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城紧跟在她的身后,再一次的将她圈在怀里,道:“你还不能一个人游。”

    “为什么?”灵月儿伸手推开他,柔软的小手触碰到他解释的胸膛,她调皮的伸手在他的胸膛捏了一把:“真结实。”

    “月儿的真柔软。”苏城伸手,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她的胸口揉了一下。

    “你……”

    水中,两个人都穿着白色的亵衣亵裤,被水浸湿后,依旧隐约可见曼妙的身姿。

    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摩擦着,让这原本就温热的水,更加的热了。

    “别闹,我要把自己好好洗洗。”怎么说,她已经二十天没有洗了。

    不过幸好,她出嫁那天,可是狠狠的把自己洗了一遍。

    苏城在水里,转过她的身体,让她背对着他,伸手,将她的长发放在掌心,道:“我来帮你洗头。”

    “好。”反正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好好的洗洗。

    温泉池中,男人为女人洗漱着乌黑的长发。

    女人则是不断的用手搓着自己手臂,自己的身体。

    等苏城把灵月儿的头发洗干净后,他又一次的转过她的身体。

    “你做什么?”灵月儿伸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

    这个人干嘛忽然转过她的身体,开始解开她的衣带。

    “月儿这么久没有洗澡,自然要好好的洗洗。”说着他的手再一次的覆盖在她手挡住的位置。

    抬起头,看着他眼里的势在必得,灵月儿哭笑不得。

    “虽然很久没洗,但是我保证,我自己可以洗干净的。”她还不知道,连洗澡都不会了。

    “把你抱进来时,娘再三的嘱咐了,你因为身体的虚亏,不能在水里待的时间太久,要不然你会头晕。”苏城一本正经的说。

    当然这个一本正经的说辞,自然也是苏夫人跟他说的。

    灵月儿瞟着他,那眼神里的意思,看不出其他的情绪。

    “月儿,娘还跟我说了一件事。”凑近,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垂,痒痒的,麻麻的。

    莫名的,灵月儿的呼吸也变的轻了许多:“什么?”

    “娘说……”他就是故意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双手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粗重的呼吸传入她的耳中,他接着说:“你还没有出月子,让我一定要忍住。”

    “……”轰,灵月儿只觉得自己头顶有一团眼噌的冒气,脸红到了脖子。

    “月儿。”说出这话时,苏城的身体已经有了最真诚的反应了。

    他的坚硬抵在她的腿上。

    他的大掌在不知何时,伸进了她的亵衣里,在她光滑的后背上游走着。

    “你忘了娘说的话了?”灵月儿想要挣开他的怀抱,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忽然很是无力。

    而且她还真的有点头晕晕的感觉了。

    “月儿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他也不舍得伤害。

    灵月儿的头晕晕的,索性他也说了这样的话,她是信任他的。

    苏城看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抱着她,让她坐在阶梯边,开始为她擦拭着身子。

    一边调笑着说:“月儿,你的身材一点也没有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