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南宫宸傲淡淡的瞥了一眼,很是有怨恨的看着萧涵月,一眨不眨。

    众人:“……”

    萧涵月感受到他怨恨的眸光,有些不情愿的走到他面前,冷着声问:“接下来,你可有什么打算,你除了这些侍卫以外,可还有其他人能够通知?”

    他们现在的这个情况,除了请求外援,别无他法。

    见她主动跟他说话,南宫宸傲的脸色才稍稍好一些,他说:“除了张方,暂时就没其他人可想了。”

    “张方还在济州城吧?”问完一句,萧涵月转身,朝另一片空地走去,一边说:“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我不允许你做任何危险的事情。”南宫宸傲挡住了她的去路,霸道的说。

    冷夜等人也立刻表态:“萧大小姐,有我等在,危险的事情,先交给我们去做。”

    如果他们完成不了,那一切就是天命了。

    “你们想太多了。”在自己的怀里拿出信号棒,对着天空,拽下尾部的细线:“碰——”

    一抹五颜六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绽放出漂亮的花朵。

    随着信号弹的发出,再到坠落,他们在空气中,嗅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味。

    “好香的草药味。”

    萧涵月感受到了炙热的眸光,眼神闪了闪,这是血煞门特质的信号弹,里面全都是草药所制作而成。

    “萧涵月,你与神医门,也就是现在的血煞门,到底是什么关系?”南宫宸傲再一次的出声,好奇的询问。

    “什么关系,都跟你没关系。”萧涵月走到马匹身边,将马背上的坐垫拿下来,蹙眉看着马背上的血迹,自喃:“马儿什么时候受的伤?”

    南宫宸傲闻言,过来一看,马背上有伤,有鲜红的血迹,而萧涵月手中拿的坐垫上也有一丝的血迹。

    似是想到了什么,萧涵月立刻又将坐垫安装在马背上,扬起马鞭,果断,狠绝:“驾——”

    所有人均是一愣,不明白她此举是所为何。

    唯有南宫宸傲,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暧昧而讽刺:“想要跟我骑一匹马直说便好,我不会嫌弃,更不会因为一匹马的存在而拒绝你。”

    萧涵月无语的扶额,想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南宫宸傲,你的智商是不是忘记带出来了?”

    “萧涵月,谁人给你的胆子,敢辱骂寡人?”

    面对他的怒火,萧涵月选择无视,她指着刚才奔驰离开的马匹方向,她耐着心解释道:“马匹不知何时受伤了,若是在我们出城时受伤,那么它极有可能已经感染上了瘟疫,所以这个险我们不能冒。”

    南宫宸傲挑唇,他只是说了一句话,她就啪啦啪啦的数落着他各种不适,冷笑:“看样子,我跟你在一起,最受委屈的是你。”

    萧涵月翻了翻白眼,想要反驳,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懒得理会,直接走开。

    “萧涵月,你给我站住。”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萧涵月……”

    众侍卫:“……”再一次的对他们的主子发出哀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