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院首见到萧涵月,浑浊的眸子一凝,透过她,看向冷夜,问:“冷大人,这位又是何人?”

    “你不用问冷夜了,我直接就可以告诉你,我是神医门的门主,萧涵月。”重生后,一直隐瞒着自己的身份,不想被南宫宸傲识破,不想跟他有任何的瓜葛。

    可现在……

    真是可笑,她只能靠这个身份接近南宫宸傲。

    “神医门的门主?”

    “这怎么可能,神医门的门主来皇宫了,如此说来,皇上有救了。”

    “天佑我北国啊,天降神医门,乃是北国之幸啊。”

    “神医门的门主如此的年轻,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不理会众人的惊呆,萧涵月跨过门框,从腰间拿出巾帕带在了脸上,从容不迫的朝里走去。

    一步一个回忆。

    这里的一切,还是跟前世一模一样,一桌一凳都是一模一样。

    走过偌大的前殿,掀开重重黄色的幔纱,前世的记忆,如这掀开的重重幔纱波涛汹涌的朝她袭来。

    大婚那天,他就是在这里要了她,他们相濡以沫,身体是那样的贴合。

    他的温柔,他的柔情,他的一下又一下有力的碰撞,让她从一个女孩变成了女人。

    站在龙榻前,萧涵月掀开了最后一层幔纱,看到床榻上所躺着的男人,那一眼,便让她泪流满面。

    “南宫宸傲——”

    床榻上的人,真的还是那个傲娇的暴君吗?

    他骨瘦如柴,整个人像是从二十岁的年轻人,一下子变成了八十岁的老人。

    半个多月病魔侵体,他该是多么的痛苦。

    “萧大小姐,艾叶已经在外面熏染了,太医院的院首问,要不要再加些酸黄与皇极殿的周围。”幔纱外,是戴远的声音。

    萧涵月慢慢的从悲伤中醒悟过来,擦掉眼角的泪,她沙哑着声说:“按照院首所说的,将那些酸黄都洒在皇极殿周围,还有,让人将这殿中的窗户全部打开,在窗外钉上白色的窗帘,有风透进即可。”

    她不该在这里继续的悲伤,而是以最大的能力,先将南宫宸傲的瘟疫给稳住。

    戴远听了萧涵月的话,没有第二反应,点头:“是,属下立刻通知下去。”

    待戴远离开,萧涵月开始为南宫宸傲把脉,认真的,仔细的,郑重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若不是那一颗火灵果,南宫宸傲根本就熬不了这么久。

    “南宫宸傲,唯有你的坚持,医治你的人,才会有希望。”将他满是骨凛的手放进被褥里,她走到书案前……

    “月儿,为何寡人就是画不出你这灵动的神韵呢?”

    正在研磨的萧涵月抬头,对他嫣然一笑,柔情媚色。

    ……

    甩掉前世的记忆,萧涵月拿起一旁的毛笔,在宣纸上,写下接下来所需的药品。

    等她写完,面前已经摆放了一小堆的草药单方。

    “来人。”收起毛笔,揉了揉发酸的胳膊。

    她刚站起身,便见到有人进来。

    “萧大小姐有何吩咐?”

    听到这个声音,萧涵月浑身一怔,猛然的绕过书案,掀开幔纱,走到来人面前,确定了是那张面容后,她眸子一冷:“戴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