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灵月儿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她说:“贝叔,人生就像是一把豪赌,赌赢了,赌输了,皆都是命,何况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好,我相信大小姐的。”最终贝叔在她关注的眸光下,无奈的点点头,转身去收拾小豹子了。

    一边收拾的时候,贝叔一边就在想,这个人的武功,到底是有多么的变态,竟然连豹子都能猎杀到。

    在贝叔收拾小豹子,再到烧烤小豹子时,男人对灵月儿招招手。

    在贝叔看不见的地方,灵月儿朝男人走去,她问:“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你是否也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名字呢?”

    “我的名字啊。”说到这个,男人的脸上,露出了岁月的沧桑感。

    这一刻不知为何,灵月儿竟然感觉眼前的男人其实很老了,老的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年纪。

    果然如灵月儿所想,他好似是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想了半响,一直都没有想起,干脆翻过这一篇,对她说:“以后你就叫我师父吧,你想要学的,我都能教你。”

    “什么都可以?”灵月儿有些不太相信。

    正在烤肉的贝叔,更是讽刺的讥笑道:“真是大言不惭。”

    男人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好心情的问道:“难道贝叔刚才没有尝到我医术的厉害?”

    贝叔被膈了一下。

    男人见他这个样子,似乎心情很愉悦的又问:“没有看到我轻功的快速?”

    灵月儿掩着唇,浅笑。

    “还是你看懂了,我武功的造诣?”

    男人一番大肆的‘宣扬’以后,他非常爽朗的笑出声,声音很淡,没有参杂着其他的不好情愫:“既然什么都没看到,也没看懂,就不要在挡着我收徒弟了。”

    话题终于再一次的转到了自己的身上,灵月儿眨着灵动的眼眸,好奇的问:“你为什么会收我为徒弟啊?”

    “因为啊?”男人笑的有点神秘,也有点诡异:“收你为徒,你要天天给我做好吃的。”

    错愕的望着他,似是在确定他所说的真假:“你就是为了吃吗?”

    “是啊,民以食为天,吃,便是我生存下去的根本。”他喜欢吃,喜欢走遍天下的吃。

    不过在遇到灵月儿以后,他觉得,以后或许他可以一直留在神仙峰上不下山,也有的好吃的了。

    “唉哟,这味道实在是太香了。”男人朝嗅着鼻子,仿佛好久没吃过东西一般。

    灵月儿看着他的样子,好笑,还是觉得很好笑。

    “还没有烤好,请你不要动手动脚的。”贝叔忍着脾气,说。

    男人不以为然,看着滋啦滋啦的往下滴着油,咽着口水:“这东西太香了。”

    灵月儿看着男人坐在贝叔的身边,眸光炯炯的盯着火上烤着的豹子肉,舔着唇。

    忽的,灵月儿似是想到了什么,直言问道:“贝叔,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什么?”火堆旁,贝叔抬起头,看向她。

    周围除了她身边有火光的照亮以外,剩下都是黑漆漆的一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