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知道,如果谁问我,这世间我欠谁的最多,那个人就是苏城。”萧涵月眼圈发红,忍不住的伤心落泪:“他因为我来到江南,又因为遭遇了此番劫难,无论他身染什么,我都会陪着他,不离不弃。”

    前生今世,她欠苏城的,只怕是还不清了。

    南宫宸傲从她的怀里大力的拽过苏城,然后让他躺在他的腿上,他说:“你现在替他看,你陪着他,我陪着你。”

    看到她落泪,很想将她抱在怀里,温柔的安抚着。

    萧涵月垂下眼眸,咬着唇:“你不必如此的。”

    “我说不动你,那你也别试图想要说服我。”此刻南宫宸傲像是坠入了深渊,不在试图爬上来,只想默默陪伴。

    萧涵月不再多说,开始为苏城诊脉,一次又一次,等她确认了不是瘟疫后,她抬起头,看着南宫宸傲笑了:“他,他真的只是感染上了风寒。”

    萧涵月喜极而泣,南宫宸傲伸手捏着她的下巴,脸上是疯狂的嫉妒:“萧涵月,他都没事了,你还哭什么。”

    擦掉眼角的泪,萧涵月张了张干燥苍白的嘴唇:“我高兴,南宫宸傲,我是真的高兴。”

    天知道,这世间,她最不希望出事的就是苏城了。

    “……”他阴险的挑唇,说出威胁的话:“若是再让我看到你因为他而哭,我就把你抢过来,强制的捆在我的身边,不管你是否愿意。”

    他这是打算成全了。

    其实他自己都说不准自己的心意,说放弃,已经放弃了好几次,可每一次他都不舍的又转过身来。

    是真的爱,是真的不舍。

    可她永远不会明白他的心意,如明白一丁点,一丁点那就太好了。

    ……

    萧涵月一脸的懵,完全没想到他会这样的说。

    “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去休息吧,明早应该就能离开这里了。”很多话想问,但他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撇开眼,不再看她。

    萧涵月并没有打算离开,她寻找着话题,然后她想到了之前他苍白的脸色,问:“之前看你脸色苍白,是在路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没有。”听到她的关心,他内心该是多么的开心,可此刻他有的只有酸,是因为他对苏城好,她才想起来关心他吧。

    萧涵月凝视着他,很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还是选择了默默无声。

    “你刚才说你是神医门的后人,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血煞门的左右护法会一直跟在你的身边。”望着他,妖治惑人的眼眸里带着一抹肯定。

    听到他的话,萧涵月脸上没有任何慌张,有的只是坦诚的等着他解开答案。

    “原来我一直想要见的血煞门门主,原神医门门主,就是你,萧涵月。”

    如此笃定的口吻,明知答案,还是让萧涵月身体一僵。

    冷夜等人隔得不远,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个个更是瞪大了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戴远心中腹派:怪不得之前,萧大小姐说赠送丹药,说的像是玩的一样,原来如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