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夜幕降临,本就没有困意的她,在听到外面的声响后,翻身起床。

    她没有点灯,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一出现,躲在暗处的恒一也紧跟着出现。

    “是不是我爹回来了?”她一直都在关注着大门口的动静,等着灵致远回来。

    忍耐着性子不去找,是想看看,他还知不知道,这里是他的家。

    恒一点头:“好像是。”

    “走吧,一起去看看。”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衣裙,头发散落在肩上,就这样,她出现在了灵致远的房间门口。

    房间里,贝叔正在服侍着灵致远,为他脱鞋,脱袜。

    房间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推开,贝叔以为是送热水的仆人进来了。

    依旧忙着手上的动作。

    “将热水放下即可。”贝叔将醉酒的男人扶上了床榻,替他盖好了被褥。

    灵月儿闻着房间里刺鼻的酒味,看着躺在床榻上,醉酒不醒的男人。

    脑子里回忆起儿时的一些画面:“爹爹最爱月儿了,月儿是爹爹最疼爱的宝贝。”

    “那爹爹爱娘吗?”小时候的灵月儿仰着头,天真的问着。

    灵致远看向身边优雅的女人,点头:“那是自然的。”

    “那我跟娘两个人都是爹爹最爱的女人了。”灵月儿跑向灵夫人,抱着她的腿,欣喜的说着。

    -

    “大小姐……”贝叔没想到,刚才进来的竟然是灵月儿。

    灵月儿看着他问:“他是不是每次赌输了,就开始醉酒。”

    “老爷心情不好。”贝叔低着头说。

    “呵呵……”心情不好吗?灵月儿走上前,站在床榻上,看着这个醉酒不醒的男人,痛苦的问出声:“他还是我爹吗?”

    那个江南儒雅书生,那个人人赞扬的善心老爷,为何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小姐。”贝叔看到灵月儿眼角落着泪,心里特别的难过。

    “恒一,扎针。”

    随着灵月儿的一句话,杵在门口的恒一快步过来。

    一直都在神仙峰的成长的恒一,多多少少懂得一些医理。

    比如如何扎针,让人快速的醒酒。

    -

    贝叔很想阻止,然恒一的速度很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银针已经扎在了灵致远的头上。

    贝叔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针,头皮一阵发麻。

    灵月儿在一旁看着,很是淡然。

    她转过身,坐在了一旁的圆桌前。

    恒一取出银针时,床榻上原本熟睡的男人睁开了眼睛,见到陌生的面孔时,灵致远大惊:“你是何人?”

    “老爷,你醒了。”贝叔几个快步过来,出现在灵致远的面前。

    灵致远看着贝叔,在看着手中拿着银针的恒一,怒气冲冲的质问:“贝叔,他是谁?”

    “他是……”贝叔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让开了身子:“老爷。”

    随着贝叔让开位置,灵致远看到了坐在圆桌前的女人。

    女人是侧脸对着他,让灵致远误以为灵夫人还在世,他慌张的下了床榻,嘴里喊着:“兰儿。”

    “……”灵月儿转过眼眸,定定的看向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