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要她的孩子,成为北国的天,万万人之上,掌握着生杀大权着。

    一个翻身,她让男人躺下,她骑在男人的身上,就好比她已经是那个后宫之主了。

    男人很满意她忽然的翻身,享受着此刻的鱼水之欢。

    两个人身体连在一起,而心各怀鬼胎。

    寝宫里,吟唱的声音一直在持续着。

    德贤宫的内院,黑暗中,一袭玄色锦服的男人,身后站着一干护卫。

    而德贤宫外,已经是重重禁卫军把守,此次,那是连个苍蝇都飞不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为首男人的一声令下,他们便会血洗了这德贤宫。

    仰头再一次的看向天空,南宫宸傲的嘴角勾勒着冷漠的笑:“留下柏子雅的命,其余杀无赦。”

    “是。”震耳的声音,在德贤宫的上空响起。

    内殿里,两个还在欢愉的人,听到这一声,吓得一个哆嗦。

    男人吓得直接软了,从她身体里滑出来。

    柏子雅见他这样,十分嫌弃的白了白眼,但眼前的这个人是皇上,她又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了,便说:“皇上,只是幻觉而已。”

    说着,就趴下身子,想要用特殊的方法,让男人再硬起来。

    然……

    就在她含上男人的某处时,寝宫的门被重重的踹开。

    紧接着,便是一拥而入的护卫军。

    众人看到床榻上的一幕时,都有种说不出的滑稽。

    还是冷夜,几个大步走过去,直接在床榻上男人的脸上抹了一把。

    顿时……

    “……”柏子雅后知后觉的抓过被褥,盖在自己的身上,再抬头,就见到了冷夜的这个动作。

    然后……

    “啊——”柏子雅大叫,声音震耳。

    站在床榻边的冷夜,听着她的声音,直接扯过一旁的另一床被褥,盖在了她的头上,然后还非常神速的点住了她的穴道。

    这下子,世界清静了。

    床榻上被撕去面具的男人,见到冷夜的这一系列举动,吓得是瑟瑟发抖。

    之前因为有过谭璇一事,所以这一次南宫宸傲是让冷夜在外面找的一个小倌。

    “看来你伺候的挺好的。”冷夜冷冷的说。

    男人吓得直哆嗦:“我都是按照大人的吩咐。”

    “可是我没有让你动了不该有的念头。”一剑刺进男人的心口,冷夜冷笑:“就凭你,还敢有非分之想,当你有这些念头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只有这个命了。”

    冷夜之前也是不知道的,是后来听说看守男人的护卫说,这个男人总是对他们指手画脚的,那意思,大有一种,把自己当成了正真的皇上。

    故而今天,他才会如此狠绝的要了这个男人的命。

    男人睁着眼睛,看着胸口不断流出的血迹,然后呵呵的笑出了声:“呵呵……”

    他想死着的时候,笑着,是不是下一世,他就会活的好一些。

    人有时候不是贪得无厌,而是因为现实的本身,让他们不得不妄想一些本不该属于他们的东西。

    -

    内殿里一切都解决了以后,冷夜这才命人请皇上进来。

    在南宫宸傲进来之前,冷夜已经将盖在柏子雅头上的被褥拿下,将她的整个人包住,免得污了皇上的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