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299章 傻的可爱
    沈如风闻言,微微有些震惊,没有想到,这七颗老鼠屎是他铲除的,做的漂亮,做的干净利落。

    看来他的故人之子,多次提及的凌天宇,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或许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爸,人醒了。”不等沈如风说什么,儿媳妇吴雨霏从楼上走了下来告知道。

    沈如风父子忙起身一前一后上了楼,来到卧室内,段嫣然揉着脑袋和眼睛,好奇的看着卧室,迷茫着,她这是在哪里啊?

    不该是在外公家的么?

    “段小姐醒了?”沈如风拄着拐杖站在卧室内,轻声的打着招呼道,沈浪也跟着打了招呼。

    “你们是…?”段嫣然忙警惕起来,这些人她一个都没有见过,心里难免有些害怕。

    “段小姐莫慌,这里是京都沈家,我是沈如风,这是我儿子沈浪,儿媳妇吴雨霏。”沈如风一脸慈祥的介绍道。

    “京……都……沈……家!?”段嫣然闻言,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开玩笑的吧?海北距离京都很远的,坐火车要六七个小时的,飞机也要三个小时,她怎么会这里啊?

    沈如风知道段嫣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毕竟是被点了睡穴强行带过来的,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有这样的反应,人之常情。

    随之,沈如风将一切解释了解释,段嫣然顿时吓哭了,竟然是他外公做的,还在孙傲羽家里待过,他没有趁着昏睡的时候对自己做什么吧?

    段嫣然想到这里,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衣服已经换了,顿时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

    完了!自己的身子被动过了,那是留给天宇的,就这样被那个畜生拿走了。

    段嫣然顿时哭的撕心裂肺,让沈如风的一家人懵了,这哭什么啊?

    现在很安全,这里是他们沈家,整个京都,敢来这里带走人的,那是自寻死路。

    “段小姐,不用害怕,这里是我沈家,京都还没有人敢在这里带人,你放心。”沈如风解释安慰着段嫣然。

    “我……我要回去。”段嫣然泪流满面的站了起来,心如死灰,她很看重自己的第一次,也很看重自己的身体,她心里爱的是凌天宇,其他男人她一个也看不上。

    “回去?”沈如风一家人闻言,很是不解,后天就是交手的时刻,尽管是在沈家,可胜负已经不用比了,无论孙家赢了也好,败了也罢,都带不走,况且,这一次,他们孙家也不可能赢的。

    他的故人之子挂电话之前,还说了一句话,只有凌天宇可以将她从沈家带走,其他人,没有资格,就是那些前来要人的,都没有。

    交手,纯属只是给孙家一个台阶下罢了,无论他派谁来,结果只有一个——败。

    还是败的彻彻底底。

    “段小姐,放心,会有人来接你的,在这里安心的住,后天过后,你就可以见到你想见的人。”沈如风笑着说完,离开了卧室,只留下了吴雨霏还有段嫣然。

    “告诉赵祥德的朋友还有南家和东方家,让他们不要准备人,一切由我们沈家出面,让他们保守秘密就可以了。”沈如风坐在沙发上,吩咐儿子道,两天后,也就是后天。

    沈浪忙前去安排,孙家就是供奉出来,也得败。

    “凌天宇,有意思的一个人,能够让这么多人因为你来要人,还真是不简单。”沈如风想起调查到的,赵祥德和他关系不错,南家和东方家也跟他关系不错,很神秘的一个男子。

    可卧室内的段嫣然,趴在床上痛哭起来,让吴雨霏一时间傻眼,这好端端的哭这么厉害干什么?

    “段小姐别哭啊。”吴雨霏有些慌神,她父亲让她亲自照顾,足以看出来她很重要,哭成这样,别再哭出什么毛病来。

    刚才她父亲说的段嫣然怎么来的,也让她挺同情的,而且也知道了她的身份,同为女性,难免会有些怜悯,甚至生气。

    “我要走!”段嫣然却坚持要走,哭的让人心碎,她的身子不干净了,被那个畜生凌辱了,让她怎么面对凌天宇?本来就是留给他的,孙傲羽那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

    吴雨霏闻言,头大了,忙拦下要走的段嫣然,让她冷静下来,这可是沈家,不用那么警惕。

    “段小姐,不用害怕,那个孙傲羽还不敢来这里,你不用担心。”吴雨霏耐心的劝说着,她发现这女孩儿真是傻的可爱,不过一想也是,一夜之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换做她也会的。

    “不,我要走!”段嫣然倔强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必须走,她要见她男人,天宇说过,最多就六天就可以回来的。

    她不想她男人见不到,只是身子的事情,她要守口如瓶,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就是她妹妹也不可以。

    “段小姐,你后天就可以走了,不要慌,就在我沈家住两天,放心,没人敢动你的。”吴雨霏耐心的劝说着。

    段嫣然被吴雨霏强行摁在了床上,根本走不了,心里乱糟糟的,对她外公有了怨气,甚至恨。

    她发现身边能够信任的人,不多了,妹妹她信的过,二叔她信的过,可最让她感到信任的莫过于她男人——凌天宇。

    “段小姐,想吃什么,我亲手给你做,你的内衣还有衣服,我昨天晚上都给你换下来了,还在外面晾着,我给你换的都是新的衣服。”吴雨霏见段嫣然情绪逐渐冷静了下来,莞尔一笑道。

    “昨天晚上?衣服?”原本已经绝望如死的段嫣然,听到吴雨霏的话,猛然间抬起来了臻首,瞪着大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我……衣服是您给换的?”段嫣然娇躯打着颤,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问道。

    “对啊。”吴雨霏见她这种反应,很是好奇,这女娃娃很让人捉摸不透啊,刚才还哭的撕心裂肺的,这一会儿就这样了,难道现在的小年轻人都这样么?

    “那……那我的衣服来之前是不是穿的是黑色女士职业装,一双高跟儿鞋?”段嫣然激动的站了起来,盯着吴雨霏,等着她的回答。

    【第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