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禀女帝,元大人一直都在休息。”总管恭谨的回应。

    夜简汐停下脚步,诧异了一下,随后想到什么,脸上露出小女人的娇羞:“食不餍足,终于知道累了。”

    乘着她忙的时候,他在寝宫里睡觉。

    “你们都退下吧!”夜简汐推开了寝宫的门,步伐缓慢,放轻,朝里走去。

    掀开床榻上的幔纱,她欣喜的喊道:“元凯……”

    脸上的笑渐渐的收起。

    床榻上空空如也,那里有什么人。

    她正欲转身,眸光扫到枕头上的一封书信,蹙眉,拿起,打开——

    “——我曾说过,若有一天你需要充实后宫时,便是我离开之时,后会无期——元凯。”

    就是简单的一句话,再无其他。

    夜简汐看着这封信,气的将其握在掌心,咬牙切齿:“该死的元凯,你睡了老子,就想逃,可惜你被我已经盖上了印记,无论你逃到哪里,都是我的男人。”

    夜简汐的掌心,死死的撰着这封书信,似是要将其融入骨血之中。

    -

    对于元凯的离开,夜简汐并没有派人去找。

    因为她非常自信,是她的,逃是逃不掉的。

    七王爷府。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夜倾城看着她问。

    夜简汐坐在摇椅上,淡淡的撩了一下眼眉,纯净的眼底失落一闪而过:“要不然你认为该怎样做?”

    “至少要告诉他你的打算吧!”而不是就这样,让他带着误会离开。

    不以为然的站起身,走到梅花树下,摘下一朵梅花,放在掌心,她说:“梅花傲骨,皑皑白雪,唯有它在寒冬中盛开,可若是将它们强行的放在夏天,让它们盛开,只怕届时梅花也就没这么美了。”

    梅花的美在于它在寒冬腊月盛开,傲骨铮铮。

    很多人喜欢梅花,喜欢的是它的傲骨。

    这一刻,夜倾城仿佛明白了她的话,也不在多加相劝,拍着她的肩膀,说:“既然这是你自己的决定,那么所有的一切,你就该受着。”

    “我知道。”将梅花在掌心捏乱,咬牙切齿:“等到下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会把我所受的,在他身上千倍万倍的讨伐回来。”

    “本王绝对支持你。”

    (——女尊国的故事,大抵就写到这里了,至于元凯的故事,还有一小部分,接下来是苏城跟公主。)

    -

    六个月后。

    北国。

    凤舞殇,经过这小半年的经营,生意是越加的红火了。

    一身蓝衣的男人,站在凤舞殇的顶楼,看着下方大堂里,形形色色的女人。

    握着扶杆的手紧了紧。

    每一次看到女人走进这凤舞殇寻欢时,元凯总是会想到那个让他心痛的女人。

    “左护法,血煞门那边来消息了,说皇后娘娘要的药材,已经寻到。”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取。”元凯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转身,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月紫夕站在原地,看着元凯的背影,喃喃:“情这一字,真是害人不浅。”

    “掌柜的,你在这伤感什么呢?”有客人走过来,正好听到他的话,笑着打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