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涵月在他的怀里,暮然的瞪大了眼,眼里是难以置信:“……”

    “月儿,你是这世间最懂寡人的人了,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别再挑衅我的耐性。”

    她傻傻的在他的怀里,呆呆的看着他。

    暮的想起了前世,他也曾心狠的对待过她。

    这一刻,萧涵月是绝对相信他说的话的。

    看她真的被他吓到了,南宫宸傲握着她的手,讨好着说:“月儿,我的伤口又裂开了,你帮我重新包扎一下,可好?”

    面对像是没事发生的南宫宸傲,萧涵月淡淡的抽回了自己手。

    她无法做到刚才跟他大吵了一架,现在又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想休息了。”这个时候,她很不想面对他。

    南宫宸傲这是她在逃避时才做出的动作,拧眉:“好,我们一起去休息。”

    “不,我不要跟你睡一起。”原本对苏城就愧疚,如果再跟他睡在一起,她的心会越加愧疚的。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还是妥协道:“寡人可以睡软榻,你睡床榻。”

    但他们必须同在一个寝殿里。

    萧涵月咬着唇,没有吱声。

    “如果今晚你还想睡觉,就跟寡人进来。”搂着她芊细的手腕,朝皇极殿走去。

    萧涵月的手被他握着发疼,像是要被折断了一般,她没有喊疼,也不会喊疼。

    “先给我包扎了伤口,你再去休息。”一边说着,他自己拿出了一旁的药箱,在拽着她,两个人朝软榻走去。

    将手中的药箱塞在她的手里,见她杵在原地,无动于衷,他压抑着心里的怒火:“不包扎也行,晚上你与寡人一同睡床榻。”

    “我包扎。”蹲下,他首先泌出了血,白色的纱布已经变成了红色。

    一圈一圈的拿掉纱布,又为他上药。

    萧涵月发现,他的伤口裂开的比之前还要厉害了。

    可她告诉,不用心疼,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

    这一夜,是纠结的,也是苦恼的。

    南宫宸傲很想叫冷夜他们再用一次佛前,毕竟与美人在一个宫殿里,不能抱着睡,实在太憋屈了。

    但一想到萧涵月知道后的愤怒,南宫宸傲又什么都不敢做了。

    这一夜,是难熬的。

    好几次南宫宸傲起身,只要他一靠近床榻,床榻上的人儿,就会动了动身子。

    那意思很明显,她是醒着的。

    这一夜,总算过去了。

    南宫宸傲一夜未眠,又加上手上的伤,脸色非常的难看。

    而床榻上的萧涵月……

    她也是一夜未眠,从未想过,今生,她还能再睡到这皇极殿的龙榻上来。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萧涵月睁着眼睛,就是没有起身的打算。

    而南宫宸傲坐在软榻上,看着她已经多时。

    最后忍不住,他还是舔着脸皮走过来,道:“月儿,起来用早膳了。”

    “我不想吃。”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吃得下。

    “你不想吃,可寡人要吃,你别忘了,你答应过寡人,要照顾寡人的。”

    本以为他这样说,萧涵月一定会妥协,然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