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72章 谢谢你
    凌天宇没有察觉到段嫣然的害羞,认真的教着她,这枪很好打的。

    “你给我打吧,我要那个毛茸茸的熊猫。”段嫣然现在哪有心思学啊,凌天宇身上那种带点儿汗味儿的阳刚之气,让她有些恍惚,甚至隐隐有种想要让他一直抱着的冲动。

    无奈,凌天宇只好拿起来气枪,一枪一个,全部命中。

    “还想玩什么?”凌天宇给她拿着刚赢的熊猫道。

    “溜冰去。”段嫣然说了最后一个想玩的,她一直想要玩的,奈何每次都来不了。

    凌天宇直接带着她交了钱,穿上了冰鞋,拽着她的手,慢慢的带着她滑动。

    “你别放我的手,我不敢滑的。”段嫣然两条大长腿还是有些颤抖,这冰面太滑了,根本抓不到力,更别说滑了。

    “别怕,慢慢的滑。”凌天宇很耐心,松开了她的手,示范给她,溜冰很好玩的,也很好学。

    段嫣然鼓足勇气,慢慢的迈开脚,缓缓的滑起来。

    “哗!”

    突然,段嫣然整个身子向后倾斜,凌天宇眼疾手快,忙滑了过去,从后面扶住了她。

    “不会滑。”段嫣然还以为要跌倒了呢,幸亏有他,现在都站不稳,看着别人都是滑的那么溜,自己连站都站不稳,有些着急。

    “把手给我。”凌天宇整理了一下衣服,双手拽住她的玉手,慢慢的带着她滑动起来,一步步来。

    “不要看地下,看前面。”凌天宇叮嘱她一声道,越看下方越学不会,也会越怕,根本迈不开脚的。

    “特么的!这小子占便宜占到咱们大小姐身上了,找死!”那两个跟踪的段家人,看到凌天宇竟然敢这么乱来,在那儿玩枪的时候,就从后面抱住自己家小姐了,现在还敢这样来,非得能他不可。

    “不要一惊一乍的!又不是说故意的,没看到在教咱们小姐溜冰么?你看不出来啊?”

    “可是……”

    “没什么可是。”

    ……

    晚上十点整,凌天宇带着段嫣然离开了溜冰场,并肩走在游乐场内,看着还热闹的游乐场,很是高兴,今天是她玩的最开心的一次,从母亲去世后就没有过了,好开心啊。

    “谢谢你。”段嫣然扭过臻首很是真诚的感谢着凌天宇,满足了她好久的心愿,这个生日,是她过的,母亲去世后,最好的一个,完全没有人管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凌天宇没有回话,只是笑了笑,手中拿着赢的熊猫,离开了游乐场,开车送她回家。

    “我回去了,拜拜。”段嫣然下了车,对着凌天宇挥了挥手,拿着熊猫抱着回了别墅。

    凌天宇看着她进了别墅才开车离去。

    “药怎么办?”凌天宇在路上开着车,明天周日,她不上班的,可药不能断啊,不行,得想办法将药给她,她体内的问题必须解决。

    “回来了?”段嫣然刚进了客厅,段燕青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道。

    “嗯。”段嫣然点了点头,换上拖鞋,准备上楼洗澡去,美美的睡一觉。

    “坐过来,我有事跟你说。”段燕青见女儿要上楼,放下手中的报纸,用不可反抗的口气道。

    段嫣然不敢违背,抱着熊猫走了过来,坐在沙发上,不知道父亲又要说什么,这口气一出现,准是给自己宣布什么。

    “周一上班后,让冰冰去你的办公室给你当秘书去。”段燕青端着水杯,看着女儿道。

    段嫣然闻言,眉头一皱,自己有秘书了,再来一个秘书,太多余了,根本不需要的。

    “不用了,都两个秘书了,太多了。”段嫣然拒绝了自己父亲的话,段冰冰根本就是一个木头人,也是自己段家的人,跟她说一百句话,能够回一句都是烧高香了。

    “你没得选择。”段燕青根本不允许自己女儿反对,要不是现在还确定不了你和凌天宇之间是不是恋爱了,让冰冰去干什么?

    段嫣然也没有想着拒绝,本能意识让她出言拒绝了,自己父亲的话,她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就这公司还是自己要求了多次才得到的,其它的事情,根本由不得自己。

    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全部是他说了算的,母亲在的话,还好点儿。

    “没什么事情我先上楼洗澡了。”段嫣然起身,抱着熊猫上楼。

    “嫣然。”可刚走了三步,段燕青放下水杯喊住了她,很是认真的看着她道:“记得你答应过爸爸的话,十年内不许恋爱。”

    “我当然知道。”段嫣然听到这话,双眼内满是悲伤,母亲去世的当天,父亲便逼迫自己发誓,十年内不允许恋爱,也不允许对任何男人产生情,否则天打五雷轰。

    “知道就好。”段燕青扭过头,继续看报纸。

    段嫣然则是上了楼,洗了洗澡躺在床上,抱着赢来毛茸茸的熊猫熟睡了过去。

    “回来了她?”段鹏程从楼上下来,看着自己儿子段燕青道。

    “回来了。”段燕青点了点头道。

    “情况是什么?”段鹏程倒了一杯沁人心脾的茶水问道。

    “没有什么,带着嫣然去游乐场玩了,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段燕青示意自己父亲放心。

    “那就好。”段鹏程也放心了,喝了一口茶,看着儿子,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时间不多了。”

    段燕青听到这五个字,全身打了一个激灵,剧烈的颤抖起来,艰难的点了点头。

    看来他们一直记得,将亲人当成祭祀物,难道一点儿都不心疼?采阴补阳,还要被活活的吸收血液而亡,极其残忍。

    亲人终究是亲人,可在利益面前,也只能牺牲。

    虽不知道这五个家族,另外四个是谁,又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规定,但绝对有利益交换存在,不然谁没事会这么做?闲的无聊啊?

    段燕青没多久,也上了楼,躺在卧室,休息,段鹏程在晚上十二点整才上的楼休息。

    凌晨两点整,凌天宇悄悄地来到了段家别墅,看着手中熬好的药,下了车,悄悄地来到了段嫣然的卧室窗户下,在二楼。

    “啪!”

    凌天宇右脚蹬地,纵身跃上了窗台,悄悄地打开窗户,进了卧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