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萧涵月又走到他面前,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然后南宫宸傲非常淡定的转过身,朝床榻走去。

    萧涵月跟在他的身后,一步一行的。

    然后南宫宸傲忽然转变了方向,朝外殿走去。

    萧涵月:“……”

    看着他的背影,萧涵月气呼呼的喊道:“南宫宸傲,你……”

    忽然痛苦的喊道:“唉哟,我的肚子。”

    “怎么了?”那人影,简直是快速神移的出现在她的身边,打横,将她抱起,朝床榻走去。

    萧涵月在他的怀里,小手揪着他的衣领,盈盈水眸里闪过狡黠的笑:“可能是他们太调皮了。”

    言下意思知道他在生气,他们也在她肚子里造反了。

    南宫宸傲轻柔的将人放下,直起身子,转身离开。

    “南宫宸傲,我今晚我自己动。”萧涵月厚着脸皮,说出他平日里最想要做的事情。

    然……

    琉璃眼眸里是促狭的笑,转身,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

    在她的身边坐下,然后非常傲娇的说:“先看你表现。”

    “丫的,南宫宸傲,给你颜色,你竟然开起染坊啊。”半跪在床榻上,张口,就在他的脸上咬去。

    人的牙齿,咬到肉的时候,特别的带劲,非要死死的用劲咬一下,才会更加的舒坦。

    南宫宸傲:“……”

    忍着她发泄的咬,直到她牙齿都痛了,松开。

    “有牙印了,接下来你又可以歇几天不早朝了。”陪着她。

    南宫宸傲冷着脸,气呼呼道:“月儿倒是越发的厉害了,只准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了。”

    “那也是跟你学的。”扬着小脸蛋,凑近,那就是赤裸裸的诱惑。

    南宫宸傲的某处已经有了反应,但还是隐忍着,咬牙:“你是仗着我不敢动你是吗?”

    “是啊。”就是这么嚣张,这么狂。

    “我都记下了,萧涵月,日后可别怪我。”怀孕期间,每受下的气,南宫宸傲一笔一笔的都记下了。

    要的就是等她生产后,那是吃的她没反驳的余地。

    萧涵月只当他是说说,笑笑,伸着舌头,吐着:“略略略~”

    “先要点利息。”张口,非常准确的咬住了她的舌头。

    用力的吸吮着。

    “啊,我的……舌头……”舌头在他的嘴里,而她只能模糊的说这话。

    南宫宸傲不管不顾,吸吮后,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开始肆意的悦夺。

    相濡以沫,他要跟她纠缠生生世世。

    -

    德贤宫。

    安妃被送回来,便直接被打掉了孩子。

    是两个人架着她,大监用棍子,在她的腹部,狠狠的捶打,狠狠的。

    直至孩子落下,方能停止。

    两个太监松开了安妃。

    安妃整个人像是陨落的花朵,跌落在地。

    她匍匐的地方,那鲜红的血迹,那血水,都是她那未成形的孩子。

    “打了好,打了好啊。”不是南宫宸傲的孩子,她留着也没有用。

    伸手抓着血水,像是抓着什么,咬牙切齿,她愤怒的说:“萧涵月,皇上之所以这么对我,都是因为你,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