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满足后的南宫宸傲为她擦拭着手,亲吻着她的嘴角,沙哑的声音,带着刚过的情欲:“月儿,辛苦了。”

    萧涵月笑的狡黠:“如果你真的觉得辛苦,接下来我可以直接为你扎针。”

    南宫宸傲听闻她的话,身体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他咽了咽口水,急忙道:“月儿,我觉得还是不要了。”

    光想想那个场景,南宫宸傲某处就一阵紧锁。

    扎针让他硬起来,然后扎针让他释放。

    萧涵月看着他正在想象那个场景,抿着唇,一直偷笑。

    南宫宸傲搂着她,很认真,很认真的说:“月儿,接下来你身子不方便时,我便不需要,跟你在一起,我要的是你这个人,这颗心,并不是身体上一时的欢愉。”

    一本正经,说的那么的义正言辞。

    不就是想着她别哪天,真的为他扎针。

    如果真的扎针,南宫宸傲觉得,他会一辈子都生活在那一片阴影里的。

    萧涵月强忍着笑,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那好,接下来直至生产五个月,你便做个无欲无求的和尚吧!”

    “啊?”南宫宸傲膛目结舌,他浓眉紧蹙:“真的需要这么久吗?”

    “自然是真的。”现在七个多月,也就是说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产了。

    生产后,要调养四十多天。

    如此算算,虽然五个月有些多,但也是差不多的。

    南宫宸傲整个人耷拉着脸,低头看着自己的某处,苦着声说:“那接下来,他岂不是很可怜?”

    “那没办法啊,什么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反望着他:“很多男人在女人怀孕的时候,都选择了去找别的女人,满足身体上的需求,所以……”

    “我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南宫宸傲很笃定的说。

    “谁知道呢。”萧涵月躺下,望着屋顶。

    南宫宸傲一个翻身上来,悬空在她的身体之上,然后说:“我若是实在忍不住,我便自己动手。”

    “?”

    “你说过,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噗……哈哈哈。”一想到南宫宸傲自己握着自己的某处,动来动去,萧涵月就觉得十分的好笑。

    他可是一国之君,竟然为了身体的需求,只能自己解决,只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月儿,你这个小妖精。”

    “那你喜欢吗?”

    “喜欢。”

    “嗯。”

    两个人嬉闹着,笑着,玩着,忽然,都不说话了。

    非常有默契的不再多说,紧紧的抱在一起。

    因为他们知道,接下来也许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能像现在这样了。

    不铲除他们身边所有的威胁,他们也是寝食难安。

    相拥而眠。

    梦中是彼此。

    岁月静好,愿时间停留在此刻。

    -

    当天晚上,萧涵月就被抬去了锦华宫。

    这一消息一出,整个皇宫哗然。

    而第二天,前朝的那些文武大臣得知此消息,那简直是比发生兵乱更为震惊。

    然,让他们更为震惊的是,当天早朝,南宫宸傲宣布,册封柏子雅为贵妃,屈就萧涵月之下,也算是万万人之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