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南宫宸傲离开,气郁的坐在马车里,深思。

    他知道他强迫她不对,但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除了第一次两个人在桃花林见面是和睦的,自那以后,每一次见到萧涵月,南宫宸傲都能感觉到她对他的厌恶。

    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恨意,让他不明白,搞不清楚,却也只能任其恨意在他们中飘荡。

    冷夜站在马车外,眸光看向萧涵月那边,看到她蹲下,听到她痛哭,现在还看到了苏城将她抱在怀里安慰。

    其实冷夜都搞不清楚,皇上与萧大小姐第一次见面明明很好,为什么只是过了一天,一切就变了呢?

    “公子,萧大小姐她……哭的很伤心。”

    “唰……”南宫宸傲掀开马车帘。

    他从思绪中回过神来,这才听到了萧涵月悲伤的哭泣声,他的拳头放在膝盖上,紧紧的撰着,惑人的凤眸猩红的盯着那相拥在一起的人。

    耳边是萧涵月一次又一次重复的话语:“南宫宸傲,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此生你我之间永远不会有半点关系。”

    “南宫宸傲,你是不是有臆想症啊,以为全天下的女人,见到你,都会往你的身上贴?”

    “出门左拐有你臆想的女子在勾·引你,你若没钱玩我替你付钱,你若担心泄露我替你守门,请出去,不送。”

    “有些人就喜欢战斗,因为越战才会越勇,越勇,人生才会越精彩。皇宫生活固然是好,但那些都不是我萧涵月所想要的。”

    她真的很恨他,恨他入骨。

    耳边是萧涵月痛哭的声音,眼前是那对相拥的男女,南宫宸傲他是北国的君,他有他的骄傲,他做不到强行的霸占着一个女子。

    深思熟虑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冷夜,告诉血煞门,银钱从一千万两黄金提到五千万两黄金,若他们能为萧涵月做到此,寡人立刻昭告天下,寡人与她之间,只是玩笑一场。”

    说出这样的话,南宫宸傲第一次领悟到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第一次尝到撕心裂肺的滋味,原来爱一个人会这么的痛。

    给自己一个放弃的机会,给她一片清净。

    冷夜一愣,他以为按照皇上对萧涵月的喜欢,定然不会罢休的。

    可现在……

    “去吧!”若血煞门愿意为了萧涵月做到此,也算是他与她没有缘分吧!

    强扭的瓜不甜,一切顺其自然吧!

    冷夜点头:“是。”

    放下马车帘的一刹那,南宫宸傲还是忍不住的抬头看向溪边,他们相拥在一起的情景,是那么的刺眼,刺痛了他的心。

    ……

    萧涵月哭了一会,有些尴尬的从苏城的怀里离开,她擦擦眼泪,直接坐在了草地上,双手环抱着膝盖。

    红红的眼睛望着溪水,抿着唇,说:“苏城,刚才……谢谢你。”

    苏城神色一怔,将一张干净的丝帕递到她面前,温和的说:“你说过以你我之间的关系,不该客气的。”

    扭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青衣男子,无极与元凯走的有些远,但眸光一直都是关注着这边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