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73章 海北楚家
    凌天宇踩着桌子来到卧室,看了看床上还在熟睡的段嫣然,轻轻的走了过去,将蹬下来的被子给她盖好,找着她的水杯,早上肯定会喝水的,将药给她倒进去。

    “在哪儿呢?”凌天宇找了一圈,甚至柜子内都找了,愣是没有找到水杯。

    “将水杯放哪儿了?”凌天宇靠在桌子处,思考着,水杯难道在客厅不可?

    凌天宇只得将熬好的药放在了桌上,打开卧室门,悄无声息的走了下去,在客厅找了一圈,最后在电视旁找到了她的水杯,放的挺远的。

    “呼啦啦!”

    凌天宇将里面的水倒了去,重新回到卧室,将熬好的药倒了进去,虽有声音,但段嫣然在熟睡当中,不可能听到的,也不怕她醒来。

    “吱……吱……”

    刚倒进去药,窗户缓缓的打开,凌天宇好奇了,窗户怎么开了?难道有人?

    凌天宇想到,将杯子盖儿拧好,忙来到床底下,趴在了下方,看看是谁。

    果不其然,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悄悄地从窗户处来到卧室,靠近了床。

    “段家,没了段嫣然,看你们还怎么完成使命!”一声带着阴冷的不能再阴冷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当中还带着恨,凌天宇在床底下听的真真实实的。

    他是谁啊?竟然这么恨段家。

    凌天宇很是不解,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床底下,再次现身的时候,来到那人的后面,看看他要做什么,那人根本就没有发觉到背后有人。

    “蛇毒!”卧室虽然黑灯瞎火的,但对于凌天宇来说,跟白天没有区别,看的无比清楚。

    没有想到,此人居然要用蛇毒,蛇毒入体,顷刻间就可以要了人的命,尤其是眼镜王蛇毒液,不出十秒,就可以让人全身的血液变成粘稠状,根本无法流动,人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凌天宇的医术,可以说,在这都市当中,没有一人可以比得上,不然赵祥德也不会如此拉拢,就凭当初给段嫣然止血,那穴位就可以看的出来,医术非常了得,起码在全身经脉穴位上很是了得。

    此人拿着针灸,将蛇毒涂满上面,缓缓的靠近了段嫣然的脖颈处,那是大动脉处,是仅次于心脏毒液扩散的最快地方。

    “啪!”

    可手腕被凌天宇一把握住,吓了一跳,还好,没有叫出来,不然可就麻烦了。

    凌天宇不等他反抗,一把握住他的脖颈,将他摁在了墙壁上。

    竟然敢动她,找死,不管你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得死。

    段嫣然他说过,要保的,那就得保。

    “锵!锵!锵!”

    “噗嗤!噗嗤!噗嗤!”

    不等凌天宇摘下他脸上的黑布,突然三声金属声响起,那人的胸膛内,飞出来三把一扎长的飞刀,瞬间没入了凌天宇的胸膛。

    “啪!”

    凌天宇完全没有预料到,只感觉到胸膛内一阵剧烈疼痛,再抬头看时,人已经从窗户处跳了下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噗!”

    一口血喷了出来,凌天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三把飞刀几乎全部没入了进去,本来身上就有伤,现在更是伤上加伤,只能先止住血,先看看段嫣然。

    凌天宇为了以防万一,轻轻的给她把了把脉,确定没有事后,才安心的离开卧室,将窗户轻轻的关上。

    半个小时后,凌天宇来到了医院,先看了看病房内的苏伯伯,还有嫂子,一切放心后,才去了赵祥德的办公室内,赵祥德还在,这段时间医院内来了不少人,忙不过来头。

    “你这干什么去了?怎么又有伤了?”赵祥德郁闷了就,三把飞刀啊,有一把就在心脏处,这多危险,他干什么去了?

    身上本来就有伤。

    “我给你取吧。”赵祥德见凌天宇要自己拔出来,忙取来镊子,一点点的往外拔。

    “呼!”直到最后一把飞刀拔出来,凌天宇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擦了擦满头的汗水,简单的上了上药,思考会是谁。

    难不成又是杨家?

    可自己杀了杨庭飞,他们该找自己报仇的,至少目前不会找段嫣然的,矛头该指向自己的,不该啊。

    “这飞刀你认识不认识?”凌天宇用纱布包扎了包扎伤口,洗了洗手上的血道。

    “我看看。”赵祥德正在泡茶,端着两杯茶走过来,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那三把带着血迹的飞刀,拿起来一把看了看。

    “嗯?!”赵祥德眉头一皱,眼睛微微瞪大,怎么是他们啊?

    凌天宇难道和他们有仇?

    “这是海北楚家的。”赵祥德放下手中的飞刀道,这是楚家有名的飞刀技才会用的飞刀,只有核心人员才能修炼。

    飞刀出!人必亡!

    凌天宇竟然活了下来,这实力当真是无人可及啊!

    楚家飞刀技在海北那是少有敌手的,很多势力根本不愿意和楚家有纠葛,出其不意,说不定怎么就挨一飞刀,上面要是有毒,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海北楚家?”凌天宇闻言,放下手中的茶杯,眉头紧皱,这是哪个家族啊?

    “对。”赵祥德点头,喝了一口茶水,道:“就是那天你问我嫣然体内是怎么回事,我提到的五大家族,楚家就是五大家族之一。”

    凌天宇一听,想到那人进来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再想到段嫣然是祭祀物,还必须准时送到,一旦没有,后果恐怕有些大,虽然之前知道段嫣然体内是什么后,有一些心理准备,可同为五大家族,何必自相残杀呢?

    “你和楚家怎么有瓜葛了?”赵祥德郁了闷了,杨家有仇,那是为了救段嫣然,可这楚家不一样啊,那是五大家族里面,最要命的一个。

    “没有瓜葛,我没有见过楚家的人。”凌天宇摇了摇头,他刚回到海北,可跟楚家的人没有瓜葛啊,甚至都没有见过,这哪来的瓜葛?

    “那就怪了,他们怎么对你出手了?”赵祥德苦笑一声,没仇没怨的,无缘无故对一个陌生人出手,楚家现在难道强势,蛮不讲理到这种地步了?

    凌天宇双眼内闪过一抹寒光,没有回答赵祥德的话,而是端起来茶杯继续喝着水,心里在想什么,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