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后又得到消息,谭璇的尸身出现在冷宫。

    死相很是惨烈,柏子雅下手也真是够果断狠绝的。

    听到皇上提起这个,冷夜拳头紧撰,应声:“是。”

    冷夜身为南宫宸傲护卫统领,现在他手下的人被杀,他心里自然是不好过的。

    “果然不亏为从皇家走出来的人,手法狠绝的让男人都望尘莫及。”说到这个,南宫宸傲忽的想起另一件事,提醒道:“皇后娘娘那边加派人手,以防德贤宫那边的所有人。”

    “是。”

    摆摆手,冷夜退出去,南宫宸傲负手而立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烈阳,深深的叹息。

    他已经有两天没有去看萧涵月了,心中对她甚是想念。

    但是一想到德贤宫。

    一想到身上的香囊,这个念头,他只能打消。

    -

    锦华宫。

    萧涵月趴在浴池边,芊细的手臂,香嫩的香肩,光滑的颈脖,坦露在外。

    她伸手,时不时的撩起水中的花瓣,小脸因为热气,粉红。

    坐下,伸手**着自己的腹部。

    因为她的产道已开,所以不能多加走动。

    但又因为这段时间一直的躺在床榻上,产道也是有了渐渐恢复的状态。

    现在下榻走少许的路,倒也是可以的。

    温热的热水将她包围,可她依旧想念南宫宸傲给他的温暖。

    “门主,你泡了许久了。”元凯的声音,自外殿传入内殿的。

    萧涵月知道非常时期,元凯谨慎是对的,应声:“我知道了。”

    美人出浴,修长的腿,一步一步的跨出了浴池,拿过屏风上的衣服,一一穿好,披上,系上腰带。

    赤脚走向床榻,上了榻,这才拿过放置在一旁的巾帕,擦拭着湿漉漉的发梢。

    “你进来吧!”萧涵月知道,元凯不进来看一眼,心里会一直都担心。

    再者没有她的声音,他也是不敢进来的。

    元凯进来,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布袋,他看了一眼床榻上正在擦拭头发的女人,将布袋放在她的面前,接过她手中的活计。

    “这是什么?”萧涵月很自然的将巾帕给他,自己拿起布袋,询问。

    元凯温柔的擦拭着她的头发,很自然的说:“是苏公子让我交给你的。”

    “这两天你都没有出门,他怎么给你的?”萧涵月侧睨了他一眼,带着微讶。

    “今天白天,苏公子来锦华宫了,但是考虑到门主最近的处境,故而没让他进来。”德贤宫现在是想尽了办法抓萧涵月的把柄。

    若是他让苏城进来,那还不知道德贤宫又传成什么样子。

    对于元凯的行为,萧涵月也表示赞同的,低头打开布袋。

    倒在手心,是一颗用油纸包着的糖葫芦。

    元凯看到这个诧异了一下。

    萧涵月笑笑,将其放入鼻前嗅了嗅,最后放入嘴中。

    “门主,苏公子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没看明白呢?

    咀嚼着嘴中酸酸甜甜的糖葫芦,萧涵月想到了很久之前,她跟苏城在一起。

    逛街的时候,她看到糖葫芦发表的一大串演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