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么一想,原本还能控制的身子,浑身一颤酥,她全身僵硬:“你,你就是故意的。”

    明知道她不能撩拨,还来撩拨。

    南宫宸傲见她这样,雪白的酮体,泛着红,立刻就知道自己不对了。

    另一个手紧忙的拿起一旁的冰水,擦拭在她的身上。

    这一刻,萧涵月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好舒服啊!”冰水擦在身上,那舒坦让她浑身都松了。

    南宫宸傲笑骂:“你还折磨我。”

    “我哪有?”萧涵月才不要承认。

    “寡人想上你想疯了,你还说这样的话来勾引我。”这话真的是一点也不假,像他这样遇到萧涵月后无肉不欢的男人,这会看着不能吃,真是要命的折磨。

    萧涵月抿着唇,尽量的让自己的感官,去跟着他手中的冰块走:“等我毒解了,我伺候你啊。”

    “萧涵月。”心里乐开了话,但这些话,他绝对不要现在听到,他怕自己会忍不住。

    偏偏,他们两个人就是火。

    一个想要撩起火。

    一个想要灭掉火。

    萧涵月因为身体里的需要,所以她想要撩起火,来纾解身体的需要。

    然,南宫宸傲是理智的存在,他知道萧涵月是非常时期,不能有肢体亲密接触,故,他想灭掉火。

    -

    最后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反正一个晚上,南宫宸傲的嗓子都嘶哑了,整个人精神也是特别的不好。

    反看萧涵月,她倒是一脸心满意足,呼呼大睡着。

    昨晚,每一次在萧涵月难受煎熬时,南宫宸傲总是会给她出意外,分散她的注意力。

    最大的意外,便是南宫宸傲忍着忍着,最后没忍住,真的是应了那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虽然身体被发泄了一波,然整个过程,他依旧是坚挺到天明的。

    低头,亲吻着她的眉心,很是无奈的出声:“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折腾了他整整一夜,她现在倒是舒坦了。

    抱着萧涵月去浴池洗了一下,又为她穿衣,整理好一切,他才宣了院首进来。

    院首一番诊脉后,眉头微皱:“皇后娘娘经过此事,身体大虚,这日后怕是要落下病根了。”

    “可能调理?”南宫宸傲问。

    院首斟酌了一下,才说:“倒也不是不能调理,只是需要时间。”

    “只要能调理,一切都好。”虽然心里还是会担心,但至少还有希望不是吗?

    摆摆手,让众人退守了出去。

    南宫宸傲有些疲累,准备抱着她休息一会,然一想到她身体里的情蛊,他整个人又十分的不好了。

    “月儿,我爱你。”

    亲吻着她诱人的唇瓣,南宫宸傲转身离开。

    -

    昨晚发生这样的大的事情,他一个晚上没离开,已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走出去,外面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南宫宸傲打了一个哈气,问:“元凯被关在了什么地方?”

    “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所以冷夜直接将人关在了房间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