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80章 累倒
    凌天宇压根儿没有留手,女人又如何?当初警告过她,给过机会的,自己不接着怨的了谁?

    如今更是公然找自己的麻烦。

    当初提的要求,要房要车没有错,这很正常,这是每个相亲,男人必须面对的,可你不尊重自己嫂子,甚至还说脏话,这就是不礼貌,倘若不是看在你姐姐和自己嫂子是闺蜜的份儿上,当场就敢杀你。

    如今也怨不得自己,你自己撞上来的。

    凌天宇带着宋烟舞离开了电影院。

    “还要去哪儿?”凌天宇点了一根儿烟问道,希望刚才的事情没有吓到她。

    “去公园看看吧。”宋烟舞现在还没有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呢,随意的说了一个地方,自己天宇哥竟然这么厉害,就如同电影里面的那些力挽狂澜的英雄一样,简直太男人了。

    凌天宇开车直接赶了过去,要是现在回到医院,自己嫂子肯定得说自己,怎么这么早回来了?自己怎么解释?算了,就当是散了散心。

    一路上,宋烟舞都没有说话,刚才那一幕,吓住她了,太可怕了,一人单挑那么多人,真是厉害。

    难道他是传说中的神仙么?

    宋烟舞现在犯花痴了,小脸红彤彤的,犹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太可爱了,可惜,凌天宇压根儿没有注意到,安心的开着车。

    “哎呀!宋烟舞啊宋烟舞,你怎么……怎么可以犯花痴呢?”宋烟舞现在双手死死的捂着脸颊,看着车窗外,根本不看凌天宇,要是被天宇哥看到了,自己还怎么见人?

    天宇哥肯定会乱想的,那自己留下的好印象不就全毁了?

    不行,宋烟舞你必须冷静冷静,留给天宇哥一个好的印象。

    车在公园门口停下,凌天宇带着宋烟舞下了车,进了公园。

    “天宇哥,我请你喝饮料。”宋烟舞来到超市里面,买了两瓶蓝莓味儿的饮料,给自己天宇哥亲自打开,递给了他。

    凌天宇没有拒绝,接过去喝了一口,跟宋烟舞并肩走在一起,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只有宋烟舞找着话题聊着。

    “对了,总裁给我打电话了,说周一的时候,会来一位秘书。”宋烟舞想起来总裁给她电话说的事情道。

    总裁记得只需要一个秘书的。

    本来她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还想道歉来着呢,可总裁随后说了一句,是她父亲强行塞进来的,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接受。

    这才让她知道,不是自己的问题。

    凌天宇闻言,没有觉得有什么,自己说是秘书不错,可惜,只是挂了个头衔罢了,根本就不是秘书,是司机还不错。

    “不过总裁说,来了不用搭理。”宋烟舞喝了一口饮料继续道:“好像总裁不怎么待见这位新来的秘书。”

    “周一就知道了。”凌天宇对这些不关心,只要对段嫣然没有害就行,谁来都无所谓。

    “也到是。”宋烟舞也想看看这位新来的秘书是个什么样的人,听说是个女的,希望好处事吧。

    “老板,这个怎么卖啊?”宋烟舞带着凌天宇来到一处卖小首饰的地方,看着上面一对儿手腕上的装饰道。

    “一个十块。”老板见有生意过来,忙殷勤的说道,今天一个顾客都没有,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得热情点儿。

    “要这两个吧。”宋烟舞付了钱,拿了一对儿龙型手腕吊坠。

    “天宇哥,送给你吧。”宋烟舞颇为害羞道,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主动送礼物,自己天宇哥会不会接受,要是不接受,可就面子挂不住了。

    凌天宇看了一眼宋烟舞那害羞的表情,不忍心拒绝,接了过来,放在了裤兜内。

    “呼!”

    宋烟舞松了一口气,幸好收了,不然的话,多丢人。

    ……

    医院,黄婷婷陪着苏若曦坐在走廊内,苏若曦小脑袋靠在黄婷婷的肩膀上,一脸的苍白。

    “咳咳!咳咳!”

    突然苏若曦剧烈的咳嗽起来,眼泪都咳了出来。

    “小馨,喝点儿水吧。”黄婷婷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紧咬着嘴唇,将手中的水杯递了过去。

    苏若曦艰难的接过来,喝了一口水,她知道日子不多了,就在这几天。

    “婷婷,我要是不在了,你不要告诉我爸还有天宇,他们都还不知道呢,你就说我去国外进修去了。”苏若曦有气无力的叮嘱自己闺蜜道。

    “嗯,我知道,你别再说话了,歇会儿,我来照顾伯伯就行了。”黄婷婷强忍落泪的冲动,自己的闺蜜怎么会得这种病啊?

    她才多大?老天爷真是不公平。

    “要是……要是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你记得去我的墓碑前告诉我一声,不然的话,我无法跟他哥哥天飞交代的。”苏若曦艰难的抬起来头,眼神若即若离的看着自己的这位好闺蜜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黄婷婷流着泪,点头道,紧紧的抱着自己的闺蜜,没了,要没了。

    自己最好的一位好姐妹,好闺蜜,最交心的一位姐妹没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她还那么年轻。

    男朋友男朋友没了,家人家人没了,如今就只有一个老父亲还有弟弟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非要再夺走她么?

    死老天,你到底是为什么啊?

    黄婷婷终于忍不住了,哭了出来,她当初知道的时候,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找了能够找的一切关系,甚至医院都托了好多关系,可谁都没有办法。

    她的脑袋内,几乎都是癌了,要不是强行顶着,恐怕早就不行了。

    而且最近一次复查,肺部和胃部也都有了,这简直就是灾难啊。

    “哭什么呀?”苏若曦见自己的好闺蜜还哭出来了,强颜欢笑道:“这样也好,我也可以下去和天飞团聚了,只是作为一个女儿,太不孝了,所以只能拜托你了。”

    “小馨,你别说了,别说了。”黄婷婷流着泪摇着头,让她不要再说了,怎么就得这种病了?不公平,很不公平。

    那怕是早期也好,自己就算是借债也得给自己闺蜜治病。

    “怎么又哭了?”苏若曦强行睁着眼睛,给自己闺蜜擦了擦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