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嘴角露出妖冶的笑:“你最好是从了我,否则我一会一时情急,伤了你,可别怪我。”

    “你脑子没进水吧!”要不然怎么忽然玩起了土匪的角色。

    南宫宸傲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嘿嘿笑的凑近,然后非常色情的舔了一下她的脸颊。

    “你快放开我。”萧涵月挣扎了一下,他的一双手,有力的钳制着她,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今晚你是我的。”说着他还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下,那里已经在雀雀跃试了,他安抚着说:“别急,会让你吃饱的。”

    萧涵月顿时有种哭笑不得感觉,刚才是她在戏弄着他。

    现在反过来了,他在戏弄着她。

    而且他戏弄的话,完全是有可能假戏真做的。

    这么想着,若是被他得逞,今晚肯定是没的睡了。

    故而……

    “傲,你过来,我有话想要告诉你。”那娇媚的样子,南宫宸傲的鼻子再一次非常不争气的又开始流血。

    “啊——”这一次换成萧涵月大叫了。

    因为她看着南宫宸傲的鼻血落下来,一个侧脸,鼻血还是滴在了她的脸颊上。

    寝宫外,众人听着皇后的大叫声,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果然,皇上的雄风,还是丝毫未减啊。”

    元凯冷冷的瞥了一眼戴远,后者识相的闭上了嘴。

    -

    寝宫内。

    南宫宸傲胡乱的拿过东西,擦拭着自己的鼻血。

    萧涵月也乘机坐直了身子,在他的后脑勺点了两下。他的鼻血就止住了。

    然后她很怪异的看了一眼南宫宸傲手中拿着的东西,轻咳了一声,说:“你昨天好像也没走多少路,应该没什么味道。”

    然后南宫宸傲顺着她的眸光,往自己的手上一看。

    那长长的,玄黄色的,可不就是他自己的裹袜吗?

    看到手中的物件,南宫宸傲愤怒的爆着粗口:“老子今晚是撞邪了。”

    然后萧涵月又非常不厚道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经过这么一折腾,反正这床榻是不能睡了,到处都是鲜红色的血迹。

    还有萧涵月的脸上,南宫宸傲的胸口,那都是他鼻血遗留的痕迹。

    不过最后,南宫宸傲还是在浴池里,美美的吃上了一顿。

    那可谓是吃饱喝足,精神爽啊。

    外面,宫人们,已经将床榻收拾干净了。

    南宫宸傲抱着晕晕欲睡的萧涵月,上了床榻。

    两具身体,身无一物,就这么紧贴在一起。

    就算身体里还在渴望着,可这一刻,南宫宸傲有种,他们两个人融为一体的正真感觉。

    -

    暴风雨来临前,总是会让周围寂静无声。

    就连鸟叫声,都消失了。

    而叫了整个夏天的蝉,在秋天的到来时,已经消声。

    树上的叶子,渐渐的变成了黄色,随着秋风的吹过,缓缓的落下。

    落叶归根,这是叶子最终的归宿。

    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过岁月的沉淀后,变得越加的清明,或越加的浓郁。

    滴滴答答,雨静静的落下,滴落在发黄的叶子上,或落在枯萎的落叶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