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种红薯他不会吃,他认定萧涵月也不会吃。

    戴远连忙的说:“公子,我家娘子最喜欢吃城西王掌柜家的红薯,她说吃红薯能暖到人心,心暖了,心情自然就愉快了。”

    再一次的伸手,将红薯递到南宫宸傲面前。

    南宫宸傲轻皱着眉头,这东西,他真的不敢吃,也不敢让萧涵月吃。

    可是……,戴远说的‘红薯能暖到人心,心暖了,心情自然就愉快了。’

    鬼使神差的,他伸手接过了用油纸抱着的红薯,策马下了斜坡。

    戴远看着,笑笑:“驾——”

    ……

    桃花林里,萧涵月拿出丝帕,小心翼翼的将一片又一片红彤彤的桃花包在丝帕中,一边嘟囔着说:“虽然就一点点,但是足够泡一壶酒了。”

    元凯采花瓣的手一顿,侧睨了她一眼,说:“我以为你是要泡花澡。”

    萧涵月听听,认为颇有道理的点点头:“嗯,花澡也是要泡的,不过可以下次的。”

    说到底,桃花酒还是比较重要的。

    元凯的眼底流露出一种柔和的光。

    “萧涵月。”南宫宸傲策马过来,直接喊道。

    萧涵月抬起头,看到来人,秀眉不自觉的皱起,没有理会。

    她觉得她与此人,越来越无法好好相处了。

    南宫宸傲也不恼,下了马,走到她面前,看到她手中的桃花瓣,好奇的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你又在这里做什么?”不答反问道。

    对于她冷淡的表情,南宫宸傲早已习惯,习惯是一回事,但心里不舒服又是另外一件事,他佯装不在意她的冷漠,说:“我见时辰还早,就去村庄里,跟农夫买了几只鸡,打算晚上烤着吃。”

    说着,他妖魅的嘴角扬着,绝美无疆的面容,有着让人移不开的吸引力。

    怀里暖暖的,伸手从怀里拿出油纸包,递到她面前,望着她说:“你一整天都在睡觉,肚子定然饿了吧,给。”

    萧涵月看了一眼,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继续的摘着桃花瓣。

    元凯自南宫宸傲过来,浑身束起了警戒,好像一头随时发起猛攻的野兽,只等主人一声令下,他定然咬的来人面目全非。

    打开油纸,南宫宸傲耐心的又说:“走时大娘正在烤红薯,她见我买的多,就送了个给我,还是热的,你乘热吃。”

    “红薯?”听到这个名字,萧涵月才有了反应,凝视着他,带着一种不解的意思。

    “嗯,红薯,你看。”油纸中间,躺着个焦黄的红薯,这一看到,就闻到了红薯的香味。

    萧涵月眼前一亮,顿时被他手中的红薯吸引了眸光,停下了手中的活计。

    看到她眼里的光亮,南宫宸傲忽然觉得自己此举比任何时候国家大事做的决定都要对,都要正确,醇厚的声音,略带着宠溺,说:“看是吃不饱的。”

    南宫宸傲的耐心出乎她的意料,但他手中捧着的红薯更是让她惊诧。

    “没想到有天你会接下农妇给你的红薯。”这种没想到,是她前生今世都无法想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