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月儿,刚才是你故意跟我争吵,是你想要赶我走,该哭的是我吧?”他在极力的讨好着她。

    他气呼呼的走出去,就察觉到了萧涵月故意跟他争吵。

    所以他折返回来,看到她蹲在地上哭泣,他的心都跟着碎了。

    萧涵月哽咽着问:“我跟你吵,你就跟我吵吗?”

    “可……”南宫宸傲想要解释,可是看她这样,只怕是越解释,越说不清。

    都说怀孕的女人,情绪亦是脆弱的。

    点头:“是,是我不好,你跟我吵,我应该听着,月儿,是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跟你吵了。”

    “你刚才还踹破了花瓶吓我。”娇嗔的指着一旁破碎的花瓶,萧涵月哽咽着指责着。

    指腹摩挲着她的眼角,亲吻着她的眉心:“是我不好,我不该发脾气吓你。”

    “你还冤枉我。”冤枉她对元凯有着不一样的情愫。

    对于这一点,南宫宸傲不得不为自己解释一遍:“月儿,你是我深爱的女人,看到你维护着别的男人,我的心会痛,我会难过。”

    “元凯跟在我身边多年,他对我忠心耿耿,若我对他有意,你以为还有你什么事。”

    南宫宸傲听着这一抽一抽哽咽的辩论,哭笑不得:“是,是,你说的都对。”

    萧涵月越说越起劲,又说:“要说轮样貌,元凯比你美,要说武功,元凯跟你不相上下,要说人品,元凯比你……唔……”

    南宫宸傲气急,这张小嘴太惹他生气了。

    喋喋不休的指责着他,还要拿他跟别的男人相比。

    大手轻轻的揽着她的细腰,薄唇在她的红唇上,辗转反侧,两个人相濡以沫。

    伸出舌尖,勾着她的舌,带着她,在她的口中翩翩起舞,

    舌尖下,是她又一个敏感点。

    当南宫宸傲的舌尖触碰到她的敏感点时,他明显的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怔。

    这段时间,不光他憋得难受。

    他知道,她也憋的不舒服。

    “月儿……”薄唇顺着她的颈脖,一点点的往下。

    大手不知何时解开了她的腰带,覆盖在她高耸的山峰上,轻轻的揉捏着。

    突来的酥麻感,让萧涵月舒坦的溢出声来:“嗯……”

    打横将她抱在怀里,一步一步的朝龙榻走去。

    就算这么短的距离,南宫宸傲的唇都没有停歇,亲吻着她的脸颊,亲吻着她的眉,亲吻着她的鼻尖,亲吻着……

    温柔的将她放在床榻上,耳边是他厚重的喘息声,还有他深情的告白:“月儿,我爱你。”

    知道得不到回应,南宫宸傲趴在她的身上,唇已经移到了她紧致的锁骨。

    那带有魔力的手,在缓缓的往下。

    就在他的手伸进她的裤子里时,萧涵月立刻醒了过来,按着他的手,摇头:“不可以。”

    “月儿,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南宫宸傲的这句话起了作用,那是她身体给于了最诚实的反应。

    之后的一切,萧涵月只感觉自己飞上了高空,脑子一片空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