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45章 缺三味药
    凌天宇告别赵祥德离开了办公室,去看了看自己嫂子还有苏伯伯,便开车去了段家别墅,去接段嫣然上班。

    一路上凌天宇没有说任何话,药方他已经想好了,还有半年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更早,那就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将她体内的毒全部解除。

    想采阴补阳,恐怕想多了,老子管你们五个家族要给谁祭祀,这跟老子没关系,但就是不能动段嫣然,段家的人也不能动,我凌天宇保下了,尤其是段嫣然,动她者——杀无赦!

    凌天宇双眼内散发着冷光,那种冷光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段嫣然有些受不了,虽然没有看,但总觉得很冷,娇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

    “我先离开一会儿。”十点的时候,凌天宇和段嫣然说了一下,离开了公司,开车赶往一家中药材店,药方他都已经写好了。

    “怎么了小言?”凌天宇刚离开公司没多久,东方言打来了电话。

    “宇哥,我爷爷明天生日,晚上订了一桌,你可得来。”东方言正在蛋糕店订蛋糕,趁着这会儿时间忙打电话通知自己宇哥。

    凌天宇闻言,一想起那天去拜访他们的父母,小风的父母,还有小言的父母,两家的老爷子,那叫一个热情啊,一杯酒一杯酒的灌着自己,还有他们父母,要不是自己不是普通人,能回来不能都是一说。

    恐怕这要是去了,也够呛。

    不过段嫣然也要过生日,并不是明天,也到是可以错开。

    “好,我明天晚上准时到。”凌天宇直接点了头,兄弟的爷爷过生日,自己要是不去,可就说不过去了,况且那老爷子的确不错。

    “好嘞,我就等着宇哥来了。”东方言兴奋的不轻,和自己宇哥又寒暄了几句,便离开了蛋糕店,明天晚上过来拿。

    自己爷爷可是专门叮嘱了自己,说一定要叫自己宇哥来,说那天没有喝够,生日的时候要喝够,必须喝倒他。

    东方言听到这话,差点儿笑喷,自己爷爷都八十五了,还像个小孩儿一样,没办法,只要老人家高兴就好。

    凌天宇挂了手机后,开着车来到一家名为百草宗的中药店,看上去有不短的历史。

    “照着这幅药方抓三十副药。”凌天宇将写好的药方给了一美女,这美女看上去二十出头,双眼皮,很好看,凌天宇也只是看一眼。

    美女,是个男人都会看一眼的。

    “要抓这副药?!”可那美女看到药方上的药后,心中有些震惊,这药方不是普通药方,一般人开不出来,就是现在医学界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也开不出来,这药方只有家族才有,难不成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家族之人?

    一想,海北也是家族聚集之地,有也不为过,可上面的药材他们店里不够,而且要的数量也多,还缺三味药。

    “对,有什么问题么?”凌天宇点了点头,药方都给你了,直接照抓就行了。

    “当然没有,只是……只是我们这儿缺上面的三味药,而且数量也不够。”那美女有些歉意道。

    凌天宇闻言,苦笑一声,是自己忘了,这上面的确有三味药很少有买的,就算有,也不可能存太多,估计海北其它中药店也好不到哪里去。

    “什么时候能够有?”凌天宇问道,必须尽快凑齐。

    那美女想了想,要进至少需要一天,还不知道人家那儿有这三样药没有。

    “这样,我给你打电话问问先,这三味药确实很少有人买。”那美女也算热心,拿起来手机拨通了经常进药的那个厂家。

    一番询问,还真有,急需的话,马上就可以送,

    “你要的急不急?”那美女问道。

    “急,最好中午之前能够让我带走。”凌天宇回道,电话内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的,还真有。

    那美女让他们最快送过来,先招呼凌天宇上楼坐坐,要来也要一个小时后了。

    “你帮我盯着点儿。”那美女端着两杯热水,叮嘱了店里的其他人,便上了楼。

    凌天宇在二楼房间站着,发现了不少的好东西,竟然收藏了这么多古玩字画。

    “你玩收藏啊?”凌天宇看着那美女道。

    “我家是医药世家,也玩收藏。”那美女递给凌天宇一杯水笑道:“你懂收藏啊?”

    “略懂。”凌天宇喝了一口水,放下水杯,拿起来眼前一把宝剑,将剑拔出来,看了看,还算可以。

    “认识一下,我叫华菲菲,你呢?”华菲菲主动介绍道,能够有那药方,肯定是家族之人。

    “我叫凌天宇。”凌天宇礼貌的回了一声,继续看着手中的剑。

    华菲菲见他看的入迷,莞尔一笑道:“这剑是我爸在博渊阁用五十万拍卖下来的,名邀月剑。”

    “博渊阁?”凌天宇一听,有些印象,仔细一想,正是小言他们带自己去的那个拍卖场所,当时记得第一次见到段嫣然,只是没有认出来罢了。

    “感觉这把剑怎么样?”华菲菲笑着问道。

    “五十万拍卖值了。”凌天宇看到这把剑的时候,尤其是拔出来后,感觉到这把剑锋利的很,就是这剑身上有些不完美,有一道刮痕,有些年代了,但也不影响这把剑的价值。

    “哦!怎么说?”华菲菲有些好奇,当初这把剑自己父亲拍卖回来的时候,她觉得亏了,用二十万拍卖回来都嫌多。

    凌天宇将剑凌空挥舞了挥舞,声音很空灵。

    “这剑上面刻画着龙,能刻画着龙的,必然是帝王之剑,这是其一。”

    “其二,这剑并不重,很轻,尤其是这剑刃,说是削铁如泥都不为过。”

    “可惜,就是这儿有一道刮痕,但无伤大雅,估价至少得一百五十万,五十万拍卖下来,值了。”凌天宇一番点评,这剑好剑啊,当成武器,相信不错的。

    华菲菲喝着水,双眼内散发着阵阵精光,他竟然点评的和自己父亲一模一样,甚至一个字儿都不错,要不是没见过他,都觉得他认识自己父亲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