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不喜欢与他有近距离的接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排斥。

    后来萧涵月才知道,原来重生后的她,一直都在害怕着自己有天再一次的爱上南宫宸傲,如前世一样,那般没有自我的深爱。

    届时,只怕同样的命运又会再一次的轮回,她的人生凄惨落幕。

    ……

    南宫宸傲坐在她的身后,将她抱在怀里时,他差点都以为自己刚才中邪了,不过他善于伪装,立刻隐藏了神色,冷声道:“你是我带出来的,我自然要保证你的安全。”

    “那好,我不提前走了,我与你们一起。”说着,她便要勒紧缰绳,将马儿停下。

    南宫宸傲凤眸里闪过不悦,从她的腋下伸过手臂,将她抱在怀里,抓着缰绳,腿加紧马腹:“驾——”

    “南宫宸傲,你想要干什么?”萧涵月挣扎着。

    女人的力量跟男人的力量,永远有着最大的悬殊。

    力量无关于武功的高深。

    近距离,他嗅到了她身上淡淡的药草香,还有因为她的扭动,散发的少女馨香,让他眸子一沉。

    他能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因为她身上的香味,火热的燃烧着。

    禁爱多年,这两天一次又一次在她面前土崩瓦解,骨子里是嗜血的欲望,此刻他想要她。

    “南宫宸傲,我们之间是有约定的,你快停下。”她用手臂捣他的胸膛,他依旧不为所动,驱马前行着。

    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声,回头,看到他染满占有的凤眸,萧涵月浑身僵硬。

    “若不想我立刻要了你,最好乖乖的别动。”耳边是他滚烫的气息。

    此刻,厌恶的感觉油然而生,萧涵月企图刺激他,让他放弃现在的想法,她怒:“南宫宸傲,你别忘了你说过的话,我没求你。”

    求他,求他让她在他的身下承欢,一想到这个,南宫宸傲下腹一紧,充血的感觉只袭一个地方,像是有什么爆炸开。

    他微喘着气息,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薄唇故意的凑近她的耳垂,他染着欲·望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喃:“萧涵月,能得到寡人的宠幸,是你的福气。”

    “这种福气,我宁愿一辈子都不要。”萧涵月不敢挣扎,怕更加的刺激了他,耳垂旁是他的气息,她双手捂着耳朵,不让他的气息靠近她的肌肤。

    “……”

    “我以非清白之身,南宫宸傲,我以非清白之身……”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的,提醒着她。

    可这一次,萧涵月错了,男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被欲·望所主宰的,特别是面对诱·人可口的‘美味’时。

    “呵呵……”他身为北国帝君,一而再的被挑衅,他琉璃眼眸里是幽暗不定的火光,一手撰着缰绳,一手握住了她不禁一握的细腰,轻轻的摩擦,眼里迸发着火光:“听说被玩过的女人,玩起来比处子之身的少女更有味道,寡人忽然很想尝试一下。”

    萧涵月转过脸,震惊的看着南宫宸傲,这个男人有很严重的洁癖,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试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