀上的疼预示着南宫宸傲此刻的愤怒,萧涵月感觉,再让他这么撰下去,她的手臂一定会被废了。

    她美眸流转,媚眼如丝,忍着肩膀上的痛,妖娆的对着他笑:“若你不介意我以有过他人,这里便是我们两个人初次的战场。”

    她故意重复的提醒他,她以非清白之身。

    南宫宸傲刚才沸腾的血液,此刻如寒冬腊月的天气一般冷冰冰的,他勾着薄唇,阴沉的冷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