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饱喝足易犯困,所以……

    等她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身下有什么膈应着自己,睁开眼睛……

    像是触碰了什么似得,猛地起身:“我怎么会……”

    她记得之前她明明是坐在椅子上的,可醒来,人趴在床榻上,而且位置还是南宫宸傲的床尾。

    所以说,她抱着南宫宸傲的脚,睡着了。

    “一惊一乍的,还能不能好好的睡觉了?”南宫宸傲坐起身子,看着她惊愕的表情,问:“怎么了?”

    “没,没什么。”她死都不要告诉他,她是抱着他的脚睡着了。

    南宫宸傲淡淡瞟了她一眼,道:“伺候寡人更衣。”

    “哦。”

    在萧涵月看不到的侧面,琉璃眼眸里是狡猾的精光。

    萧涵月吃饱喝足后,是他用一只手抱着她,还故意的将她放在了床尾。

    为的就是让她自己误以为是自己爬上去的。

    “寡人要去御书房批阅奏折,你跟过来吧!”

    萧涵月指着他的头发,想要出声,可是他走的太快,根本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然后门口的众人,就这么的看着皇上,顶着一头青丝披散,走出了皇极殿。

    “萧大小姐,皇上这……”守在门口的大监,看到皇上这幅模样,顿时都惊呆了。

    萧涵月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他走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说。”

    “这可不行啊,萧大小姐,怎么说皇上都是北国的君,如此模样,实在是太有伤大雅。”大监从一旁宫人的手中接过金冠,双手递到萧涵月的手中。

    看着面前有些熟悉的东西,萧涵月开口:“这是……”

    “有劳萧大小姐了。”

    最后,萧涵月只好手拿着南宫宸傲的尽管,来到了御书房。

    她一进来,就被诱人的梨花糕给吸引住了。

    不过接触到坐在龙书案后的南宫宸傲眸光时,她一本正经的走过来,说:“这是大监让我帮皇上带上的。”

    “嗯。”很享受她为他束发的时光。

    岁月静好,愿一切停留在此刻。

    -

    “过来给寡人研磨。”

    萧涵月走过去,给他研磨。

    她本以为研磨研好了,就没事了,怎料……

    “寡人的手伤了,你过来给寡人写字。”说的很轻描淡写。

    萧涵月指着桌上的奏折,拧眉:“这些都是奏折。”

    “是又如何。”冷淡的回应了一句,拿起毛笔,塞在了她的手里:“今天的奏折有些多,你快些。”

    萧涵月很想说一句,你就不怕我泄露奏折里的消息吗?

    脑海里,忽然想起上次,她貌似也讲过这样的话,顿时就收起了心思。

    安安稳稳的坐在龙书案后,拿着毛笔,沾着墨水。

    南宫宸傲说:“准。”

    她就在奏折上写下准字。

    桌上一堆的奏折,遇到只写一个字的,萧涵月觉得还行。

    可是到后面,批阅的难,字也是越来越多。

    萧涵月写的手腰酸背痛,握着笔的手,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

    可南宫宸傲的嘴里还是不断的说着。

    她也只好认命的写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