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要太贪心 五更
    特别是一直在心底疑惑池雅的身份的人,一个个暗暗地开始在心底琢磨着。

    这个小姑娘面生得很,很明显不是京都名门大族之人,但却又能以30亿的天价夺下古册,还能随手扔出钻石黑金卡这种代表着身份的东西,会不会她本人就是墨爷的人?

    其实不但是其他人疑惑,就连池雅也疑惑,但她疑惑的地方却不是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男人为什么会帮她,她疑惑的是这个男人的身份。

    这男人周身的气场虽然陌生,但他身上的气息却不陌生,而且那双空澄神秘的银灰色眸子中,有着她所熟悉的宠溺和关心。

    十三娘见池雅怔怔地望着墨爷,并没有什么表示,只得咬了咬,硬着头皮迅速回了后面,准备火速去联系老板。

    这么大的数额,根本不是她能决定和调动的。

    而男人见池雅呆呆的瞪着自己,眸底快速闪过一丝笑意,才冷冷地扫向了围在周围的其他人:“你们围在这里起哄,是要闹事吗?”

    被他重点关注的几个人心里一颤,尴尬地扯出了一抹僵笑,立马开始打着哈哈打起了太极。

    “墨爷,咱们……咱们刚才正跟这位小姐开玩笑呢。”

    “对对对,今天晚上这么热闹,我们正想请这位小姐去喝杯茶,聊聊天。”

    “是吗?”男人挑了挑眉,不说信,也不说不信,只是银眸淡淡地看着他们。

    几人背上一凉,忙硬着头皮点头:“是是是。”

    君漠可没有这么容易放过他们,视线轻轻地从他们手上的盒子上扫过:“那你们手上这些是拿来干什么的?”

    “这些……这些……”

    几人犹豫着,当看到君漠的脸色越来越沉时,其中一人心中一狠,闭着眼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了样子:“这些是我们几个正准备送给这位小姐的见面礼。”

    其他几个明显是以他为首的人对视了一眼,忙附和点头:“对对,见面礼,见面礼,还望这位小姐不要嫌弃。”

    “嗯!”君漠满意了,拧起的眉头也松了,目光落到了池雅身上,眼神带着若有似无的狡黠:“礼轻情意重,小小年轻不要太贪心。”

    “……”池雅嘴角抽搐,暗暗翻了个小白眼。

    她哪里贪心了?一句话就把人家这么多人的宝贝给弄到了手,贪心的明明不是自己,是他才对。

    这男人,还是这么地不要脸!

    有了学校里的第一次‘变脸’,池雅经过仔细的感觉,终于确认了这个男人就是她家那个动不动就管这管那的管家公男人。

    虽然他这次的变化大了一点,但还是没能骗过五感超强的她。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这个男人怎么会就是异能界的那位神出鬼没的第一人——墨爷?

    他到底还有多少身份?

    又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

    在池雅无语之际,其他人却是在心中腹诽不已。

    礼轻……情意重?

    这还叫礼轻?这特么已经是狠狠地割了他们一块肉啊!

    他这话在他们本就受伤的心灵上,又来了一个万点爆击有没有?他们现在是有苦说不出,但表面上一个个的却还得装作一副大方慷慨的样子,不敢露出分毫。

    见到池雅那可爱的小白眼,君漠眸底滑过一丝隐秘的笑意,心里已然明白了她已认出了自己。

    当视线扫过那些还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人时,越发觉得这些人太不识相了:“怎么,你们也想请我去喝杯茶、聊聊天?”

    该消失的时候不消失,难道还在这里等着过年?

    “啊?那个……那个……今儿也不早了,我最近身体有些欠佳,不能太晚睡,我就先回去。”有人立马反应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一个大肚腹腹的男人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牵强地一笑:“哈哈,我也要先走一步了,回去晚了,我家那个母老虎可就要河东狮吼了。”

    “我也一样,我也一样。”有人找不到理由,忙低头哈腰地附和。

    有知道他情况的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你一样个屁,你家有母老虎吗?”老婆都死了好几年了,还母老虎呢?

    “去你丫的,老子没老婆就不能有个女人了?”男人不服气地回瞪。

    只一会,整个大厅里的人就走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了相关的几人。

    韩校长和田老一直默默地想着什么,好似有什么想不通。

    从头看到尾的白逸轩,此时也眉头紧紧地拧着,目光在‘墨爷’和池雅身上来回看了两遍,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

    池雅只是一个山村小孤女而已,跟君漠扯上关系就算了,怎么还跟异能界的第一人扯上了关系?

    这两人,天差地别,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关系已经好到让‘墨爷’亲自出马为她撑腰的地步了吗?

    “小雅……?”白逸轩实在是忍不住,眼神带着探究,想要说些什么。

    但池雅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礼貌地朝他颔首点头:“今天晚上谢谢你的出手帮忙。”虽然最后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但他的这份心意却是好的。

    白逸轩暗暗瞟了一眼‘墨爷’,见他一脸淡漠、好似浑不在意的样子,心中一动,深情款款地看向池雅:“只要是你,我都愿意。”

    ‘哼,虚伪!’

    君漠暗暗咬了咬牙,一双空澄淡漠的银灰色眸子扫了一眼白逸轩,什么也没有说,谁也没理就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他的这一举动看得剩下的几人一脸懵懂,只有池雅知道这男人定是又吃醋了,只是碍于身份不好当面做些什么。

    ‘难道是他们弄错了?’

    老校长和田老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就连刚才出口试探的白逸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墨爷’刚才不是帮了小雅吗?

    怎么这会看起来却不像是跟小雅有什么关系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只是无意间走到了这里,心情好,随手帮了一把而已?

    然而,不等他想太多,一个青衣男人大步走了过来,恭敬地朝池雅弯了弯腰:“小姐,墨爷请您过去一趟,关于刚才那本古册的事墨爷想要问问。”

    白逸轩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抿了抿唇:“小雅,需要我陪你去吗?”

    不等池雅回话,青衣男人木着一张脸,丝毫不怕得罪人地道:“对不起,墨爷只请了小姐一人。”

    “不用了,多谢。”池雅摇了摇头,非常干脆地拒绝。

    虽然他今晚算是帮了她,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此而改变,她也更不想给这男人任何接近自己的机会。

    这样对他、对自己都是最好的!

    “那……你小心。”

    白逸轩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得不放弃,他不想逼迫她,更不想因此而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弄得更僵。

    韩校长眉头皱得紧紧的,心里有些后悔把池雅给扯进来:“池丫头,没事吗?”

    田老也一脸担心,迟疑地望了一眼那个青衣男人,才道:“要不,咱们在这里等你?”

    跟着去是不可能的了,那位墨爷历来就说一不二、不容人反驳。

    把他们两个吓成这样,池雅无奈地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对不起’,才安慰地道:“放心,他只是问问古册的事而已,不会有事的。”

    有事的是那个家伙,竟然还隐瞒了她一件这么大的事。

    五分钟后,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池雅围绕着大懒懒地坐在沙发椅上的男人转了一圈,扬了扬眉:“墨爷?”

    君漠单手撑着下巴,同样埋她挑了挑眉,并未说话,但那微微扬起的唇角,那眼里的丝丝淡笑却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