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秋风气爽,这样的天气,可真的让人格外的舒坦。

    戴远靠在假山上,远远的看着皇上跟皇后娘娘,一边跟身边的人调侃:“你们说,自从皇上认识皇后娘娘后,是不是完全的变了一个人。”

    “何止是变了一个人,简直是完完全全的改变了。”一直跟在戴远身边的另一个护卫接下话。

    “英明神武的皇上,一下子就变成了护妻狂魔。”戴远对于皇上的改变,是有着深刻的意识的。

    护卫又说:“虽然皇上时常也去德贤宫,但对皇后娘娘的宠爱,他可是丝毫没有减少的。”

    一说到这个,戴远扬起了声:“那是自然,你也不想想,皇后娘娘,是如何被皇上一步一步的骗入其中的。”

    “你这样说,也不怕皇上割了你的舌头。”护卫指着他,伴着鬼脸。

    “正因为皇上不会听到,所以我才敢说啊。”

    “我可是听说,皇后娘娘的孩子不是皇上的。”

    此话一出,戴远立刻的转过身来,一拳就砸在了护卫的身上,冷声警告道:“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是不可以说的,记住了吗?”

    “是。”护卫颇为委屈,凭什么他什么话都能说,他就不能说呢。

    见他露出委屈的样子,戴远还是没忍住的解释道:“其实皇后娘自己一直都不知道,那晚跟她在一起的人是皇上。”

    “……”护卫惊悚的捂住了嘴。

    太过惊悚了。

    而假山后,安妃捂着环儿的嘴,环儿捂着她的嘴,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戴远的这句话里,表露着太多的信息。

    两个人也不送什么燕窝了,转身便离开,匆匆忙忙的回了德贤宫。

    -

    德贤宫。

    主仆两人慌张的紧了寝宫,关上门。

    安妃吓得一直拍着胸口,刚才的话,实在是太惊悚了。

    环儿站在一旁,吓归吓,但是她的心中注意比较多,故而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公主,奴婢觉得这是好事。”

    安妃不明白她的意思,拿过她手中端着的燕窝,径自喝下:“你说说,这事那里好了?”

    若是皇上的事情,被南宫宸傲知晓了,还不知道她会有怎样的下场。

    “正如刚才戴远所说的那样,皇后娘娘定然还不知晓她腹中的孩子,还有那一次是谁,若是我们将这个消息,告诉皇后娘娘,届时后宫还不是公主说了算?”

    安妃直摆头,放下手中的燕窝,说:“你我皆都不知道那一次是那一次,怎么告知?”

    环儿拉着安妃的手,两个人在圆桌前坐下,贼嘻嘻的说:“公主,你是不知道,但是皇后娘娘她一定知道啊。”

    安妃抬起头,看向身边的丫头,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环儿想了一下,组合了一下词语,神秘中又带着一种蛊惑:“有些事情,越是朦胧,越是难以分辨真假。”

    越是迷迷糊糊,越是可以让当事人想到最关键的存在。

    环儿的话,让安妃迷茫了,她的确很羡慕,甚至与嫉妒南宫宸傲对萧涵月的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