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接下来的路程,因为有了花美人的出现,原本一路嬉笑的队伍,不在有人再嘻嘻哈哈的说笑,默不作声的赶路。

    只是……

    每个人都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每一次的当萧涵月看到花美人时,她的眸光总是带着让人看不明的深沉。

    南宫宸傲自以为萧涵月在吃醋,在在乎他,为了更好的刺激她,有时候他竟还主动的跟花美人互动。

    就比如现在……

    到江南需要三天的路程,一路条条大道,却再也没有城镇,没有了乡村。

    此刻阳光正烈,南宫宸傲下令休息,所有人才焉焉的下了马,找个舒坦的位置,休息。

    他看了一眼萧涵月,见她看向他这边,南宫宸傲立刻正了正身,出声唤道:“花美人,将寡人的水壶拿过来。”

    花美人刚下了马车,听到他的话,连忙的跑到他专属的马车边,拿出专属于他的白玉壶,双手奉上:“公子,你要的水壶。”

    瞥了一眼,很是满意,爽朗一笑:“哈哈,花美人,果然人美,又机灵,不错,不错。”

    虽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这样的说,但花美人依旧喜笑颜开:“奴家不敢,谢公子缪赞。”

    ……

    那边,萧涵月听到他的笑声,很是嫌弃的看向南宫宸傲。

    自客栈后花美人一直在南宫宸傲身边游荡,萧涵月也懒得让自己看到心烦的一幕,每一次都是淡淡一瞥,就移开了眸光。

    此刻眼光正烈,就算是淡淡的一瞥,萧涵月还是清楚的看到了南宫宸傲那略显病态的俊容,轻皱眉头。

    苏城拿着糕点走到她身边,见她轻皱着眉头,顺着她的为眸光看向另一边,眼底闪过一抹伤痛:月儿,你还是在乎他的,对吗?

    “月儿,这是今早剩下的梨花糕,你可要再吃些?”苏城手中端着油纸包,他说这样包着的食物比较保鲜。

    “谢谢。”萧涵月收回眸光,有些不在状态的拿下一块梨花糕,然后她讪讪的问元凯:“阿凯,我昏迷的那几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南宫宸傲生病了,或者其他……

    元凯拿着水壶的手一顿,第一反应看向南宫宸傲那边,又立刻的收回眸光,看向萧涵月。

    他的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让萧涵月不得不深深怀疑,眯了眯眼,上前一步,问:“快说,到底还发生过了什么事情?”

    “属下,属下不知。”金色面具掩盖了他此刻脸上的慌张,可是这越低越低的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嗯?”带着危险的声调,淡淡的响起。

    苏城有些不明所以,关心的问:“月儿,可是发生了什么?”

    “我处理家务事。”萧涵月说着,直接拎着元凯的衣领,飞去,脚尖踏在树梢,将他带离远远。

    身材魁梧的元凯就这么的被她如拎小鸡一样,拎出了众人的视线。

    苏城:“……”

    南宫宸傲自然也看到了这边的一幕,几个大步上前,声音严厉的询问:“他们去哪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