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可是没有。

    南宫宸傲并没有躺在床榻上,而是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发呆。

    当萧涵月的眸光触及到梳妆台上的一切时,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那桌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或许是因为萧涵月忽然的惊诧,发出了声响,让沉浸于回忆中的南宫宸傲回过神来。

    铜镜里的他,眼底是熊熊怒火,怒吼:“你们一个个的把寡人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吗?滚出去。”

    听着他的怒吼,萧涵月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自嘲的冷笑。这里是皇宫,多得是相似的东西,没什么好奇怪的。

    “看样子,皇上的精神还是挺不错的。”凉凉的声音,自他的身后传来。

    南宫宸傲听到这个声音,身子一怔,他不敢置信的回过头来。

    当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他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个发自内心深处的声音溢出:“月儿……”

    他日思夜想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难道他又做梦了吗?

    萧涵月看到他满脸胡茬,再看着他憔悴的模样,轻皱眉头。

    眼前这个男人,邋遢的让她都不敢认。

    偏偏……

    “月儿……”宽厚结实的胸膛,她被有力的双臂禁锢在怀。

    “南宫宸傲,你做什么,你放开我。”萧涵月挣扎的推开了他,然后连忙后退了几步:“南宫宸傲,你要发疯,别在我面前发疯。”

    他被推倒在地,身上的疼痛,让他恍然大悟。

    到现在,南宫宸傲才发现,眼前的萧涵月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存在的。

    思及此,他冷着一张寒冰的脸:“没有寡人的召见,谁允许你入宫的。”

    傲娇暴君,又开始傲娇了,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欢喜。

    听着他的质问,萧涵月冷哼一声:“你以为谁想要得到你的召见,我来,不过是看你死了没有?”

    “你就那么巴不得我死。”猩红着眼睛,怒视着她。

    萧涵月反问一句:“不是你自己想死的吗?”

    “……”她对他的每一分冷漠,那都是拿匕首在他的心口扎着口子:“是,我想死,那又关你什么事情。”

    “你以为我想管你吗?如果你不是北国……”

    又听到了类似的话,南宫宸傲的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够了,寡人是北国的君,不是你的夫,不需要你那些虚情假意的关心。”

    “呵呵,我还懒得管你。”萧涵月嗤笑一声,转身离开。

    “咚——”

    她刚转身,身后就有重物倒下的声音,她忍着脾性,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南宫宸傲,是你让我走的,你又在装什么?”

    “……”

    “南宫宸傲,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幼稚。”萧涵月转身大步的离开。

    她告诉自己,不要去管他,不要去管他。

    可是走着走着,走到门口,手放在了门上,只要她打开,就可以走出去了。

    可是……

    “该死。”

    萧涵月转过身,将趴在地上的南宫宸傲翻过来。

    他的鼻子流血了,脸色比她刚才看到的还要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