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暖风望着眼前急切的男人,她也知道,每一次他唤她出来,所为何。

    她是她的暗卫,也是他解决需要的工具。

    需要杀人时,暖风会杀人。

    需要灭火时,她也会尽心尽力的为他灭火。

    宽床红帐,轻轻摇曳,春色旖旎。

    -

    太医院。

    萧涵月这一睡,就睡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时,正好是傍晚。

    起身,洗漱了一番,打开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院子里,正与院首交谈的男人。

    她连忙跨出去,微微行礼:“臣女参见皇上。”

    “月儿醒了。”听到她的声音,南宫宸傲高兴的转过身,看着她姣好的脸容,因为睡的好,脸色粉红粉红的,霎时好看。

    被他盯着有些不自在,萧涵月轻轻点头:“皇上的身体还在康复中,这个时候,实在不宜外出行动。”

    眸光看向一旁的软轿,尽管有这个,她还是觉得不妥。

    院首见萧涵月说的如此直接,心中不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

    怎料南宫宸傲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还是一脸的享受,宠溺无垠的嗓音溢出:“月儿说的甚是,只是寡人有些担心月儿是否是太过疲累了。”

    知道她在他昏睡不醒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南宫宸傲心里激动,也感动。

    可又担心,担心她的身体会吃不消。

    故而这一天一夜对他来说,是煎熬。

    他很想来看看她,却又不想她反感,一直的隐忍着思念,直至到现在才出现。

    对于他的关心,萧涵月的态度淡淡,声音也冷:“皇上多虑了,臣女身为医者,自身如何,自然是懂得调节的。”

    “……”南宫宸傲抿着唇,望着她的眼深不见底。

    见她不愿他继续的留在这里,心里一阵失落,自醒来后,他一直强调的告诉自己,不要强迫她,不要强迫她。

    深谈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既然如此,寡人便先回锦华宫了。”

    “恭送皇上。”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萧涵月弯腰行礼,恭送。

    太医院院首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弯腰行礼:“恭送皇上。”

    南宫宸傲:“……”

    她就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他离开。

    她就是那么不愿意跟他多待一会。

    失落的转身,来时,脚下步伐轻快,可现在……

    脚下重如千斤,他多想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月儿,我想你,不想离你太远,更不想离你太久。

    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兮。

    月儿,你可明白我的思念之苦。

    我想你,很想,很想你。

    明明隔得这么近,可却觉得彼此相隔了千山万水。

    -

    萧涵月看着他的背影,眸子深沉,放在两侧的手紧紧的撰着。

    院首很难得遇到这样跟萧涵月单独的机会,他微微作揖,道:“萧大小姐。”

    “院首,你这礼,我可是万万受不起的。”萧涵月微微抬手,轻扶了他一下。

    院首摇头,谦虚道:“萧大小姐,如此年轻,便有了这番医术,这礼理当受下的。”

    自萧涵月医治好南宫宸傲后,她已经是太医院的神。

    每个人对她的敬仰,如滔滔江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