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后示意她继续敲门,桂嬷嬷又抬手:“叩叩叩。”

    “……”

    “叩叩叩。”

    知女莫若母,桂嬷嬷又敲了几次,房间里忽然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那是摔破东西的声音。

    完了,南宫清怒吼着道:“你们一个一个胆子是不是长肥了,本宫看你们是找死。”

    众人听着南宫清的怒吼,一个个的吓得直哆嗦。

    门外站着的可是当今的太后娘娘。

    长公主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啊。

    “开门。”为了避免她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太后出声。

    房间里,南宫清听到这声音,错愕的看向门口,张了张嘴,道:“母,母后驾到?”

    对于她的反应,太后很不满意,怒斥道:“还不开门,等着哀家亲自让人把门撞开吗?”

    南宫清想到自己才经历过的一切,再听到太后的声音,她这会多么想张开双手,依偎在太后的怀里。

    然……

    她低头看了看自身的衣着,再看了看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

    太后在外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直接开口命令道:“给哀家把门砸了。”

    “母后,母后,你等一下。”南宫清慌张的起身,因为蹲在地上时间太久,退下一软,整个人趴在了地上:“痛死我了。”

    就在她还没来得及爬起来时,寝宫的门从外面被撞开……

    南宫清趴在地上,看着那即将要踏进来的脚,惊的长大了眼。

    “哀家倒是要看看,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自己的女儿,太后实在是太了解了。

    南宫清在太后走进来前,顾不得身上的疼,迅速的爬起,就朝屏风后跑去,喊着:“母后,儿臣正在换衣服。”

    她迅速的打开衣柜,在里面找出一件干净的衣裙,然后又找出一条丝帕准备带在脖子上。

    可想想,现在是夏天,带丝巾什么的,太奇怪了。

    连忙的,将手中的丝巾扔在一旁,又将自己的头发放下来,用手梳理了一下,乌黑的发丝洒落在胸前。

    “这是怎么一回事?遭抢劫了吗?”房间里狼藉一片,不是遭遇了抢劫,又是遇到了什么?

    太后一跺脚,整个人公主府的人都瑟瑟发抖,跪下。

    “你们还不快把这里收拾一下。”南宫清从屏风后走出来,她挽着太后的手臂,就朝外走去:“母后,寝宫里太乱,儿臣陪你在院子里走走。”

    她主要是担心,在寝宫里,万一被太后看到她身上的痕迹。

    到时她就不好交代了。

    南宫清的举动很是奇怪,但太后又看不出到底是那里奇怪。

    就这么任由她挽着胳膊,走出了寝宫,来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母后,你今晚怎么想着过来了呢?”别看她平时在人前斯斯文文,没外人在场时,她活脱脱的一匹脱缰野马。

    完全没有一个公主的样子。

    太后侧睨了她一眼,试探性的问道:“怎的,你这意思,哀家今晚不该过来?”

    “母后,儿臣可没有这样说。”她笑着让她坐在一旁的石凳子上,松开,站在一旁:“儿臣只是觉得,母后忽然的到来,让儿臣太意外,太惊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