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本来打算近期内不跟她说话的,但南宫宸傲发现,在她面前,他的话什么都不如。

    站起身,因为失血过多,他的身子晃了一下。

    萧涵月下意识的伸手就想要去扶他,但见他站稳,她又收住了手。

    南宫宸傲自然也看到了她伸手的动作,不过随着她的手垂落下来,他的心也跟着跌落。

    “来人。”无视于她的存在,他扬声。

    这一次进来的是戴远:“皇上。”

    “宣萧丞相入宫。”

    他的话音刚落,萧涵月立刻的凑上前,质问:“你让我爹进宫做什么?”

    然,南宫宸傲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戴远说:“告诉萧丞相,寡人的手受伤了,需要他入宫一趟。”

    戴远:“……”他深深的感觉到了皇上的套路。

    而且还是非常狗血的套路。

    “我爹年纪大了,你能不能不要没事就让他入宫。”萧涵月气不过的说。

    南宫宸傲见戴远还愣在原地,怒吼一声:“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

    “等一下。”萧涵月看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气呼呼的:“你让我爹来做什么,我做便是。”

    南宫宸傲的身子明显的松了一下,他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

    “戴远,你出去吧!”南宫宸傲转身,站在床榻边,张开没有受伤的手:“寡人乏了。”

    萧涵月看着他这动作,杵在原地未动。

    “来……”

    “我知道了。”萧涵月阻止了他再一次的出声,站在他的面前,解开他的腰带。

    说不紧张是假的,她很克制着自己,但解腰带的手还是有些颤抖。

    南宫宸傲低头,就能闻到她发丝上的清香,她的颈脖处,是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看到这些痕迹,南宫宸傲的身子一紧,昨晚那种酥麻的感觉又遍布了全身。

    看着她紧张的小手,南宫宸傲妖冶的勾着唇。

    她越是紧张,越是解不开。

    她解不开,南宫宸傲脸上的笑越加的魅惑。

    脱去他的外袍时,萧涵月的脸已经红到了脖子。

    扶着他上了床榻,为他掖好被角,南宫宸傲望着眼睛像躲猫猫一样的萧涵月,淡淡道:“寡人睡觉时,喜欢有人看着。”

    言下意思,你别走了。

    萧涵月硬着头皮,咬着唇:“我知道了。”

    -

    听到她这样的答案,南宫宸傲这才安稳的闭上了眼睛。

    看着他,想到他之前的恶劣,萧涵月紧蹙着眉头。

    她很想问问婚事的事情。

    很想问问苏城的事情。

    可是……

    萧涵月端来了一张椅子,就这么的靠在椅子上,面对着睡着的南宫宸傲。

    然后她又觉得光坐着不行,又将桌上的梨花糕拿过来,小口小口的吃着。

    吃了梨花糕,口自然渴了,她又跑去倒水喝。

    床榻上,南宫宸傲被她一会一个动作,搞的根本就睡不着。

    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她吃的饱饱,心满意足的模样,他嘴角溢着笑。

    他发现,萧涵月再怎么改变,她的性子还是跟前世一样,没什么多大的改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