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不想跟他沾上任何关系,一点也不想。

    “求求你,月儿,求求你,就让我在抱一会可好?”这个拥抱好似过了千年之久,疼的让他心都裂开了。

    “可……”萧涵月浑身一怔,不是因为他的祈求,而是颈脖间那滚烫、滚烫的液体。

    他哭了……

    南宫宸傲……哭了。

    那个傲娇,又暴躁的暴君,抱着她哭了。

    不知道是因为此刻悲哀的气氛,还是因为他此刻落下的眼泪,萧涵月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任由他抱着。

    任由他在她的怀里,颤抖着肩膀。

    月儿,月儿,我的月儿。

    月儿……

    失去时有多害怕,现在他抱得就有多紧。

    怀里的人儿,眉头紧蹙,心里微微的担忧,她能感觉出,南宫宸傲此刻的悲哀不是因为瘟疫,而是因为其他。

    会是她吗?

    可她又想不到,他为何会这样。

    那究竟又是什么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涵月才感觉到肩膀上一松,南宫宸傲已经松开了她,后退了一步离开了她的身边,大刺刺的坐在了石凳上。

    他看上去很不好,单手扶额,萧涵月很想问他怎么了?可这样的话,她又问不出口。

    就这么的站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望着他,疑惑着,不解着。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此刻,南宫宸傲,希望时间是停止的。

    唯有这样,她才会一直的在他身边。

    天,大多数都是不随人愿的。

    皇宫的效率就是高,没一会儿,软轿来了,锦华宫也收拾好了。

    锦华宫。

    再走进这里,萧涵月的心情是低落的,是伤感的。

    还有复杂的。

    就连南宫宸傲走进这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无形的悲哀,让人莫名的有种悲哀由心而生。

    “冷夜,影七,你们扶着皇上过去躺下,戴远,你将我药箱里贴着祛疤爽的药瓶拿过来。”为了不让自己继续的想下去,萧涵月开始投入自己此刻的身份中,医者。

    南宫宸傲被冷夜等人扶着躺下,不论他走在那里,他的眸光始终都是贴在萧涵月的身上。

    冷夜与影七发现,皇上一场大病后醒来,对萧大小姐是越加的依赖了。

    -

    萧涵月坐在床榻上,看着躺在床榻上的男人,莫名的,鼻子一酸,她强制的压制着内心在不断膨~胀的酸楚,为他把脉。

    她所有的情绪,都被南宫宸傲看在眼里,另一在被褥下的手,紧紧的撰着。

    他大抵的能猜到,她为什么会难过。

    他多想抱着她,哄着她,给她倾世的承诺。

    可他又清楚的知道,他没有资格。

    他曾伤她那般的深,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又怎敢奢求她的原谅。

    -

    萧涵月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的酸楚,为他诊脉,抬起头时,看到他毫不掩饰的心疼眸光,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滚下。

    她连忙撇开头颅,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深呼吸,不敢再直视他的眼睛,她说:“皇上大病初愈,还需要静养,接下来皇上只要每日服下院首为你调制的药膳,便可痊愈。”

    ps:因为四章更新不是一起更新的,有童鞋以为辰辰每天只更新了一章,其实每天辰辰都有更新四章,或者四章以上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