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涵月粉唇一扬,腹黑的笑道:“不必紧张,他们三个人不会再有说话的机会了。”

    “什么?”掌柜的惊诧。

    带头大哥慌张:“你对我做了什么?”

    南宫宸傲诧异的看着她,眸色渐深,她做了什么,他丝毫未察觉到,难道是刚才给的药丸?

    萧涵月微挑眉梢,深深的看了一眼南宫宸傲,轻笑一声,好心情的解释道:“我可记得,刚才你说抓我去山寨做压寨夫人。”

    “……”果然没有让南宫宸傲失望,她腹黑的很。

    沉吟了片刻,又道:“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被强迫。”

    有些事情上,斤斤计较,那是对自己负责。

    “啊——”带头大哥闻言,惊呼一声,急忙的跳起来,狠绝的朝客栈门口的圆柱上撞去。

    与其留下来被折磨,不如死的痛快,他头破血流,血流涌注。

    “公子。”冷夜等人将南宫宸傲护在身后。

    南宫宸傲抬臂一扬,冷夜等人退守一旁,他看向萧涵月的眸光里带着赏识,淡声吩咐:“其他人就地正法。”

    萧涵月看着还有一口气的带头大哥,双眸微抬,双手背在身后,幽幽的叹息道:“怎的这般等不及,我只是说不会有说话的机会,又没说要杀了你,唉,可惜了。”

    甩甩衣袖,朝元凯走去。

    其实那药真的不是毒药。

    带头大哥只怕死也不会瞑目了吧!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就算死也不会有好下场。

    南宫宸傲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勾起,低喃道:“有趣。”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打算放过带头大哥,一切的言语,不过是让他死的不痛快。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

    最后南宫宸傲直接带着人住进了这里的知府府。

    看着狼藉的知府府,南宫宸傲眼神凌冽,脸色铁青:“张方,你去邻近的城州掉一队人马过来,寡人定要搞清楚,是谁在这里给寡人布局。”

    下意识的,他选择相信了萧涵月的话。

    张方知道,皇上打算公布自己身份了,看来此次江南之行是要泡汤了:“是,微臣即可动身,大约明日便可带着人马归来,还请皇上安心等待。”

    “去吧。”南宫宸傲语气淡淡,却听着十分的危险。

    萧涵月带着在知府府逛了一圈,指着其中一间比较干净的房间说:“元凯,将那边收拾干净,今晚我就住那边了。”

    元凯看向她所指的位置,点头:“我这就去收拾。”

    这边南宫宸傲对冷夜说:“晚膳都没吃,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是。”

    留下几个护卫守在皇上身边,冷夜去办事了。

    ……

    因为元凯在收拾房间,萧涵月只好暂时的站在这小花园里,接着月光,欣赏着脚边翠绿色的花花草草。

    南宫宸傲朝萧涵月走去,站在她的身边,负手而立,他嘴角含笑,问道:“寡人听说,是你为受伤的护卫止血缝合伤口的?”

    看了他一眼,萧涵月直言问道:“皇上是又有什么要问的吗?”

    一路走来,每一次的问话,都是带着目的地,萧涵月也已经习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