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53章 五百碗烈酒
    “宇哥,你今天可要挑战了,我家老爷子,可是给你准备了大礼。”东方言神秘一笑道。

    凌天宇闻言,看着小言二人好奇了,什么大礼啊,还这么神神秘秘的。

    “宇哥,来吧。”东方言二人带着凌天宇来到别墅门口,只见通往别墅门口的道路上,摆满了一条宽半米,长二十米左右的酒路。

    这条路全部摆满了用瓷碗倒满的酒,泛着红黄色的酒,一看就知道是烈酒。

    “小子,喝完这五百碗烈酒才可以进来,给我这糟老头子过生日。”刚来到不久,站在别墅门口,一身穿黑色太极服,戴着老花镜的耄耋老者,正满脸坏笑的看着凌天宇。

    “对啊,小子,必须喝了这五百碗烈酒,才能进来哦。”太极服老者身旁,还站着一位耄耋老者,不过稍微低点儿,这是南风的爷爷——南无极。

    太极服老者正是东方言的爷爷——东方朔,两个老顽童啊。

    这一幕将所有来参加生日聚会的大人物好奇了,感情摆酒,就是为了迎接这个年轻人啊。

    “此人是谁啊?”

    “不知道啊。”

    “听东方老爷子说是忘年交。”

    “对对对,南老爷子也这么说了,是忘年交,这年轻人没有见过啊。”

    “可不是,能够和这两位老爷子成为忘年交的,定不是普通人,肯定有本事。”

    “对对对,咱们可得好好的结交结交。”

    “……”

    别墅门口站满了人,都在小声的七嘴八舌的交谈着。

    “宇哥,这可是我家老爷子埋在后院五十年之久的烈酒女儿红,五百碗烈酒,看你的了。”东方言坏坏一笑道,今天必须让自己宇哥喝趴下。

    上一次我们两家老爷子都没有放倒你,这一次他们可是算计好了,必须让你喝趴下了才能走,走不了就留在这里住,反正房子多的很。

    凌天宇摇头无奈一笑,蹲下去端起来一碗,品尝了一口,嘴过留香,好酒,还是上等的女儿红。

    “咕噜!”

    凌天宇仰头喝了下去。

    “宇哥!”东方言二人亲自给凌天宇端起来酒,凌天宇则是一碗一碗的喝着,根本没有一点儿的脸红,这样的酒能够喝倒,也是荣幸。

    “变态啊!”

    “都三百多碗了,一点儿事儿都没有,真是神人!”

    “绝对的神人!”

    “……”

    在场所有人看到,都暗暗的佩服起来凌天宇,刚才他们来了后,也喝了,喝了一碗后就不行了,毕竟放了五十年之久,度数很大,根本不敢再喝第二碗。

    凌天宇一碗接着一碗,想凭这五百碗酒就想让自己趴下,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好小子,有你的啊!”东方朔看着凌天宇喝完最后一碗,忍不住的走上前来狠狠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很是满意,今天得好好的商量商量怎么把你喝趴下了。

    凌天宇则是淡淡一笑,送上了自己的礼物,那副画。

    “那我就收下这幅画了。”东方朔打开画一看,很是意外,竟然是北宋有名的《关山行旅图》,很有代表的一幅画,还真是有心。

    “走,咱们喝酒。”东方朔一搂凌天宇的肩膀,完全就像多年失散的兄弟一样,坐下来就喝,交谈甚欢。

    南无极肯定也要在一旁坐着。

    “烟舞,你去那边儿坐会儿吧,想跳舞就去跳会儿。”凌天宇看着别墅后面的门儿,听到了钢琴声,知道后面有不少俊男靓女在跳舞。

    “嗯。”宋烟舞轻点颔首,起身去了别墅外。

    “小子,这位小姑娘是谁啊?”东方朔和南无极两个老顽童笑眯眯的看着凌天宇道,本来还想给他介绍自己家族女孩儿呢,不过也无妨,像他们这种家族,男人有几个女人都是很正常的。

    “一个朋友,小言说要带舞伴儿,没办法找了一个朋友。”凌天宇哭笑不得道。

    “不错不错,赶紧的,我们可是等着参加你婚礼呢。”东方朔二人调侃起来他。

    凌天宇喝着酒,摆了摆手,结婚慌啥,他都没有想过要结婚,他得去传说中的修真界,去那里修炼,那才是自己的舞台。

    “宋烟舞,你这个贱人,我饶不了你!”刚和东方朔二位老爷子喝开,还有一些其他人上来贺寿的大人物,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全部看了过去。

    还就在外面跳舞的地方。

    凌天宇看了看,眼睛一眯,不对啊,宋烟舞怎么在草地上坐着?还捂着脸颊,放下手中的酒杯忙走了过去。

    东方朔二位老爷子看到,忙紧跟其后,当来到别墅后面的草地上时,看到宋烟舞被人正在用脚踹着。

    “贱女人,害得我被开除,没有想到,你这样没有身份的贱人也可以来这种地方参加寿宴,你以为你谁啊?”

    “我……你开除跟我……”

    “啪!”

    宋烟舞现在委屈的不行,你开除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只是站出来说了事实罢了,她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李菲,还有向准。

    不等他说话,向准上来,直接就是一耳光,一个贱货。

    只是向准现在手刚恢复,嘴里也是假牙,没办法,真牙都被凌天宇一耳光扇飞了出去。

    “小贱人,老子不管你怎么进来的,但今天得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害得老子被开除。”向准手中拿着一盘子,边阴狠的说着,边朝着宋烟舞头上砸去。

    “咔嚓!”

    突然,一张椅子狠狠地砸在了向准的头上,一张上好的枣木椅子,被硬生生的砸成了碎块儿。

    所有人愣住了,全部看着凌天宇,下手真狠!

    “凌……凌天宇!”向准还没有来得及惨叫,看到凌天宇后,吓得瞬间瘫在草地上,李菲也好不到哪里去。

    自己来参加,是认识自己的闺蜜,向准是向家的人,都是略有地位的人,没有想到,凌天宇也在这里,他算个什么东西?

    “天宇哥。”宋烟舞看到凌天宇,忙跑了过去,一把扑进了他的怀中哭泣起来,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干什么针对自己,难道自己说了个真话也有错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