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刚经历过巅峰的萧涵月,脸色绯红,轻微的喘着粗气:“那你就死好了,没人阻拦你。”

    后背的上还没有完全的好,他偏要如此急不可耐。

    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鼻尖,然后又换成轻咬了一下,松开:“月儿好狠的心。”

    “对你这不算狠,让你不能为非作歹,那才是真的狠。”咬牙切齿,那样西就好比下一刻,就让他不能做男人一样。

    南宫宸傲被她的样子吓到,一个哆嗦,从她身体里滑落出来,他哭笑不得:“月儿,被你吓坏了。”

    “……”

    “月儿,女人的身体天生就少一块肉,所以女人需要男人,来添堵缺少的地方。”他在她的身上摩擦着,暧昧的亲吻着,舔着。

    萧涵月很是嫌弃的推开他,说:“你的口水,搞的我满身都是了,我还要不要睡了?”

    “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我是死人啊,你做你的。”她是死人没感觉,她是活人,她怎么能没感觉呢。

    看着她翻白眼的样子,南宫宸傲心里欢喜的紧,低头亲吻着她的眼角:“月儿,此刻你身无一物,你的每一个动作,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

    “……”她又做了什么吗?

    气郁的双手推着他结实的胸膛,萧涵月羞愤的指责道:“你总是会找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也真是够了。”

    “所以月儿更加该理解我,每一次吃的有多么艰难。”

    看着他哭丧着一张脸的表情,萧涵月直接点了他的穴道。

    “月儿,你……”南宫宸傲悬空在她之上的身体,忽然僵硬的不能动弹。

    伸手,将他推倒在一旁,萧涵月还体贴的为他盖上了被褥,然后凑近,笑眯眯的说:“我担心你吃的太多,会让身体不适,故而,你今晚就这样休息吧!”

    “月儿,我的手脚明早还能是我的吗?”这样手臂是撑着的,膝盖是半跪着的,他这样的姿势睡到明天早上,还能好吗?

    萧涵月下了床榻,光滑的后背,圆挺的臀部,让南宫宸傲一看,那血气一下子就冲到了某个地方。

    然后萧涵月刚披上一件外纱,就听到南宫宸傲咋咋呼呼的声音:“月儿,你快放开我,我忍不住了。”

    刚才疲软的某处,现在坚硬如铁。

    萧涵月没有多加理会,去了后面浴池沐浴后,再走回来,身上还是一件外纱。

    不过不是刚才那一件,这若隐若现的,让躺在床榻上的男人更加的难受了。

    他喘着粗气,霸道的说:“萧涵月,你这是要造反吗?还不快放开我。”

    见萧涵月只是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了药箱。

    南宫宸傲软了声音:“月儿,你快救救他吧,他要烧起来了。”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他身体某处的物件。

    萧涵月从药箱里拿出一包银针。

    南宫宸傲望着她,气的扑哧扑哧的喘着气,傲娇的说:“萧涵月,接下来你信不信,我只顾自己,不让你爽?”

    “看来皇上的尽力旺盛的很呢。”萧涵月从银针里取出一根最长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