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去了一个?”小手**着自己的腹部,喃喃的问:“师父的意思,这里去了一个?”

    凌然子秀挺的眉毛轻轻一蹙,道:“嗯。”

    “……”紧抿着唇,萧涵月的眼角有泪溢出。

    一旁的南宫宸傲见她这般,心如刀绞,蹲在她的床头,轻声的安抚:“月儿,不要哭。”

    “……”撩起眼皮,看向安抚她的男人。

    “当时他扮着你的样子,说出那样狠心的话时,我便知道,那不是你,只是……”明知道不是,只是她还是伤心了。

    南宫宸傲到现在才听到她叙说当时的情景,心中是又痛恨,又难过:“是我不好,若不是我说出那样让你生气的话,你就不会一个人出去。”

    不一个人出去,兴许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萧涵月伸手擦去他眼角的湿润:“你别自责,你越是自责,我越是难过。”

    “月儿……”

    凌然子站起身,离开床榻,然后对他们说:“月儿现如今已经无大碍了,只是接下来不宜下榻,直至生产那天。”

    “师父,你不是说我已经无大碍了吗?”为何还不能下榻呢?

    “因为你产道已开,故,少走动些为好。”凌然子直言。

    萧涵月自己就身为医者,自然明白凌然子的意思,点头:“谢谢师父,师父,你是要走了吗?”

    凌然子淡然一笑,回应道:“还是为师的月儿了解,皇宫束缚太多,为师便先行离开了。”

    “那……”萧涵月想要起身,可想到刚才凌然子的话,又躺下,她问:“师父,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为师此次不会离开,会一直在白桦寺。”说着他又补充道:“你身上的情蛊需要解开,正好为师这段时间就在白桦寺研究此事。”

    “有劳师父了。”萧涵月躺在床榻上,微微颔首。

    凌然子离开,南宫宸傲本来是想要派马车护送的。

    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了。

    萧涵月与凌然子虽然接触甚少,但对他的为人,多少了解一些,便让南宫宸傲莫在纠结。

    南宫宸傲握着她的手,亲吻着她的手背:“月儿,你可恨我?”

    “为何要恨你?”说道这个,萧涵月很自然的想到了被退下阶梯时的情景,心口一痛。

    轻轻的倾下身子,将她抱在怀里,南宫宸傲发誓般的承诺:“月儿,我一定会揪出真凶的。”

    “你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什么?”直起身子,凝视着她。

    “当时他跟我说,你害死了安妃的孩子,故而他也要害死我们的孩子。”说这话时,萧涵月感觉到南宫宸傲握着她的手在颤抖。

    紧蹙眉头,他冷厉道:“我不会在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了。”

    “我知道。”萧涵月在心里也暗暗的发誓,她也不会再给那些人任何反击的机会了。

    萧涵月依偎在他的怀里,小手**着腹部,这里少了一个她的孩子。

    她悲凄的哭出了声。

    南宫宸傲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安抚着:“月儿,凌然子前辈说了,你这次元气大伤,你不能伤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