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因为他的忽然闯入,让萧涵月受了轻微的内伤,还有手腕处的青於,一想到这些,冰雪望着屏风后的床榻,恶狠狠的瞪过去。

    明知道南宫宸傲不会感觉到,但萧涵月还是不希望她如此做,淡淡道:“快去吧!”

    冰雪心不甘情不愿的这才点头:“是。”

    萧涵月这才看向狼藉的房间,深叹,出声问:“皇上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透过房间里烛火的光,南宫宸傲看着印在屏风上的影子,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实话:“晚上有些睡不着,便到处走走。”

    随便走走?萧涵月是一个字都不信。

    锦华宫距离这太医院不是一点路,所以那里来的随便走走,而且还一走就走到了这里。

    他不说,她也不问,只是用着无比冷漠的声音,再一次的重复道:“皇上身为北国帝王,你的龙体千万人关注,臣女还是希望下次皇上要去那里,还请带上你的随从,夜晚出门,也该多穿一些。”

    说到这里,萧涵月恍惚了一下,她刚才好像看到南宫宸傲是穿着明黄色亵~衣亵裤出现的?

    想到此,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他这么着急的出门,而且是直奔……

    没敢多想,强迫自己掐断了这个想法。

    鬼使神差的,南宫宸傲出口问道:“月儿也会关心我的身体吗?”

    “……”气氛一下子凝固,两个人之间流着一种复杂的气愤。

    单手捂着心口,南宫宸傲心口揪痛揪痛,满眸的失落,他岔开话题:“我身染瘟疫,我以为月儿不会救我的,毕竟……”

    你那么恨我。

    可月儿你救了我,是不是表示,你的心里,其实还是有我的存在呢?

    很想开口询问,但又怕听到了不想听到的答案。

    -

    萧涵月身子一怔,看不到他的脸,却能听到他声音里的悲哀,轻皱眉头,她说:“臣女身为北国的子民,皇上有需要,臣女又怎么可能置身不理。”

    南宫宸傲“……”他们之间只剩下君臣了吗?

    半响,他才徐徐的说:“月儿说的,我记下了。”

    “……”

    “月儿。”南宫宸傲忽然出声温柔的喊着她的名字。

    他的声音温柔的出~水,宠溺之情毫不掩饰,萧涵月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月儿……”他很想说对不起,可这三个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你救了我的命,此后,整个北国只要是你想要的、可以给你的,都任你索要。”

    说不出那三个字,便尽量的让她开心,只希望此生能为她做些什么。

    只愿此生她能够幸福。

    萧涵月闻言,唰的转身,看向床榻的方向。

    两个人的眸光,透过屏风,好似真的能够看到彼此,萧涵月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忽然的对她这么的‘大方’。

    好半天,萧涵月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冷笑一声,讽刺道:“君无戏言,皇上就不怕,臣女会因为这话,要了这锦绣江山吗?”

    ps:打赏加更,谢谢亲爱的(虞罂)多次打赏~谢谢亲爱的(yan 15604011)(逝水流年轻染尘)(①生有你我心永恒)打赏,谢谢你们的支持,辰辰会更加努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