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他没有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满满的自责,在确定萧涵月安然无恙后,全部的溢出了心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

    当芙碟等人收拾好床榻,南宫宸傲将萧涵月放上去,没一会儿,她体内就有东西流了出来。

    七个月的孩子,已经成型。

    看着那被布抱着的公主,南宫宸傲心如刀绞。

    伸手接过,他的心脏抽痛抽痛:“是父皇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

    “皇上。”芙碟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安慰。

    南宫宸傲将公主塞到她的怀里,吩咐道:“按照公主仪式,葬入皇陵。”

    “是。”芙碟将其举起,大喊一声:“恭送公主。”

    寝宫内,所有的侍女跟着一起跪下,大喊:“恭送公主。”

    皇极殿外,众人虽没明白过来,但也一个个的跟着跪下。

    -

    皇极殿内,南宫宸傲坐在床沿边,抓着萧涵月的手,红着眼眶,喊着:“月儿,月儿,月儿……”

    有晶莹的液体从他的眼角落下,滴在了萧涵月的眼角。

    也不知是心灵感应,亦或者是其他。

    萧涵月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当看到正在哭泣的南宫宸傲时,她哑着声喊:“傲。”

    “月儿,你醒了。”南宫宸傲擦去眼角的泪水,握着她的手,不断的亲吻着。

    “很高兴,还能看到你。”当她感觉身体内的东西在不断流失时,萧涵月已经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幸好,她还能见到他。

    “月儿,都是我不好,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南宫宸傲自责不已,恨不得杀了自己。

    门外的凌然子等人听到皇极殿内的声音,朝里走来。

    “月儿。”人未到,声音先到。

    萧涵月听到这个声音,转眸看向大门的方向。

    凌然子一身白色的长衫,步伐沉稳的朝她走来。

    “师父?”

    他说:“皇上,月儿刚刚醒来,不宜伤心,还请你自制。”

    南宫宸傲点头,起身让开:“前辈教训的是,还请前辈再为月儿把把脉。”

    在他的心里,萧涵月就是他的一切。

    能对萧涵月好的人,他都会敬如上宾。

    “师父。”

    萧涵月要起身,却被凌然子大掌按下,他清魅的嗓音,温和如阳:“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

    她摇摇头:“徒儿丢师父的脸了。”

    “别这样说,你一直都是为师的骄傲。”拿起她的手,为其诊脉,然后放下,温和的说道:“暂时已经无大碍了,只是你体内的情蛊,我只能压制,并不能祛除。”

    “师父,你说我体内的是情蛊?”萧涵月诧异:“我只记得你给我的医书上有蛊虫一说,却不曾想,还有情蛊。”

    “本来为师也是不知道这些的,是这几年游离在外,让为师多多少的了解了一些蛊虫。”凌然子淡淡的道。

    “那……”萧涵月的手,一直都是放在腹部的,有个问题她很想问,却又不敢问。

    凌然子见她欲言又止,抬起眼眸望了过来,水色潋滟,眼底闪过愧疚:“为师来时,已经去了一个,月儿,你要想开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