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事后,苏城整个人趴在她的后背,形成了一个背扶的动作。

    长手臂将她紧紧的圈抱在怀里,她在他的怀里,显的是那样的娇小。

    耳边,是他粗重的喘息声,他喘息了许久,可见憋了多久,释放又是怎样的舒爽。

    “阿城……”对于这一点,其实灵月儿还是有些愧疚的。

    毕竟她没有给他洞房花烛夜,而后又是长达一个月的只能看不能吃的煎熬。

    半响,他侧某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才缓缓的说:“月儿,你知不知道,我隐忍的有多辛苦。”

    从新婚到今天,他真的是忍了许久许久。

    灵月儿舔着唇瓣,没有回答他的话。

    苏城板过她的身体,炙热的吻,落在她的红唇上。

    灵月儿身上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肚兜,任由他将她揉进身体里。

    红唇承受着他炙热的吻,直至两个人都气喘吁吁,苏城才放开了她。

    他最习惯的动作,将她抵在池边,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鼻尖抵着鼻尖,薄唇轻启,问:“月儿,我是不是很自私。”

    说好了,不碰她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有隐忍住。

    灵月儿听到这个话,忽然的想到在神仙峰时,恒一说过的一句话:“男人是感官动物,而女人是感性的。”

    男人跟女人之间的感情,需要有性,才能继续的维持下去。

    这不是谁要的多,谁过分,而是这是感情之间必须要有的存在一项。

    “月儿,我刚才忽然有些憋不住,所以才……”

    芊细的手放在了他的薄唇上,听着他不断的解释,灵月儿选择了打断他的话,她说:“我知道。”

    若是可以,她也想要跟他在一起,融为一体。

    这就是人性,她自然明白,也不可能怪他。

    -

    这一天的浴池,让苏城身心舒畅。

    灵月儿亦是如此,被苏城抱回房间时,她还在笑着说:“我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洗掉了一大桶的污垢。”

    “我也感觉是,毕竟你轻了许多呢。”苏城顺着她的话,煞有其事的说。

    “你敢说我之前胖?”灵月儿气嘟嘟的伸手,直接捏着他的脸颊。

    苏城一只腿跪在床榻上,任由她的手在他的脸上揉捏着,忽然,她就松了手:“怎么了?”

    “……”灵月儿没有说话,眼神有点虚晃,神游。

    “月儿,我刚才就是个开玩笑。”这么好的娘子,他可舍不得让她生气。

    灵月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刚才在她掐着苏城的脸颊时,她忽然觉得那个动作很熟悉。

    好像曾经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这样一想,让她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低落。

    “月儿?”苏城抓着她的肩膀摇晃了两下,不明白她忽然低落的情绪,从何而来。

    灵月儿回过神来,对上他关心的眼神,摇摇头:“我没事。”

    “你刚才在想什么?”刚才她的眼神,让苏城感觉到很不安。

    她没有隐瞒,苦笑着道:“就是感觉,捏着你脸的事情,好像曾经做过很多次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